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另一条路

另一条路

去评论

12月的SAT考完,我的考试就暂时结束了。 考完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小伙伴约见面。我4号从香港考完SAT飞回合肥。ta刚刚参加完省考,6号赶回杭州继续美术集训。ta因为国籍问题不得不飞到美国参加SAT2数学考试。ta在重点高中的重点班为高考努力。ta马上要投入到播音主持的集训里。 回程的飞机上,看着天尽头薄薄的一层橘红,我有种孤独和不安的感觉。 这种感觉,从决定出国的那一刻就开始伴随着我。 我是国内高中的学生,但我又不是为了高考而奋斗。我是出国狗,但我又不是国际高中的学生。我是,又不是,像是所有区间共同的擦边球。这让我很难在任何一个群体找到归属感。 当我跳脱出学校的环境,和他们不再以同班同学的身份交谈,而是以个体独立的人。突然发现有些在学校里吐槽扯淡好像无话不谈的同学,在离开以后竟然会无话可谈。而有的人,哪怕几个月没见面,也能看懂我半夜的郁闷。 我很能理解赖在新东方自习室不愿回家的各位。不敢到学校影响同学准备高考,又不愿在家里一个人沉默地练听力,相比之下,跟一群一样可怜的人凑在一起刷题已经相当不错了。当然噜,也不排除个别人就是在蹭空调和WiFi,或是单纯爱上了富广大厦旁边的外卖。 十月份,我回了一趟学校。班主任对我很好,允许我回班里在最后一排上几堂课。以前一言不合就唱戏讲段子的历史老师变得黑线冷脸,PPT上写满了字,答不上问题就叨叨五分钟。下课,几乎所有人都坐在位子上,比上课还安静。 小伙伴走过来,说这学期食堂的鸡腿出新口味了,拽着我往食堂走,两个人争先恐后地给我普及这周的新梗。 一路上,不停地撞见同年级的同学。每个人都会一脸诧异地问:“你怎么在这?” 刚调来的语文老师问我来班上找谁。才转来一个月的复读生戳戳我以前的同桌,问我是不是新来的。 其实在他们眼里,我是幸福的。朋友说我每次回学校,就像国际友人来城乡结合部体验生活。我不用面对残酷的角逐,不用被压制欲望。 我也确实有了很多新朋友,很多新话题。我跟网课认识的哈尔滨同学互拍美食馋死对方,跟才认识一两个月的朋友聊球鞋,共享会员账号看球。我打球,写影评,或者靠刷题知道奇奇怪怪的知识和单词。这是多少人梦想的生活。在这条路上,我有太多的收获。 既然选择了另一条路,就应该接受它的崎岖颠簸,不去贪求其他路上的风景。 只是多希望那些路上的人,能继续与我同行。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