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一年又一年

一年又一年

去评论
  台历只剩下薄薄的几页,2016年到了画句号说再见的时候了。 无论是得是失,是高兴或者忧伤,那些日子,是一去无返了。与我个人而言,2016年,过得有点艰难。 有了微博和微信,过去的日子,都可以在手机上飞快的回看,那些寥寥几笔的记载,就是生命的脚印。 2015年最后的几天,我在北京安徽广播电视台的记者公寓,为纪录片《千年包公》修改剪辑台本。除了吃饭,我几乎不出房间,坐在桌前,翻书,在电脑上打磨字句,像一个勤劳而较真的工人,想把每一个字,都安排到恰到好处的位置。办公桌很小,我的膝盖顶在桌肚上,硌得生疼。 那十几天,也是北京雾霾最严重的日子,推开位于18楼的窗户,向外张望,闪入眼帘的是北京铁道大厦和北京西客站,再远处的风景,就变得非常模糊了。每天关注天气预报,希望遇到有雨或有风的日子。一夜大风之后,北京的天空也会变得像水洗一样干净,衬着蓝天白的群楼,显出大都市的繁华与热闹。这个时候,微博和微信上,就展开了蓝天白云的摄影大赛。洁净的空气,成了这个拥有2000多万人口大都会的共同渴望。人们在手机上传播着与雾霾有关的段子,但是字里行间,也透露着对雾霾的恐惧和无奈。 总是要下楼出门的,只好戴着口罩。望着大街上满是口罩的面孔,只会觉得奇怪和搞笑。北京的风,又冷又硬,戴了口罩,暖和多了。也只好这么安慰自己了。 在北京过的2016年元旦,回合肥的那天,北京的天空又出奇的蓝。司机说,欢送你们回合肥,感谢你们这半个月来,为北京吸霾作出的贡献。 回合肥没有几天,闻讯一个熟悉的女记者去世了。风华正茂的年龄,丢下孩子和心爱的工作。全国各地高官因抑郁症跳楼的消息,也接二连三的出现在朋友圈里,这些事,在我的心里引起不小的触动。那时候,因为经常加班写稿子,更多的因为心情的压抑,两三个月的时间,经常失眠,无论几点上床,总会在零辰三点多醒来,然后到五点多再睡,七点多又醒。多梦盗汗,脚底板发凉,手心冒汗。肠胃也差,三天两头拉肚子,总怀疑自己得了绝症。好友邀请饭局,总想找借口推掉,一个人窝在沙发或床上,一呆个把小时,坐在办公室里,一坐半天,好像想了很多问题,也好像什么都没想,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效率很低。每天觉得很忙,却没是无头绪。夜里睡不着的时候,我不停的问自己: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为自己难过。 直到有一天晚餐时,女儿认真的说,爸爸你有一个多月都没有笑过一会了。我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真正的开心了。 一个好友邀请饭局,老婆说,你去吧,你呆在家里像根木桩,你不高兴,我们看着也心烦。我打电话问一个懂心理学的好友,她说,你可能有点抑郁症迹象。我说,怎么办呢。她说,你去找朋友聊天啊,多做点运动。 三月很快就到来了,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每天强迫自己快走几公里的路,出一身的汗。走路上班的时候,经过天鹅湖北岸,每隔几天,总会有一种花开放,芬芳扑鼻,迎面碰到跑步的人,散步的人,有挽着臂弯的老人和情侣。但是,他们的幸福,并没有触动我的情绪。 五月,慢慢走出心情的低潮,开始谋划看点书,写点东西。一本新书打开,翻了几页,就忍不住丢下,去做另一件事,注意力总是不能集中。好像进入了一个螺旋状的情绪旋涡,挣扎着,希望有一个突然的改变。 面对新书的合同,我总是顿觉汗颜,每天在QQ上看到编辑的头像,有一种想躲的冲动。我确实想写啊,可是,每次动笔,敲下几行字,连自己都觉得丑陋无比。只好一次次作罢。一直拖到今天,这本书稿,也只完成了八成。看来,只有2017年交稿了。 五月参加的一次饭局是一个转机。我坦诚了自己的不开心和压抑。朋友们给了安慰,那一晚上,我是哼着小曲回家的。友情,是人生中最宝贵的东西。 我强迫自己看书码字,虽然速度慢了些,但是,却是能看几页书了。 只是记忆力严重下降,翻过的书,再看一遍,竟然没什么印象了。一些熟悉的朋友的名字,也总是想了半天。 五月中旬,纪录片《千年包公》在央视纪录频道播出,我阶段性的工作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如果这个项目对我个人有什么影响的话,就是我在这一年,学会了抽烟。 八月,接了一个新的任务,接拍纪录片《紫蓬山》。开始了紧张的案头准备工作,看历史翻资料,忙得不亦乐乎,每天都有新的发现,也有新的灵感,这种小小的成就感,让我开心多了。因为有了前几年经验的积累,很快就出了大纲,也得了投资方的认可。压力还是有的,因为我不想重复自己,想有一点点的变化,哪怕是形式上的。艺无止境,总是希望更好。 我自认为是一个要脸面的人,我希望自己的业务水平,能得到同道的认可,毕竟每一件作品,最后都会署着自己名字。我看过一些鸡汤类文字,提倡快乐生活,快乐工作,可是,那种肤浅的快乐,仿佛并不能持久。这么说来,我还是一个老派的男人。 2016年,我已经是不惑之年的中年男人了。身体不舒服的时候,经常有偷懒的想法,但是,想法趁眼不花耳不聋的时光,再捞点养老的资本。也可以给孩子树一个榜样,不要让她认为我是一个碌碌无为的人。 2016年,血脂更高了,头顶也秃的更厉害了,更加要命的是,下巴上竟然有了几根白胡子了。这太让我接受不了,我对老婆说,你看,我真的成了小老头了。老婆说,没关系,反正我也不会抛弃你的。 人到中年,现实生活已经慢慢磨平身上的棱角,理想之火会慢慢熄灭,学会了接受,也学会了自我安慰,也就是常说的认命。会按部就班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工作。心里坦然许多,没有给自己竖立拼了老命踮着脚尖也达不到的目标,也没有太多的奢望了。如果说还有人生目标的话,争取在退休之前,到云南山清水秀的地方购一套小房子,作为养老之地。近期的目标,就是换一个不经常出小毛病的汽车吧。     今报约稿。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