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音色 »  » 小城故事多 —— 观影《坡州》

小城故事多 —— 观影《坡州》

去评论
雾霾的周末,懒散的午后,选择看电影《坡州》,仅仅源于片名的中性和随意。电影为什么会把故事放在坡州,导演朴赞玉说: “坡州是一座有异质感的城市,是一座被薄雾笼罩着、模糊了棱角的岛屿。打算离开这里、或是始终在城中等候的人们,内心存在着外来人不易明白的可怕的爱。” 1996年,青涩年纪的妹妹恩模和姐姐恩秀,同时爱上教会老师仲植。后来,仲植娶了恩秀,成为恩模的姐夫。恩模第一次离开坡州,是想去大城市赚钱,过新的生活。因为恩模的无心之失,姐姐意外离世,仲植找回了恩模,作为彼此唯一的家人,两人在长辈留下的祖屋中相依为命。恩模无法抑制心中复燃的可怕的爱,第二次离开了坡州。2003年,恩模再次回来,坡州开始了大拆大建。在弹弓、水枪、汽油弹、挖掘机的火拼中,在黑社会背景的强拆组与姐夫为首的反拆人群中,仲植与恩模,继续守护着爱和秘密,一天天陷入迷茫和未知。 坡州,韩国北部的小城,距离首尔40公里,人口20多万。坡州与朝鲜相邻,那里挨着著名的军事分界线——三八线,国人熟知的板门店,就在坡州。1996年,坡州升格为市,那年,刚好是电影《坡州》故事的开始。 韩国崇礼门建成于1398年,是近代韩国史上最重要的建筑之一,列为国家“一号国宝”,并誉为韩国“国门”和精神象征,2008年2月毁于人为纵火,2013年5月完成原址复建。   电影《坡州》2009年上映。在此之前的2008年,韩国的那条大新闻,大家应该还有印象:一号国宝崇礼门,因人为纵火而坍塌,始作俑者是位年逾古稀的大叔,他不开心的原因,是不满征地拆迁后的补偿款数额。2009年的首尔仍旧不太平,震惊全国的龙山事件,40名拆迁户与1400名警察对峙,酿成6死24重伤的惨剧,其中19人是警察,11人是平民。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句话的初衷没有错,说话的人们原是希望便捷舒适、先进完备的城市功能延伸再延伸。城市不可能取代乡村,城市,也没有能力取代乡村。然而,城市与乡村的界限,终究不像三八线一样泾渭分明。城市的拆拆建建,有时,像仲植和恩模的爱:彷徨、未知、迷茫、不知所措。 快速城镇化的不良副产品,以及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摩擦和矛盾,带来了对抗与伤害。仲植带着反拆队,坚守着拆了一半的楼房,躲在角落狼狈地抽着烟卷。恩模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呢?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仲植说:“一开始,我觉得很酷,后来,好像欠了这里很多似的,但是现在,我也不知道了,只是像每天该做的事情一样,没有尽头…” 百度“坡州”,最热的旅游推荐,除了在高台瞭望南北的割裂外,大约都是韩版普鲁旺斯小镇、奥莱名品一站式购物,如此云云。坡州,一座临海、近首都、望朝鲜的城市,小而年轻,一如导演朴赞玉评价的那样: “带着异质感的城市,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太多和坡州一样的小城,散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或平静,或激荡,或保守,或跃进。人们,或离开,或进入,或居守,或牵挂。 小城变化着,小城的故事发生着,与人有关,充满了喜乐悲哀。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