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皖北旅游的前路

皖北旅游的前路

去评论
我们村去年新修定的家谱上说,我们村的祖先是明朝自山西洪洞县大槐树老鸹下被政府分流迁往内地的。村里自明清以来,没有其他杂姓,是一个典型的乡间村庄。 作为一个祖祖辈辈生活在皖北的人,我对皖北的认识,应该是由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又从理性到感性的过程。 我少年时的皖北,春天有满地青草,夏天有清清的池塘,秋天有白云般的棉田,冬天有齐膝深的大雪,冰很厚,可以在上面滑冰。那时候的食品是让人放心的,那时候的生活用品是绿色而环保的。 1980年代的皖北,没有雾霾,偶尔有风沙,蓝天白云的日子很多,但是,大多数时间,人们要为温饱而终日忙碌不停,把改善衣食住行当作主要目标,劳累而充满希望。 皖北的改变,应该是从民工潮之后开始的。1990年代中后期,村民成群结队外出打工,到城市挣了钱,又开阔了眼界。城市化运动,把物质与精神文明,都迅速传播到了乡村。一切,日新月异。一切又茫然不知所措。 但,随之而来的结果是,乡村原有由乡绅与村里德高望重“老总”主持的秩序,与乡村文化的塌陷。乡亲的温情在渐渐功利化。一些原来的民俗民风被遗忘或者省略。人人都变得忙碌而焦虑。 跟随着外出民工的脚步,我进入城市生活工作。每年再回故乡,直觉上觉得乡村开始落后,房子破,环境差,民风混乱。留守儿童和老人的问题开始突出。以一村,观一县,由一县观一省,由一省观一国,其实,这是普遍问题。乐观的想法是,仓禀实而知礼节,当物质文明发达到一定阶段后,精神文明与文化建设,才会得到更好的发展。 工作之后,再回到老家,每次路过一些遗址与古战场时,又觉得这里变得可爱与厚重了。我知道这片土地上,每一代人,都曾经活得如此不易,我们的祖先曾在这里干过惊天动地的大事,我知道这里出过很多影响了中国历史进程的大人物。如何让更多的人,特别是我们皖北的孩子,对这片土地充满敬畏与自豪之感,是今天很多有文化理想的皖北人,应该做的事。文化不能断代,要和风细雨,持之以恒。文化不能功利,要有远见。 历史上的皖北水网密布,水草丰美,也有大片的荒山与森林。明代之前,这里因为水灾与战乱,人口稀少,为了发展经济,明代开始从山西等西部省份大规模移民。人多了,土地开始恢复生机,加上明代引进了两种高产作物红薯与玉米,造成了人口的迅速增长。人多了,就要吃更多的粮食,就要开垦更多的荒地。那么,人水争地的事就发生了,同为淮河流域,河南东部、江苏北部与安徽北部情形相同,在十年九灾三年两荒的土地上,艰难度日。 自然灾害与战乱,是皖北一直没有积累下财富的主要原因。但,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却是坚韧而乐观的,这里土地历代为国家的粮食主产区。 人水争地的结果,是大量的洼地和河道被填埋变成了田地。有人说皖北和江南没法比风景,我不这么认为。皖北有大美,沃野千里也风光。而小范围内的人为改造也是风景。在洼地基础上建立的颍上八里河不是风景吗?砀山万亩梨园与黄河故道不是风景吗。只要用心,皖北一样有天高地阔,可以有小桥流水。因为田多了,树少了,所以风景寡淡。 经常有人说,皖南看风光,皖北看人文,在新的时代,那皖北就可以拿人文作文章。走一遍皖北,就学了中国古代史一半的内容。关键是,怎么让这些人文资源变成资源,变得有趣,变得有收获。 皖北需要一个以新史观写成的书,编成一个册子,从教育入手,从环境保护开始,让孩子们在成长中认识皖北,认识家乡。 现在各地政府认识到旅游的重要性,开始在旅游业上发力。皖北旅游虽然基础薄弱,景区体量小,布展观念落后,接待能力弱,但是,却有后发优势。可以有更先进的规划,更超前的意识,更科技的施工。 这几年,两淮煤田有了一些塌陷区,有的被改造成了湿地或观赏湖,这些资源可以加规划,在抛荒地的基础上,多栽树多养草,发展一些特色旅游酒店和乡村民宿。从景点到路线,从场馆到酒店,整体规划,整体设计,现在高速公路通到每一个县城了,过几年还有高铁,交通已经不成问题,那么,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把人引到景区。皖北本来就人口众多,这就是巨大的市场。 20161223日,皖北旅游营销联盟大会在珠城蚌埠成立,这对皖北旅游业的是一个新机遇,也是一个新开始。怎么抱团取暖,怎么利益共享,怎么分工合作,是一个体现胸怀与眼光的事情。如果能集中精力做好两到三个独具特色的景区,兴建一批高规格的特色酒店,将为皖北的旅游吹响嘹亮的号角。 新的土地政策,可以把零散土地集中利用,现在要未雨绸缪,先行造林,先行修路了。路通了,人来了,一切,就有新的希望。     本文为2016年12月23日在皖北旅游营销联盟大会上的发言稿的修改稿。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