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情人的礼物

情人的礼物

去评论
  情窦初开的年纪,爱情是生命,是生活的全部,是温暖的阳光,是山河海洋,是可以不顾一切为之牺牲的目标。 爱情又像一株温室的花草,它的旺盛期是娇弱而短暂的,保鲜期短,耐受不了冰霜。现实的柴米油盐,总会磨砺掉爱情的光泽,变得暗淡,也或者生活的凄风苦雨,让爱情的味道变得五味杂陈,依然没有忘记当初的承诺。 上高中的时候,读到欧·亨利的小说《麦琪的礼物》,那本是一个凄苦的故事。圣诞节到了,生活在社会下层的一对夫妻。男主人公吉姆想送妻子一个礼物,卖掉了自己祖传的金表,为妻子德拉买了,一套纯玳瑁做的,边上镶着珠宝的梳子;而德拉则卖掉了自己秀美的长发,为吉姆买了一条白金表链。为了对方,他们都舍弃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虽然文章的本意是揭露资本主义制度下层劳动人民的艰难生活,年轻的我们看出的却是甜蜜的爱情。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姥姥的村里。村子里有一个盲人,和姥姥家是近亲,论辈份,我要喊他舅舅。我这个舅舅是农村唢呐班子的班头,虽然眼看不见,可是心灵手巧,头脑清楚,勤于持家。后来,经人介绍,盲舅舅通过相亲,找了一个同样是盲人的姑娘,就这样两个盲人成亲了。成亲那天,盲舅舅是坐着牛车去接新娘的,虽然他和他的新娘都看不见颜色,他还是特地让人在牛头上和牛车上缠满了红绸子。把新娘接到家,盲舅舅拉着妻子的手,从堂屋摸到厨房,摸遍了家中的角角落落。最难的事,是去井边提水,每次都是两个人手牵手去,妻子摸到井边的树,一只手紧紧抱住树,另一只手紧紧地拉住丈夫的手。丈夫跪在井台上向井里丢桶,提绳。村里有十几个青年人都曾因地滑掉进那口井里过,可是他们却从没有。因为看不见,无论风里雨里,人们看到的总是两个人手拉手的情景。无论干什么都是手拉手。牵手,这个让许多作家编来编去的情景,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小村庄,出现了整整半个世纪。 有一个细节,我至今记得,一年春节,我去盲舅舅家里拜年,夫妻俩收拾的很干净,孩子们在院子里追来追去,打打闹闹,他俩就并排坐在堂屋的床沿上,靠耳朵判断谁来了,然后站起来笑呵呵的打招呼。小孩子一进门,就趴地上就磕头,他们就摸索着,往小孩子们的衣袋里塞糖果。可是,轮到我的时候,塞的是几支铅笔和练习本。盲舅舅说,你读书了,用得着。过了一会,他又从衣袋里掏出一块蓝方巾,摸索着套在我盲舅妈的脖子上,笑哈哈的说,我昨天才给她买的,你们眼睛亮的人,看看是不是很漂亮啊。 其实,那是一块当时农村很普通很流行的蓝方巾,但是,看得出盲舅妈脸上笑得很开心。我回家对姥姥说,盲舅妈又看不见,为什么会那么开心。姥姥说,那是份心意啊,心意是没有价钱的。 1999年年末,快临近2000年春节了,天气特别冷。忙于工作,我没有时间去商店买一件厚棉袄。那天,从早晨开始飘起了大雪,我还穿着一件加厚的单衣在单位写稿。办公室很空旷,冻得人脚手冰凉。临近下班的时候,办公室外,响起了敲门声,我的女友抱着一个新棉袄站在门外,她的头上和身上都落满了雪花,脸冻得通红。她第一次来,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我们的办公室。她说,我没有多少钱了,就到城隍庙买了一件最便宜的棉袄。当时,她仍没有毕业,趁中午的时间跑出去买的,然后又一路小跑送了过来。 后来,这件棉袄我穿了四个冬天,直到袖口磨破了才舍得扔。我有时开玩笑说,你那袄买的太胖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瘦。她说,根本没有你这个体型的袄,你长得太奇怪了。 大街上流行过情人节了,我买了一支玫瑰送她,她怕别人看到,竟然藏在衣服里面,一路揣回了学校的宿舍,偷偷藏在枕头下面。据说,她的手被玫瑰的刺扎了好几回。我问她,为什么藏起来?她说,还在上学,怕别人看到不好意思。 我们结婚后,在她的日记里,我看到她夹的玫瑰花瓣,还有当初我写给她的一些信件,工工整整的捆在一起。 我们搬了好多次家,那捆信一直没舍得丢。也许,这就是我们年轻时候,送给彼此最珍贵的礼物。 物质丰富的时代,送金送银都很普通了,很多人只在意价格而忘记了买礼物时的那份心意。每次看到新闻网站上摆蜡烛打横幅千姿百态的求爱秀,就觉得大家太在意博眼球,而忘记了爱本是只属于两个人的事情。 结婚之后,礼物送得少了,只是在出差外地的时候,才想到买点丝巾、化妆品或香水,其实,很多化妆品都摆在柜子里好多年了,根本没用过,香水也都挥发了,只留下一个小空瓶。有时候想想,礼物,其实就是留一个纪念,纪念那一个时刻,那一段在一起的日子。 又到了满大街玫瑰涨价的日子,年轻的男女,相拥街头,或驾游车河。和十几年前比,今天的街头繁华而热闹多了,可以对饮和玩乐的场所也多了。希望十几年后,无论贫富贵贱,依然记得情人节时,曾用心送过的礼物,依然能保存在对方的心里,而没有被随手丢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