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小兔读红楼》——出世又入世

《小兔读红楼》——出世又入世

去评论
如果把《红楼梦》看作是展现小姐阔少生活和豪门兴衰的剧本,就太表面了。在我眼里,曹雪芹先生字字泣血,用尽全身力气,去写了一个“悔”字。 他悔什么?宝玉悔什么? 年少轻狂时,宝玉视功名利禄为无物,谁要是劝他读写正经书,反被他划入俗人的范畴。自诩脱俗,随心所欲,只愿流连在最纯最美的姐姐妹妹中。 但当忠顺王直指贾府,当家族颓势难挡,他能做什么? 什么也不能做。挽救不了家族,赡养不了父母,照顾不了妻子,至于他爱过的那些姑娘,早就凋的凋,散的散。 没有能力保护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再谈什么潇洒自在都是可笑。 谁都愿做“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性情中人。但没有世俗人的苦心经营,哪里来的姹紫嫣红的大观园。 过度追捧宝玉的“脱俗”在我看来是误区。什么事情,剑走偏锋都会走味儿。真正的不同凡响,清新脱俗用不着以这种极端的方式呈现。 这样看来,薛宝钗是比贾宝玉高一个段位的玩家。她的高级之处,在于“出世又入世”。 四大家族中,薛家是最早衰败的。平庸无能的母亲,到处搞事情的哥哥,颓败的家业,都让她很早明白了“代价”和“取舍”。这点是宝玉一直绕不过去的坎。 论才情眼界,宝钗在平辈的姊妹中绝对是佼佼者,但她当意识到自己需要用婚姻来挽回家族的命运,她毅然放弃了宝玉那样的生活,开始在灯下做起了女红。直到后半段,宝玉还一脸困惑的喃喃“等我化成一把灰,大家再散也不迟啊。”宝钗却早就把家族重担挑在肩上,在错综复杂的各方势力中看清了:自己绝不是唯一的主角。 说宝钗无情,腹黑的人,不懂宝钗。 在和黛玉的交心中,薛宝钗很罕见的流露了自己的心迹:她的不安全感。虽是亲戚,又得到老太太喜爱,但宝钗在偌大的贾府中注定是个寄人篱下的局外人。都说林黛玉脆弱细腻,其实我认为宝钗更甚。 黛玉在不安全感面前选择了封闭,她流露完全的自我,不轻易把他人纳入自己的世界,于是也不在乎他人的感受。而宝钗,选择了表面上的融合,她用善意去揣摩每个人的喜好,让她点戏,她专点贾母爱看的热闹戏,准备礼物,她连边角料贾环也不会忘记。 这种迎合挺累的。是为了什么?为的是在四下无人之时,做回真正的自己。 宝钗比黛玉更爱惜自己的羽毛。黛玉的心是易碎的,她任自己的羽毛在风中翩翩,不理会周遭的环境。宝钗的心是碎过又补上的,她宁愿费力气给自己修建一个圆滑的外壳,让自己不露马脚。 她不是无情。有时是因为她看明白的太多,可以想象宝钗冷眼看着黛玉使性子,心里默念“这双眼睛看破太多。”有时是因为不想暴露自己的脆弱。宝钗不是天生无情的冰美人。就像她要靠“冷香丸”来抑制热毒,她常常克制自己的情感。不像宝玉黛玉时常嗨过了头,撒不住车,宝钗在大部分时候都保持着绝对冷静和理性。偶尔没hold住,就会像“错里错以错劝哥哥”那样哭个一整夜。   她在书中的几个黑点,在我看来很好解释。 滴翠亭偷听被发现后的甩锅给黛玉,真的只是随口一扯。至于后面丫鬟们的言论并非宝钗的本意,也从侧面体现出黛玉在下面眼中的形象。 面对金钏的跳井,尤三姐的自刎,柳湘莲的出家,宝钗都表现出格外的冷漠,和哀叹惋惜的众人形成鲜明的对比。我认为这恰恰证明了宝钗的脆弱。她根本没有勇气去细想这些人的离去,她像是刻意屏蔽了情感方面的反应,只是机械的用理智去分析去处理。反过来,众人真的是为金钏们落泪吗?极大部分人都是在借着她们哭自己而已。 如果宝钗真如很多人所说,是个心机婊,那她怎么会不懂得在大家长面前装出慈悲面孔,怎么会不懂得用几滴眼泪给自己营造形象呢。如果宝钗真的是一心巴结讨好老太太,那她怎么会不把自己的屋子布置的珠光宝气,尤其是在她深知贾母喜好的前提下。 面对无常的命运,黛玉选择了死亡。宝玉选择了逃避。唯有宝钗选择了隐忍的活下去。山中高士晶莹雪,看破世事,尝遍百味,依然能平常心做人。 她是坦然的接受者,是一派醉生梦死中的清醒者,是真正的大彻大悟。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