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小兔读红楼》——藏巧于拙

《小兔读红楼》——藏巧于拙

去评论
刘姥姥之于《红楼梦》,是“缩放器”的存在。 红楼梦一上来就把特写镜头对准了贾宝玉,林黛玉,王熙凤,贾母。不经意间,读者已经把“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翡翠撒花洋绉裙”当做是理所当然。在贾府的视角中,再极奢,再排场也不足为奇。 刘姥姥的到来让人们恍然意识到,贾府不是世间的全部。 “贾不贾,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刘姥姥的到来把人们从场景设定中抽离出来,不再拘泥于宝黛,宝钗这些微观的关系,而是以一个宏观的角度去审视浩荡的贾府。刘姥姥代表的是普通人,她一步步深入贾府,从周瑞家到老太太,把贾府的肌理脉络呈现在世人面前。 她是带着尘土的底板,贾府这束复杂虚幻的光打在她身上便沉了下来,同为局外人的我们也就看的更透彻。 刘姥姥绝不是一个粗鄙糊涂的老妇,相反,她是藏巧于拙的大智慧家。 首先,贾府无需再刘姥姥身上找优越感和存在感。相反,过于悬殊的财富和地位落差让双方都放下了伪装,尤其是贾府上上下下,都是难得的放松。背景换到现代社会中,也显而易见。绝对的上层面对绝对的底层往往都很和善亲近,因为他们有绝对的自信,认为不妨把这视为展现自己修养的好机会。攀比装逼的行为一般出现在相近的阶级中,比如贾蓉跑来找王熙凤借些摆设充脸面,周瑞家对刘姥姥起初的小傲慢。 刘姥姥和贾府的几次接触,在我看来是全书中最世俗,最合情理的部分。 刘姥姥不是一般的小老太太。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说走就走,直奔天子脚下,不是对自己打哈哈能力有绝对的把握,也干不出这事。事实也证明,刘姥姥随便抖个包袱就把贾母笑的要死要活,把宝玉唬的一愣一愣。 凤姐儿忙笑道:“你可别多心,才刚不过大家取笑儿。”一言未了,鸳鸯也进来笑道:“姥姥别恼,我给你老人家赔个不是。”刘姥姥笑道:“姑娘说那里话,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可有什么恼的!你先嘱咐我,我就明白了,不过大家取个笑儿。我要心里恼,也就不说了。” 刘姥姥和贾府,两方都是参透世道的聪明人。这段对白翻译一下,就是凤姐鸳鸯觉得玩笑开得有点大,宽慰刘姥姥别往心里去,刘姥姥大手一摆,老娘根本就没当真。 于是会心一笑,和和睦睦。 穷亲戚没有那么笔直的腰杆子,没有那么多触碰不得的自尊。富亲戚没有那么刁难的嘴脸,没有那么多戳人的傲气。在二者没有利益冲突的前提下,穷亲戚懂得用部分自尊换取施舍,富亲戚也明白揶揄他人要付出代价。穷亲戚不奢求富亲戚会时常帮扶,富亲戚也不指望穷亲戚会日后报恩。 围绕刘姥姥的一切都非常的生活化,她不仅是书本中的人物,更是能在现实中立住脚跟的人。她和贾府的这段关系,在任何社会背景中都是成立的。 刘姥姥救巧姐,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结果。当年游大观园,王熙凤没料到自己无意间积了德,刘姥姥也绝对没想到昔日如日中天的大家族要靠自己来拯救。 没那么冷酷,也没那么温情。不是绝对的善有善报,也不是绝对的恩将仇报。 这就是《红楼梦》的精妙。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