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人间少了郑爱梅

人间少了郑爱梅

去评论

今天是201739日,是郑爱梅去世的第二十一天,也就是民间所说的三七。

虽说感情上的悲痛改变不了生老病死的规律,但是,总有一些人的离去,会像一根针扎在了心里,想起来就会锥心般的痛,内心缺了一个角,永远无法弥补。

我认识郑爱梅是在2012年,我们拍纪录片《淮河六章》,片子里有一个故事,讲述谢泽刚刚到崔岗租房,准备建立一个乡村工作室。彼时的崔岗还没有名气,我们想采访一个人,展望下村子的未来。谢泽说,郑爱梅比较合适吧,她对崔岗的发展有想法。这时,我才注意到,穿着风衣留着长发的人就是乡长。

郑爱梅有点怵镜头,很简单的一句话说了很多遍,总是不连贯,摄像从晓阳有点着急了,一边急吼吼教郑爱梅台词,一边示范动作。郑爱梅总是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哈哈大笑,笑弯了腰。从晓阳说:乡长你不能老笑,要绷住。郑爱梅说:我绷不住,我就是爱笑,没办法。

有一个星期天,崔岗村里没有什么人,我们拍片的时候,郑爱梅过来看望我们。我说:今天又没什么事,你怎么没休息啊?她笑笑说:我哪有周末,天天好多事,我是陪外地旅游局的人来村里看看,听说你们在,就过来看看你们。

渐渐,大家成了无话不聊的朋友。有一次大伙在小燕湾吃土菜,不知怎么,聊到去西藏自驾游,郑爱梅说:我也好想再去一次,一个人开车,谁都不带。原来,郑爱梅也是个地道的背包客,喜欢玩户外,还真的跑过不少地方。大家相约有时间,一起自驾去西北,她说:你们一定要带我一个啊,我不怕吃苦,还可以帮你们开车,不用你们照顾,还可以照顾你们。大家笑了,说,你可真是个女汉子。她哈哈一笑,说:我这么大个头,装弱不禁风的小女子也不像啊。

可惜,这个一起驾车走天涯约定,再也没有机会实现了。

崔岗越来越有名气,三十岗的活动越来越多,郑爱梅越来越忙,很多节庆和活动,都放在周末,所以差不多每次大大小小的活动,我都能碰到她。她总是大老远的就笑着打招呼:于老师,你多拍点,帮我们三十岗多宣传宣传啊。真是三句话离不开本行。

我很理解她的心情,她希望三十岗变成明星乡镇,靠发展旅游业,为乡里经济增收,让农民不离开土地也能致富。

郑爱梅也有不开心的时候。有一天,我在崔岗村老梁的家里,见到闷闷不乐的郑爱梅,一脸憔悴。我说:哟,你怎么会有时间呆在这里。郑爱梅苦笑了一下:碰到烦心事了,你没看见我把手机都关了,让谁都找不到我。我知道她不开心,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旁边的老梁说:上访的,老堵她的办公室。我心里禁不住一酸,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基层工作的难度,每天千头万绪,有一件办不妥当,都会给自己惹麻烦。但是,任何一项工作,想往前推进,又必然有麻烦。

201611月,我到崔岗市集上玩,没见到郑爱梅,碰到了老郭,我问老郭:今天怎么没看到郑爱梅啊。老郭说:生病了,在家养着呢,准备动个小手术。

十几天后,老郭在崔岗办摄影展,那天下着大雨,天气很冷,没想到,郑爱梅也冒雨来了,她很开心,张开双臂,在一张老郭为她拍的照片前留影。

再后来,她病得不能上班了,我和老谢去她家里看望她,她瘦了很多。但是,见到我们很开心,欢快的聊了一个多小时。没想到,这是和她最后一次聊天。

2017216日,人间少了郑爱梅。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