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徐晓冬打的是人,不是武林

徐晓冬打的是人,不是武林

去评论


一场两个人约的野架,没成想却掀起武林轩然大波,无需飞鸽传书,没有梅花令,各大门派、各路记者、吃瓜群众纷纷涌向光明顶,似乎一场华山论剑的精彩好戏即将拉开大幕。

上一次武术热,是在八十年代,在武术、格斗、拳击沉寂30多年之后,热闹与喧嚣再次让挑战与决斗这些发黄的概念重回视野。

4月27日,约架开战。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自称“太极雷公”创始人的雷雷,不到2秒就被有“格斗狂人”之称的徐晓冬打倒,“秒杀”还不算,狂人还骑在创始人身上,抡起“蒜臼大的拳头”猛捶“创始人”的小胸口,结果,仆地一人,流血五步,万众惊呼。

“中国武术不行了”是惊呼声中最大的哀叹,幸灾乐祸者有之,愤懑捶墙者有之,摇头而去者有之……

与之相对应的,是胜利后的狂人指着台下各大门派:“你,你,你,敢上来吗!”

死一样的静默。

震惊过后,有几个还算有骨气的门派终于有人站出来,挺着胸膛,朝着台上走去。那不是黄昏,但他们的身影却显得异常悲壮。

步,很慢,风,没有吹起。

背景音乐响起,是低沉的《国际歌》……

已经在山野隐居多年的“扫地僧”也跃跃欲试。

中国武术真的到了生死存续的关键时刻了吗?

不管雷雷是在多长时间被徐晓冬KO的,哪怕只有一秒,也不管由此引发的传统武术界人士对徐晓冬挑战产生多大的愤慨,有一个事实是无法被忽视的:这只是雷雷一个人的失败,充其量是所谓的“雷公太极”的失败,而不是太极的失败,更不是传统武术的失败,因为雷雷显然代表不了太极,更没有资格代表中国武术。

雷雷的真实功力和本领,有待考证。百度上对雷雷只有简短的介绍,而且还是在他被KO之后:“雷公太极,自称雷雷的选手,在北京什刹海体校练过散打,学过杨式太极,之后自己创设了一个门派,叫做雷公太极。”斤两尽在其中。

只能说,徐晓冬打的是人,不是武术。

如果因此就说传统武术失败了、不行了、过时了,这样的结论不仅简单粗暴,而且为时过早。首先,这是雷雷与徐晓冬两个人的事,有点像电影《老炮儿》里的约野架,规则是否合理,结果分量有多重,都令人怀疑。一句话,雷雷扛不起中国武林,徐晓冬也代表不了武林的外来敌对势力。

其次,中国传统武术更多地注重强身健体,和东方文化一样,比较内敛,强调的是防守性,而格斗侧重的是实战性和进攻性,这样的两种技法进行较量,本身就有点不伦不类,甚至是鸡同鸭讲,即便有了胜负,其实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客观地说,武术这个词,顾名思义,既要有“武”的勇力,也包含“术”的韬晦,这是数千年文化养成的结果,只有武或者只有术,都不是武术的精髓。就雷雷和徐晓冬来说,也许具有武的一面,于术而言,尚没摸到锅灶。

第三,即便太极在格斗面前失败了,也不能说太极无用,只能说,是这个练习太极的人无能,相反,任何时候不能否认传统武术的博大精深和源远流长。在冷兵器时代,武术就是必杀技,江湖上流行的就是拳头大的讲话。只不过,随着火器时代的来临,好汉难敌四手,恶虎也怕火枪,武术渐渐从主角退隐到配角,开始强化其表演性、套路性和自我修炼性。但这决不能成为传统武术不行的理由,就像京剧,在电影和电视剧大行其道的今天,越来越丰富的表现形式和传播渠道让京剧自身的局限性显露无遗,但我们绝不能就此说京剧没有价值了,必须灭亡了,更不能否定京剧作为国粹的地位。

从文化自大到文化自卑,看起来只是一个转身,其实凸显的是心理的断崖。

我们很多人对武术的认识,都来自武侠小说和影视剧作品,那些被夸大的艺术形式让我们对武术产生了神奇的想象和过高的期望,以为武术无所不能。当你津津乐道于武侠人士不但飞檐走壁,还能扔刀拦截飞机,甚至徒手把日本鬼子一撕两半,你自然无法不把武术看成救世主。

同样是在武打影视中,我们看到黄飞鸿、霍元甲、叶问、陈真,这些传说中的中国武术大师们即便在国家民族遭遇外侮的那段岁月里也能拳打俄罗斯大力士、腿踹日本太君,给国家扬眉吐气一把,曾经的“东亚病夫”怎能不仰天大笑笑傲江湖?

事实上,霍元甲击败俄国大力士卡洛夫,只是本埠小报根据坊间传闻改编的报道,真相可能很令人沮丧。有专家考证,卡洛夫只是一名“力士”,准确地说是一名演员,在1910年前往上海表演西洋的把式而已,并非经过严格训练的格斗家。当时,卡洛夫在言语中对中国人多有轻蔑,轰动了上海滩。霍元甲与卡洛夫约战,但是卡洛夫“失约未至”让霍元甲不战而胜。

包括80年代一部《少林寺》带给国人武术的狂热,都让武术一步步登上神坛,而神坛之下,一夜之间涌现出无数靠贩卖三脚猫发财的武术“大师”。

这个责任不在武术自身,在于我们认知的偏颇。

但不管怎么说,武林人士终于还是有人站了出来,先是崆峒派弟子秦玉龙,再有少林寺武僧释延觉,连五大正派之首的少林寺都发了声音,江湖上愈发战云浓稠,大战一触即发。

热闹面前从不缺位的王思聪也表示,尽管自己不会武术,也不会格斗,但他有钱,有钱就能坐在第一排观看战事,有钱就能让打斗的人血脉贲张。当年,小旋风柴进为了观看林冲和洪教头的较量,拿出的就是一盘子亮瞎人眼睛的黄金。

众声喧哗之中,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徐晓冬。面对源源不断的喝彩声和怂恿声,以及纷纷砸下的真金白银,双眼血红的徐晓冬把矛头指向了整个武林,这个“武林公敌”在以后的决斗中不管胜负,都是最大的赢家。当武力的比拼被资本裹挟的时候,单挑也好,群殴也罢,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味道,被欺骗的,只能是无辜的吃瓜群众。

反过来说,一潭死水一样的武林,的确也需要徐晓冬这样一条“鲇鱼”的“搅局”才会重新产生活力。一记KO,毫不留情面地把“太极拳师”打倒在地,也打出了传统武术的局限性,更把一些打着武林宗师旗号的江湖骗子打回了原形。如果把徐晓冬看作是一个前来踢馆的莽汉,他每打倒一个喽啰,就等于帮掌门人清理了一次门户,也就等于接近掌门人一步,更是帮神坛上的武林人士敲响一记记警钟。

现在,越来越多的武术人士站出来挑战代表格斗的徐晓冬,精彩肯定在后面,胜负难以预料,但不管最终结果是什么样,也不管是什么门派,都应该以相互尊重相互理解为前提。而对于武术自身来说,也应该借机思考如何与时俱进的问题,如何让更加实用的武术走进平民百姓的现实生活。如果继续抱残守缺固步自封,可能真的有一天会被彻底KO。

泥塑的金佛再闪闪发亮,终归不改泥土的本质。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