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黄山栾,自有生命的大欢喜

黄山栾,自有生命的大欢喜

去评论

   每日上下班,通勤徽州大道。大道笔直,不蜿蜒、不起伏,川流的车河,你追我赶。车的右面,是长了很多年依旧不俊俏的香樟;车的左面,是同样长了很多年依旧不强壮的黄山栾。

 

黄山栾,学名:全缘叶栾树,乔木,无患子科,栾树属,耐寒、耐旱、耐瘠薄、耐短期水涝,适应性强和速生的特点,使得黄山栾在道路、园景绿化中被广泛采用。

 

黄山栾的性情多少有些迟钝。春天驾临了好久,周遭早已翠绿盈盈,芳菲满天,栾树们,不紧不慢、不羞不涩地继续打着光棍。两个毒日头后,男孩们匆忙换上了短袖,女孩们着急露出了大腿,栾树这才悠悠地开始发芽,一晚夜雨或者微风一夜,瞬间绿了一树。


 

秋天,是黄山栾大放异彩的季节。初始,树冠顶端会开出亮黄色的序状花朵,秋再深些,叶色转黄,花朵外生出膜状的果皮,分外红艳,一串连着一串儿。秋风吹过,飒飒作响,又是好看又是好听,像铜板碰撞出的清脆。老百姓听着喜悦,因此称呼黄山栾为摇钱树。

 

徽州大道上的黄山栾,仿佛是当年绿化大会战时种下的,算算大约过去了八年,不短的时光中,树木们没有期待中的茂盛和茁壮。此时,雷雨酣畅淋漓地在窗外下着,气象台发出了黄色预警,黄山栾!你们,还好吧?


 绿化会战前的徽州大道


      做园艺工作的同学教过我一个词儿:“老小树”。树木生长的土壤状况不佳,甚至混杂了混凝土、水泥块等建设废材,阻碍了树木扎下深根,造成营养供给有限,任凭生长多年,年龄够“老”,但身材上始终不高、不大、不强、不壮,因故被人唤作“老小树”。


      “老小树”的名字听起来悲伤,“老小树”咋看上去,更有些无精打采,弱不禁风。春去秋来,岁枯岁荣,生存的土壤再过恶劣,“老小树”仍旧艰难地活着,生命从未中断,“老小树”如果更名“不死树”,倒是投射出一抹正能量的光芒。

 

老话常说:人挪活,树挪死。

 

“别人家”的黄山栾


现实中常常碰到:树木屡屡被移植,人,倒是没有勇气挪动脚步,也许,用一辈子的时间站成了一棵“老小树”。

 

人若不挪,未必会死。即便成为老小树,照样春华秋实,一年又一年。即便是一棵老小树,也站成了树的姿态,支撑起一方荫凉,支撑起云雀穿梭于枝头歌唱。

 

人若挪了,未必是为了追寻一块肥沃到正确的土壤。无论选择进,或者选择退,选择赴汤蹈火,或者选择宁静致远……每一次的选择,都是对初心的尊重,对信念的尊重,对生命的尊重,都是,对的!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生野草:稗、蓼、莎……也生乔木:香樟、梧桐、黄山栾……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