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陈俊生:软弱的“好”男人,作恶最深

陈俊生:软弱的“好”男人,作恶最深

去评论


本文配图选自《我的前半生》陈俊生和子君、凌玲的剧照。


点击下方音频即可收听小莫老师的温情朗读


软弱的善良,辜负了所有人

 

《我的前半生》接近尾声,弹幕中对陈俊生也不再是一边倒的差评,尤其他与贺涵、白光喝多酒,坐在台阶上,三个不同阶层和状况的男人,各有无奈与苦闷,陈俊生说:我不装,我是怂,我多怂啊,我是怕失去这个,又怕失去那个,怕得罪这个,又怕得罪那个。


实际上,摇摆不定的男人,既软弱又善良的男人,最终的结果都是:辜负了所有人。

 

陈俊生和凌玲的婚外情,无论始于同情还是爱情,在陈俊生方面,真情的成分更高,身边有一个辛苦、努力又无助的女同事,加班时贴心送上知冷知热的水和药,就是一朵解语花。她隐忍、克制、不给男人压力,这么好的女人,怎么能辜负?


而凌玲呢?她对陈俊生用了真心,却未必全是真心,她更爱自己,向往更高级的生活,而能力和现状又达不到,于是,她必须牢牢抓住眼前的陈俊生,利用他性格软弱的缺陷,一举拿下,铺就自己和儿子未来的新生活。

 


这个骨灰级第三者太清楚,什么样的夫妻能拆散,什么样的夫妻拆不散;谁家里的太太能搞定,谁的另一半是像定海神针一般牢固,尤其,当凌玲见到全职主妇时期缺心眼还不可爱的罗子君时,她更加明白自己这一局赢定了,不过早晚的问题。


她欲擒故纵,运筹帷幄,不仅攻下陈俊生,还攻下原本判给前妻罗子君的房子,以及男人的银行卡密码,从此改朝换代,当上女主人。


凌玲最遭人恨的地方,是骨子里的不善和城府,谁为了爱情和生活没有用过心机?如果不是陈俊生这个软弱神助攻的放任,凌玲怎么会赢得那么快?

 

胜利者不能永远夹着尾巴做人,凌玲也一样,她掐准了陈俊生缺乏原则的弱点,步步紧逼,把自己的儿子和罗子君的儿子区别对待:一个高低床就能解决的问题,变成陈俊生的亲生儿子睡在地上,别人的儿子睡在床上;亲生儿子参加本地夏令营,别人的儿子到美国参加4万5的高端夏令营;200多平米的房子,却容不下两个孩子。

 

男人的软弱是他留给世界的漏洞,所有人都知道他可塑性极强,缺乏规矩和原则,试探、挑战和挑衅也从此开始。

 

那些硬气的男人,会怎么做呢?

 


硬气的辜负,是另一种成全

 

少年时读鲁迅,只觉得那是个面目严肃的先生,直到读起他写给恋人许广平的情书,说自己教课的班里,女学生只有5个,大概也有漂亮的吧,但是,他从来不看她们,即便她们询问一些人生啊、苦闷啊的问题,他也总是低着头应对。


这摆明了是在向女朋友表忠心,那个冷峻的鲁迅终于走下神坛了。


许广平近视,于是鲁迅提前到电影院买最好位置的票,让她看得更清楚;在来往的信件里,他给许广平起了个昵称叫“小白象”。

 

可是,在老家绍兴,鲁迅还有原配朱安,那是母亲鲁老太太为他娶的妻子。


1906年7月26日,鲁老太太以生病为借口,把儿子骗回家,让26岁的鲁迅娶了29岁的朱安。新婚第一夜,鲁迅半夜才进房间,被鲁老太太派去听门的仆人说,一夜也没听到发生什么;第二夜,鲁迅找了个借口,睡在母亲房间里;第四天,鲁迅回日本。

 

娶朱安之后的很多年,鲁迅并没有爱过别人,也一生都没有和朱安行过夫妻之实,却在有生之年供养了她。



他很清楚朱安这样性格木讷传统的旧时女子,如果真的按照新时代的“离婚”和“休妻”,她没有生存能力和经济来源只会更加艰辛,留在鲁老太太身边,互相做伴,这个结局好过那个时代绝大多数普通的老姑娘。


朱安说:我想好好服侍他,一切顺着他,将来总会好的。


可是,鲁迅一辈子都没有给她机会。

 

相比对许广平的暖,鲁迅对朱安实在很冷,可是,还能怎么办呢?


在苍茫的历史中,个人的命运和幸福犹如草芥,轻薄而左右为难,鲁迅硬气地辜负了原配朱安,保全了自己与许广平的爱情,一生中,许广平是他唯一的爱人。


这个写了那么多“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文章,能够把笔当作剑毫不留情刺穿虚伪的战士,同样写得出“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何如不丈夫”的柔情。

 

谁的一辈子,都不可能对得起所有人。


选择对一部分人“有情”,必然对另外一部分人“无情”。


这就是原则和底线。

 


软弱是种传染病,从生活波及到工作

 

贺涵说起陈俊生:他哪里是凌玲的对手。


下属评价陈俊生:实用踏实,但也别指望有多少惊喜。

 

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的软肋,软弱就像一场传染病,从生活波及到工作。


而硬气是什么呢?不是霸道和蛮横,更不是欺软怕硬,是明白自己底线和原则,挣扎之中保持定力,纠结之时稳住方向,明白得失,分清对错,下得了狠手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去选择那条正确却看上去有点无情的路。

 

爱情、才华、悲悯、扶助,这些情绪与行为都是灵动柔软的存在,没有硬气的原则支撑,很容易走形,从善良的初衷,走向行凶的本质,有多少人是彻头彻尾的混蛋?就像廖一梅说的:我们顶着爱的名义,却在你的身后,干尽了人间丑事。


情感上的见异思迁,或者事业上的见风使舵,本质都是内心的定力不够,自己的原则不强。

 

现实生活中,贺涵式的完美和白光式的颓废都很少见,最常见的,就是这种陈俊生式的软弱和纠结。



他就像我们身边的一个熟人,不坏,但总觉得少了那么一股硬净之气,老担心他在关键时刻扛不住考验,掉链子。

 

软弱的好男人们往往作恶最深,人畜无害的外形让人来不及防备,就陷入钝刀子割肉的长期伤害。


● 电台配乐:张镐哲《好男人》


筱懿对你说:


周末去看《绣春刀2-论大明王朝职场站队的重要性》。


在第一部中,张震被来自苏州的舞蹈家刘诗诗欺骗,第二部中,依旧不顾死活地暗恋来自杭州的画家and女诗人杨幂,最终,在好友雷佳音的协助下放走杨幂,成功得罪新老戏骨崇祯帝和魏忠贤,本来演员和道具都不差,毁就毁在雷佳音那张陈俊生的脸一出来,我就跳戏了~~~


既说明演员演得好,大概也是因为角色真实吧。


希望所有善良的男性,都有一点硬净之气去打底。


筱懿



●     听说点赞的人会更美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