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阿城和他的三王

阿城和他的三王

去评论

阿城是个传奇,和王朔一样的顽主,和王小波一样的鬼才,放眼当下中国作家,还有谁能如此举重若轻。所以,任何对阿城的评头论足,都显得不自量力。这样吧,推荐马东写的一篇文章,《与阿城有关的日子》,大体能描画出阿城的状态和旷达。

阿城,原名钟阿城,1949年出生于北京,父亲是著名电影理论家钟惦棐。就像他简单的名字一样,他的文风和他的名字一样俭省、凝练,而这样精干的文字,却令当时的中国疯狂。和那个时代的作家一样,他的文章多取材于“文革”那个带着传奇色彩的年代,那是个奇人异事倍出的年代,而从小在琉璃厂摸爬滚打的阿城,描述起这些事更是得心应手,不止是因为接触的人多,能把什么样的人都描述的栩栩如生,更是得益于他那段飞速成长期里了解到的庞大的知识量,让他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得到了鲜明的个性。

《孩子王》剧照

“三王”之中,每个人的钟爱各不相同。阿城自己说,“《孩子王》是我自认为成熟的一个短篇,写得很快,快得好像是抄书”,但他也坦承“小说写到这种状态,容易流于圆滑”。的确,《棋王》有太多惊世骇俗的禅语,难怪很多评论家将《棋王》“引向道家”,从语言的纯熟度考量,《棋王》是最艰涩的一篇,但却是影响最大的一篇。而《树王》是阿城“创作经验上的一块心病”,不过,作为他最早创作的一个短篇,《树王》在底气上先弱了许多。

但是,我(常诗晨)却独爱《树王》,正是这样一篇连作者都不满意的小说,让我对中文之美的理解,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火中一棵大树腾空而起,飞到半空,带起千万火星,折一个筋斗,又落下来,溅起无数火把,大一些的落下来,小一些的仍旧上升,百十丈处,翻腾良久,缓缓飘下。”一场山火的毁灭,寥寥数语被他描述的淋漓尽致,而这种描述,只是用他最朴实的语言,但就是这种最简练的东西最能击中读者的心灵。这就是“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先生认为“王朔、冯唐与阿城中间隔着一条宽阔的长安街,而且还没有斑马线”的原因,他认为阿城达到了“克制”这样一种了不起的境界。

“六面玲珑两面刺”是阿城做人的准则,而他把自己的这一特色好不吝啬的赋予了他笔下的人物。单就《棋王》而论,王一生是那个年代最典型的带有传奇色彩的普通人,对饥饿的敬畏把那个“独战九人”的不羁少年硬生生的拉到了生活中来,而借脚卵和地区冠军之口,阿城又给了王一生不一样的超脱,就在这一高一低之中,人物在读者心中又时远时近,而每次的转笔又拿捏的恰到好处,就像他在乡下的茅房里和俞康宁谈论莫扎特,给了艺术一个可以肆意挥霍的环境。

看阿城的文字,除了惊叹于他对文字的掌控度,更要叹服他的无所不知。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阿城的大脑就是自我创造的一台电脑。

王朔说阿城,“这个人对活着比对写文章重视。”

是否如此,还是自己阅读吧,如果愿意,还可以读一下他的《威尼斯日记》、《闲话闲说》、《常识与通识》,你会知道,他的“冷隽”不仅在小说里,在散文随笔里一样硬硬地存在着。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