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高配版唐晶”邬君梅:留住一个人的,从不是卑微,而是独立和出色

“高配版唐晶”邬君梅:留住一个人的,从不是卑微,而是独立和出色

去评论

 

在《我的前半生》里,邬君梅客串的罗子君上司“吴大娘”,虽然戏份不多,却给很多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剧中的她,雷厉风行、公私分明;人到中年,却依然不停学习充电、业务精干;提携下属,更亦师亦友、不计回报。有人甚至说,比起一味开金手指帮忙的贺涵,她才是罗子君真正的职场导师、人生领路人。


 

而按照邬君梅自己的总结则是:观众之所以喜欢,是因为在这个女人身上,能看到这个时代独立女性的典型特质,那就是——

 

做事果断干脆,说话直接不转弯,看问题、解决问题角度前卫、精准,能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简单的问题不用提,活得自然,三观正常。


多么精准的拿捏!其实回首邬君梅自己的前半生,又何尝不是她所描述的这样呢?


 

从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蜚声国际影坛,到24岁获得“美国独立精神奖”,再到29岁成为奥斯卡终身评委的唯一华人女星,演了无数配角的邬君梅,其实早已是自己的人生主角。

 

她的过人之处在于她始终能站在更高的角度俯瞰自己、俯瞰生活,因而,她更容易把握自己,活出从容。

 

不困于心,不囿于情,不沉沦于过往,邬君梅的世界,从来都自带强大的气场。

 


 

1966年出生的邬君梅,早已过了不惑之年。

 

她的妈妈是上世纪60年代中国最当红的电影明星之一朱曼芳,爸爸是民国显赫一时的“烟草大王”邬挺生后裔。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影响下,她的起步自然不会低。

 

从小就周身散发着文艺细胞,游泳、体操、朗诵和芭蕾舞样样精通的她,16岁那年,遇到王蒙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青春万岁》在全国征招演员,她仅凭一支没有配乐的迪斯科,就顺利拿到了入场券。


 

也是因为这部戏,她在四年后,被意大利著名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相中,出演了改变她一生的电影《末代皇帝》。

 

在这部影片中,她出演溥仪第二个妻子“文绣”,集青涩、妩媚、勇敢于一身,以浓郁的东方美轰动了国际影坛。也因此,她受邀前往美国留学深造,剧组更拿出2000美金作为她的留学支持。



 

有人说她太幸运,含着金汤勺长大,成名之路又顺风顺水,常有贵人相助。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在前往美国游学一年半后,她的钱就用完了。而因为《末代皇帝》走红的身份带给她的无数试戏机会,也并没有让她人生更上一层楼。

 

10次试镜,9次失败。身为亚裔女性,没有背景依靠,不是科班出身,瞬间的光芒稍纵即逝。


 

她本来可以选择回国发展,那时候上影剧团力邀她当签约演员,她本来可以放弃异乡闯荡,在自己安逸的舒服区端起一个人见人羡的金饭碗。

 

然而邬君梅没有。恰恰不是因为要强,而是因为骨子里的随性与洒脱。

 

失败的沮丧是必然,但只要有机会给她一个角色,她就能跟着感觉去演。她反而不像一个精明的上海女人,步步规划,随心所欲的她只不过没有浪费老天爷给她的任何天分、机会,用力的去把事情做好,尽力做到位。

 



从《喜福会》到《枕草子》,从《雪花秘扇》到《枕边书》,她不断在各种配角里成就自己的“千变女邬”,刷新着自己的角色魅力,不亦乐乎。

 

她说,烂戏主角不如好戏的配角。绿叶、红花这种说法,对她来说从不存在。

 

她接戏的标准很简单,就一部电影来说,只要有5场以上的戏,能让她觉得很过瘾,她就会接。即便让她演主角,如果没法过瘾,她也不会去演。


 

她说,一个演员,只要有好的戏,就可以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拍摄。

 

作为艺术人来说,刺激对激发灵感很重要。在这里工作,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有的能够适应,有的则不能,但在整个适应的过程中,会感受到一种新的生命力。不断地去寻找、去适应、去挑战、去征服新环境,才能激发更大的天分。

 


在《蜗居》里,她是那个在郭海藻的公寓中慢慢踱步,手指滑过餐桌,气场就能碾压全场的宋思明的夫人;在《我是女王》中,她瞬间化身那个对爱情执着、纯粹、勇敢追求,最后却以失败告终的Tina。


她三度饰演“宋美龄”。从《宋家王朝》年轻天真的“海归少女”,到《建国大业》步入中年成熟稳重的总统夫人,再到《远去的飞鹰》中历经战乱淡定从容的体面贵妇。



她不断从演员专业的角度去深入探索,与自己对话,发现自己不同的层次。正是因为能不断遇到不同的“人,才能认识这个世界永恒如新的另一面。

 

人生,不也正是在这样的不断奔跑中,接力希望,抛开烦恼的吗?

 

 

导演陈可辛说:“很多明星,生活中也都在演。邬君梅很好,她在生活中就是一个普通人。”

 

曾经在一则访谈中,她被问及这些年的生活重心是什么?她平淡的说:过日子。和奥斯卡一起看戏,打高尔夫,做饭,看电视,遛狗。人家怎么过,我们也怎么过。


 

这个奥斯卡就是大她13岁的老公。从1993年因拍戏相识,到结婚成家,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二十多年,虽然文化氛围大相径庭,却毫不影响他们成为旁人眼中人见人羡的神仙眷侣。

 

一个是导演,一个是演员,他们最好的相处方式是利用自己的优势,放下自己的短板:成为互补的搭档。


 

在邬君梅的心目中,工作永远是第二位的,家庭才是第一位。即使拍戏再忙,她也会抽出时间给家人打电话,不管什么时候家人来电话都会接,哪怕只能说上简短的几句话。

 

而为了保持婚姻的热度,奥斯卡也会选择错开工作时间,尽量在邬君梅拍片的时候,抽空陪伴左右。甚至亲自下厨,为妻子做一顿美味的大餐。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一直践行分开不超过21天法则。


 

最让人感动的,则是她为了努力要孩子,付出过超出常人的痛苦与努力。

 

30岁结婚时,总觉得还有大把时间,于是生小孩的计划一推再推。直到后来想生孩子后,才发现时间紧迫。

 

从37岁到42岁的五年时间里,邬君梅一共做了九次试管婴儿手术,却都没有成功。

 

回忆那段难熬的岁月,她却云淡风轻地笑着说:“丈夫给我打针,针都快弹出来了,他吓死了”。


 

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分离,反而彼此更恩爱有加。不困于执念,让她在经历之后,更看开人生。

 

邬君梅对女人的认知极为细腻深刻。她坦言,有孩子的女人,即使为孩子再忙再累,人生也会如剥洋葱一样,像孔雀开屏般更华美地展开。而没有孩子的她也不会绝望,就算不说“完整” ,至少她也在女人这个身份里,不断地发掘了自我,得到了新生。

 

她说女人在限定的情境下,能把日子过到最好、最顺,才是最大的能力。


 


邬君梅说,她的榜样是梅丽尔·斯特里普,她希望每一个年龄段都有闪光的、别人无法替代的角色,演什么像什么。与其说得到上天的垂青,不如说她用自己的热情、勇敢、意志力,完成了每一个年华,最美的转身。


 

愿这位被美国《人物》杂志评选为“世界最美50人之一”的首位亚洲女星,继续为我们带来好戏,好角。

 

也愿每一个对自我有追求的香蜜,都能拥有让自己过好日子的能力,拥有别人没办法拿走的身价。这才是一生,最大的财富。

 

 



●     听说点赞的人会更美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