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闺蜜爱上同一个男人怎么办,亦舒不是没有告诉我们

闺蜜爱上同一个男人怎么办,亦舒不是没有告诉我们

去评论


 

《我的前半生》实在太火,骂骂咧咧的看完,才觉得被编剧下了套,哈哈哈。

 

她是故意把子君写成没品的阔太太,故意让她蜕变后和唐晶爱上同一个男人——

 

最后,又让唐晶抹干眼泪,告别爱情和友情,活回一个人的奋斗中(这里我是有点心疼她的~);

 

让一对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而是远走他乡,也许相忘于江湖,也许还能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狗血归狗血,但实在太有话题性。


(子君os:我想吃你的点心?

唐晶os:你敢动一个试试?)

啊哈哈哈~

 

每次说起这段三角恋,姐妹们都很激动,有人说子君一开始就不该碰闺蜜的男人,这是原则问题;


有人说爱情来了谁能挡住,再说子君最后守住了底线,拒绝了贺涵……

 

小拉觉得电视剧嘛,就是给咱们紧张工作生活之余消遣的,大家讨论归讨论,不要言辞太过激烈,入戏太深就好。



其实,原著小说中哪有这样的桥段,亦舒很少写两个女人爱上同一个男人的,她们总是互为镜子,各自精彩。原著中的唐晶,就一直对子君隐瞒着自己的恋情。

 

但是话说回来,原著粉们也得承认,如果按照小说那样老老实实的拍下来,恐怕会索然无味,没什么冲突,也没什么好看。

 

影视和小说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很难照搬复制。其实电视剧里让子君和唐晶爱上同一个男人,是“抄”了亦舒另一本小说的电影改编——《流金岁月》。


 

蒋南孙和朱锁锁,两个在金色的太阳雨下相遇,性格不同,年纪相仿的女孩成为一生的亲闺蜜。



南孙↓↓,生在小康之家,吃穿用度全然不愁。


锁锁↓↓身世就可怜一些,没有母亲,父亲为了生计常年跑船,只能寄居在舅母屋檐下。


二人偶遇中日混血男子宋家明,一起在海洋公园开心的玩乐之后,又失去了联系,但是年轻的她们并不在意,总觉得还年轻的很,前路肯定还有更好的。



中学毕业,南孙接着念大学,锁锁只能早早的出来找事做。过早历尽人世艰辛的锁锁,也早早的成熟,懂得利用自己的本钱谋生。


▲南孙仍是学生相,锁锁已在谋生计


一个还在校园里怯怯的成长,傻傻的笑;一个却早就风姿绰约,在社会中如鱼得水。

 

大多数时候,南孙总是羡慕锁锁的成熟和入世,看着她不断的搬进越来越豪华的宅子,看着她在华丽的梳妆镜前稔熟的扑粉搽香水。

 


锁锁打趣南孙:一个女人不搽香水就什么前途也没有啦。”

 

转而又幽幽的半是说给南孙,半是说给自己听:你将来会有事业前途,我呢,只会搽香水。

 

五年后,锁锁决定嫁给一个二世子,她不要嫁给爱情,也没有爱情。南孙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时装设计师,从低做起。



两个没有爱情的人,这才发现:十七岁那年遇见的家明,早已是她们心头的一颗朱砂痣。

 

南孙重遇宋家明,犹如乌云中照进了一缕阳光。但家明却时时追问锁锁的下落。南孙一时自私,骗他锁锁不在香港。

 

南孙父亲炒楼失败,突发心脏病亡故。锁锁大方出手相助,帮蒋家渡过难关。南孙觉得自己不该再自私,让锁锁和家明见面了。



锁锁和家明虽重逢恨晚,但她一诺千金,答应了婚事,不能反悔,家明伤心的回到了日本。

 

又是五年过去。

 

南孙已是香港知名的设计师,锁锁身为贵妇,却不快乐。她飞去日本寻找家明,两人重燃爱火,决意为爱情放弃一切。

 

南孙忘不了家明,只能一个人暗自神伤。



此时,香港经济崩盘,锁锁自己可以为爱舍弃一切钱财,却不能眼见一直不计后果照顾自己的李先生穷途末路。


为了报答李先生,只能再次告别爱情和友情,和陌生男人远走他乡。

 

家明和南孙送锁锁离开,家明不舍,锁锁说:(回去吧),南孙在等着你。


 

这一幕,实在是让人泪崩。

 

音乐响起,画面闪回到十年前,两人白衣素颜的少女时代,南孙和锁锁并肩走下台阶,柔光撒下,岁月流金。



当然,小说中根本没有家明这个拨动少女心弦,又让闺蜜间心生嫌隙的人物。

 

但有一段,写到南孙的阿姨从欧洲回来,曾问过她们:

“你们是真正的朋友吗?”南孙严肃地点点头。

锁锁问:“你呢,阿姨,你可有朋友?”

“从前有,后来就没有了。”

“为什么?”

“人长大之后,世情渐渐复杂。”

“我不明白。”

“譬如说,有一件事,我急于要忘记,老朋友却不识相,处处提起,语带挑衅,久而久之,自然会疏远。”

南孙问:“你为何要忘记?”

锁锁问:“她为何要提起?”

阿姨笑:“又譬如说,本来是一对好朋友,两个人共争一样东西,总有一个人失败,你所得到的,必然是别人失去的,两人便做不成朋友。”

女孩子们不以为然,“可以让一让嘛。”



虽然两部改编影视都是硬生生的塞进了一个男人,但高下立现。


相比《我的前半生》中子君和唐晶的陌路,南孙和锁锁的友情经过流金岁月的洗礼,只有更醇,不见削弱。

 

说到底,《流金岁月》在剧情上纵有再多“篡改”,依旧是精致的。

 

南孙和锁锁,无论是靠才华还是靠色相,她们最爱惜的都是自己的羽毛,生活再不易,也要活得光彩照人。

 

她们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一辈子的亲闺蜜,你知我寂寞,我懂你烦忧,断然不会为了一个男人撕破脸,更不会为了爱情这种缥缈的事伤了和气。

 

重色轻友这种事,开开玩笑便罢了,终归是不光彩,更谈不上体面和周全,她们万万做不来。



喜欢亦舒小说的姐妹们都知道,

 

几十年来,很多导演尝试把她的小说改编成电影电视,尤其是最著名的《喜宝》、《玫瑰的故事》、《胭脂》,但即便有张曼玉、周润发这样的大明星撑场面,都依然不成功。

 

也就是这个电视剧版的《我的前半生》掀起了一阵好坏参半的波澜。

 

什么原因呢,或者还是让影视归影视,小说归小说吧。


(图片和资料源于网络,谢过)


●    听说点赞的人会更美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