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两场大酒

两场大酒

去评论

饭桌上,最怕别人问我的籍贯,皖北人自带的标签中,最醒目的就是“麻雀都能喝三两”,言之意外,就是我总该有着不错的酒量,遗憾的是,我似乎和这个标签一点不沾边。

可是最近,我却喝了两场大酒,一场在重庆,一场在合肥。

不久前去趟重庆,落地的时候已快天明,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没有成片的火锅店,也没有看到一家小面馆——尼玛,我严重怀疑自己到的是一个假重庆。

第二天一早,我才感受到了这个城市的魅力,高耸的高架桥、穿房而过的轻轨还有长江上一座座渡江大桥都给了我不一样的感受,而在我想静静去江边看看夜景的时候,却被朋友拉到了一家火锅店。

那是一家看起来很小爷不怎么不卫生的苍蝇馆,虽然是亥时,食客都换了几波,门口仍有大批排队等候的饕客。等了不短的一段时间,老板娘才在角落帮我们腾出了空桌子,落座后几个姑娘用重庆话大声招呼着老板上酒。

酒一定要冰的,八月的重庆,到了夜晚仍然热的人发慌,而火锅店里大大小小的炉子又给不大的空间提升了不少温度,这种时候才明白为什么重庆人对夜啤酒有种偏执般的热爱。

我在很多地方喝过啤酒,不管在哪,喝的牌子都大差不差,然而在重庆,那些我熟悉的牌子和熟悉的味道都见不到了,占领大小餐馆冰箱的只有“乐堡”和“国宾”,在不熟悉的酒桌上喝着不熟悉的啤酒,这就注定了那晚的我,必然是场悲剧。

说实话,我很喜欢重庆啤酒的口感,味道很淡,配合着凉凉的温度,入口润而爽,在一声声“欢迎你来重庆”的话语中,不知不觉两瓶啤酒下了肚。酒桌上女孩子偏多,重庆女孩火辣的性格在酒桌上也显得淋漓尽致,我一直认为酒桌的活跃度和女孩子的多少有很大的关系,那天,还没上菜,酒已经消灭了一箱。

重庆火锅真的好吃,一碟碟烫菜下到红红的汤锅里,沾上稠稠的香油,入口的的辣味刚要发作就被花椒带来的麻完美地盖住,两种相辅相成的味道在舌尖上演奏了一次完美的二重奏,这时喝上一口冰爽的啤酒,那种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

就在这种飘飘然的感觉中,酒瓶越来越多,我们喝的也越来越快。

相较于西餐厅轻声细语的环境,我更喜欢嘈杂热闹的中餐厅,重庆人把这一点做到了极致,穿西装的上班族和打着赤膊的老汉、衣着时尚的热辣女孩和外表愚木的宅男都围坐在一起玩一种叫“乱劈柴”的游戏,说是游戏其实就是划拳,夸张的手势加上重庆话特有的调调,把划拳变成了一场表演,而输赢的关键要在于你要有一副好嗓子,不管是音量还是音调,一定要有一方面战胜对方,这样才能得到最终的胜利,这可能也是选秀节目中川渝地区多出好手的原因吧。

一顿火锅过后,我们都喝多了,我最后的记忆是一段小插曲。同桌的一个姑娘喝多了,靠着卫生间的门在休息,而突然一个保洁阿姨从卫生间出来,毫无防备的她摔到了阿姨怀里,这一切被同伴的手机相机定格了下来,而第二天这组照片出现在朋友圈的时候,还配上了一段对话:

“阿姨?”

“啥子?”

“肩膀借我靠一下,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吐地上罚款100”

这顿酒让我喜欢上了这个城市,几天后我离开重庆,有个朋友发微信给我道别,他问我对重庆感觉如何,我想了一下,回了他一句“如果可以,我想入赘到重庆”。

回合肥没几天就喝了第二顿酒,和认识很多年的朋友,在一个共同的朋友经营的鸡尾酒吧。

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火了一大堆之前毫无生意的鸡尾酒吧,朋友的店也是受益者。说是我的朋友并不准确,店主是我朋友的朋友,几次同去的经历让我也成了一个眼熟的客人,说来也巧,由于之前去都是自己开车前往,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在他的店里喝酒。

我点的酒叫Must die,在店家提供的排行榜中,是烈度排名第五的鸡尾酒。调酒的过程开始就是一种享受,不同种类的酒按照一定比例兑到调酒壶里,经过酒保优雅的摇晃以后,倒入古典杯中点燃,像港式丝袜奶茶一样在两个杯子里来回倾倒,使整杯酒均匀的加热,最后放入大块的冰块,降低酒液温度的同时,又慢慢稀释了酒精的浓度。当火焰熄灭后,整杯酒呈现一种略微发黑的深红色,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显的神秘又危险。

同去的朋友是常客,轻车熟路的点了一杯吉娃娃,那是一杯外观像柠檬汁的酒,色调偏暖,而这杯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酒,在烈度榜上排名第二,而那天晚上的故事就是从这两杯酒开始的。

男孩子在一起的话题,往往都是以过去的回忆、最近的趣事以及未来的规划开始,几口酒下肚以后,话头都会来到往日的感情经历。那天也是,借着酒劲,那些憋在我心里很久的话,那些我不愿提起的事,在这个老友面前,没有遗憾没有怨恨甚至没有伤心,用一种我自己都没想到的平静的口吻说了出来。而这种话题的故事,往往都是有来有回,就在一来一回中,听着那些曾经只知大概的故事,我们都第一次真正的了解了身边的兄弟。

“其实和她分开的这些年,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渣男”

“其实我当时去夜场工作,不是为了玩,是为了挣钱”

“其实你和我一样,表里不一,心底还是有她的吧”

“其实,我还很想她…”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往常男生说这种话出来,都会被扣上“矫情”的帽子,可是我心里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有些事不可能随着时间消逝,就像被砍倒的大树,不可能继续生长,但死去的树根还藏在地下,永远的留在那里,证明着它曾经为了生长努力过,也静静的待在那里让思家的候鸟在熟悉的地方有个休憩的落脚点。

临近午夜,店里没了什么客人,吧台熟识的酒保也斜靠在吧台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我们的故事,当故事说完,他送给我们一人一杯96°的spirytus,轻轻的说了一句“喝了这杯酒,回家睡觉吧”,相对无言,一饮而尽。

回家的路上我收到了朋友的短信,很短,就是一句简单的“注意安全,下次回来再聚”。靠着车窗,吹着夏夜的风,看着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城市,那一刻我感觉,我他妈爱死合肥这个城市了。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