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为什么我们的女演员市场只剩下“悍妇”和“弱女”

为什么我们的女演员市场只剩下“悍妇”和“弱女”

去评论

桃红梨白:媒体人、专栏作家葛怡然和好友们的分享平台。公众号:geyiran666。


文丨 连城    图丨来源于网络

转载自公号丨吃土少女风格纪chitushaonvfgj



吴京凭借《战狼2》横扫26亿票房的时候,小鲜肉扎堆的《建党伟业》刚刚拿下3亿多票房,小鲜肉+小美女模式的视觉系大片首映当日也拿下了1.7亿的票房。

 

小鲜肉和“硬汉”之间的较量又打响了。



不过,在中国男演员市场上,中国观众还是很幸运的。

 

除了小鲜肉们,我们还有吴京,有硬汉气质爆棚的胡军,有如今走杰克苏路线的“老干部”靳东,还有气质型男段奕宏、张涵予……



在满眼小鲜肉的当下,男演员市场类型并不单一。

 

女演员市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在女演员的行列中,目之所及的小花,无一例外是柔弱、可爱、毫无攻击性、缺乏独立性的傻白甜,很难找到一个妩媚到极致的女演员。



什么是“妩媚到极致的女演员”?回忆一下90年代的影视剧市场:

 

从琼瑶言情起家的林青霞,在徐克的镜头下,英气十足。



邱淑贞,一身红衣,嘴叼扑克,此时的她不是男人的猎物,男人才是她的猎物。



王祖贤,《倩女幽魂》中鬼魅般的影子,哪个男人是她的对手啊?



顺便也来看一看刘亦菲版的《倩女幽魂》,怎么看都像是个贞洁烈妇。



巩俐在《大红灯笼高高挂》中演小妾就透着一股不甘,到《天龙八部之天山童姥》中与林青霞双生花般的情谊,真是绝唱。



这年头,再也找不到如她们这般美艳无敌的组合,让所有男人都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了。

 

以及梅艳芳的烟视媚行,倾倒众生。



刘晓庆,这个女人堪称传奇。

 

只可惜到了现在,也没有了她能演的女主角,只能去扮嫩,让男演员叫她“傻丫头”。



这些美女,无一例外都十分大气,浑身上下充满着女性魅力。

 

她们有着一种不甘于束缚的性子。她们爱金钱,也爱爱情。她们陷于男人的美梦中,也让男人陷入他们的温柔乡。

 

她们的信条可以是:我最喜欢你,你不喜欢我,我就喜欢钱;你要是喜欢我,你就是我的命。这是电视剧《红色》中女二的台词,颇有亦舒的风范。



在亦舒笔下,最符合这个标准的,大概属周天娜。

 

这个日美混血儿,15岁起当模特,之后在巴黎成为顶级名模,在罹患艾滋之后,成为第一个公布患艾滋的著名女性,死时才41岁。

 

她从不掩饰自己,活得轰轰烈烈。



她名动世界的一生,与周英华的婚姻反而并不那么重要了。就如亦舒所言:结婚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人人可以结婚,简单得很。

 

所以周天娜的成功从来不是因为周英华,而是因为她自己。

 

周天娜有多美?亦舒见到她的第一眼是惊艳:“数年前在半岛大堂见到周天娜,惊艳到下巴要跌下来,灵魂好不容易归窍,拍拍胸口说‘幸亏咱们有林青霞’。”



她们的美是具有主动性的。

 

她们自己从来不是猎物等着男人征服,而是如美丽的猎豹,发现合适的猎物,随时发动攻击。

 

在90年代的影视市场上,在浮沉随浪的年代中,她们从来不掩藏自己的美艳,留下了许多精彩的角色。



然而,时间进入21世纪的头20年,这类女性却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群“小女人”,如果有更合适的词语,那就是——扬州瘦马。

 

【科普时间】扬州瘦马:明清时期的一项暴利产业。把贫苦家庭中面貌姣好的女孩买回后调习,教她们歌舞、琴棋书画,长成后卖与富人作妾或入秦楼楚馆,以此从中牟利。因贫女多瘦弱,“瘦马”之名由此而来。瘦马意为可以对女性任意驾驭和控制,如同役使凌虐弱小的马匹一般。

 

《绣春刀2》中杨幂所扮演的角色,正是一名扬州瘦马。



现在活跃于电视剧市场的女演员们,清一色演的是“扬州瘦马”型的角色。

 

她们瘦:身材瘦小,恨不得皮包骨,因为怕上镜不好看,看上去都很年轻。(所扮演角色很少有超过25岁)

 

她们弱,角色往往缺乏必须的生存能力。



她们寄生于男主角男配角们身上,随时随地被男主男配们拯救,男主男配们不明所以地爱她爱得死去活来,为了她争来夺去:

 

武则天不是自己想当女皇,而是被坏人步步紧逼坐到了女皇的位子。



白娉婷号称女诸葛,谁得到她谁就得到天下。



赵默笙在美国生活了七年,却连基本的英语口语会话都不会——没关系,她有万能男主角爱她到死啊!

 

这些女主角们在镜头前楚楚可怜,生存能力堪忧,激发着男性观众的驾驭力和保护欲,也让女性观众们得到了自我麻醉的素材。

 

来一个巩俐那样的,估计男性观众欣赏不来,也驾驭不了。



大多数女性也感受不到她身上的魅力。觉得她太过魁梧,不够“小鸟依人”,无法理解这种气势磅礴的美。

 

经济能力独立的时代女性越来越多,然而对女性的审美,大多数人却还停留在“瘦马”阶段。



不仅男性期望得到这样的女性,经济独立的时代女性内心其实也十分矛盾——

 

她们渴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又渴望有一个琼瑶小说中那样的十全十美的男主角来拯救她们。

 

但那是不可能发生的。



在这种思潮的涌动下,我们越来越看不到巩俐林青霞这样的“大女人”,活跃在电视上的,是一群群“小女生”,以及“贤妻良母”。

 

即使有些女星想走“国民老公”的路线,但走着走着,却成了四不像。



即使当下出现了许多大女主电视剧,但是在这女尊主流下,最终的结果是又回归到了“玛丽苏”。

 

《楚乔传》中女主角楚乔忍辱负重,但到最终人设终成了玛丽苏,成功全靠男人的帮助,还是没有脱离枷锁。



之前因为《小丈夫》而红了一把的“小姐姐”俞飞鸿在一段时间内成了社会的大龄未婚女性典范。

 

片中她不再依附于男性和婚姻,而是掌控自己的命运。生活中她美丽端庄,化个浓妆称得上明艳照人。



在《小李飞刀》中出演惊鸿仙子,美艳动人,把李寻欢玩得团团转。



这就是“大女人”。

 

现实中的俞飞鸿不强求结婚。她甚至对自己的美都毫无在意,只在乎生活是否快乐。

 

她38岁买下小说版权,自己担任主演、导演、编剧、制作,拍摄了一部《爱有来生》。这部电影豆瓣评分7.5。

 

她说“我对生活不抱幻想”,她喜欢自己苍白的人生。



这个对自己的人生有着掌控权的姑娘,为什么要走进婚姻的牢笼,靠婚姻来实现圆满呢?

 

然而,到了2017年的《悟空传》中,我们发现,这个美丽的女性不仅成了倪妮的妈,而且还成了无情的代名词。

 

在这一刻,性别从这个美丽的女人身上消失了。她成了邪恶的代名词。



所以,残酷的是,一个美丽的大龄女演员,如果还想继续演女主角,她必须得去微整形,将自己保持在25岁的年纪。

 

因为,女性大龄了还单身,姿态就已经够触目了,更别提什么经济独立了。

 

经济独立的女老板杨幂,坐拥无数大红星,到了影视剧中,也只能演“扬州瘦马”,成为男人的附庸,完全没有她现实中女老板的霸气。



更多的情况是,女性衰老本来极其自然,现在却被妖魔化了。一旦衰老,以前的刁蛮任性可爱现在成了“悍妇”,美丽如俞飞鸿,也成了“老妖婆”。

 

外间对女性们任何衰老的可能,都显得忍耐度有限,甚至一过三十就被刻画得面目可憎。

 

当然,古代时“悍妇”的出现,是因为女性的不独立,而现在的“悍妇”则清一色是婆婆。即使当年美艳如潘虹,在今天也只能扮演恶婆婆,专门欺负貌美如花的小媳妇。



在有限的经济独立之下,是无形的社会压力。“女人一过三十就是豆腐渣”的理论,居然颇有市场。

 

一个刚大学毕业、25岁不到的女生,就被母亲拉着到处相亲,仿佛一过25岁就变成了过期物品。

 

在去年特别火爆的女性电视剧《欢乐颂》中,经济独立的樊胜美成了父母和哥哥的吸血泵,如果她不救济父母,会被亲戚认为是十恶不赦的“不孝女”。



捉襟见肘的她,最大梦想是嫁个有钱的男人,缓解来自原生家庭的压力。

 

波伏娃曾对经济独立说过这样的话:

 

“女性实现自我获得解放的先决条件,是经济上的独立和自由。女性的解放首先要完成女人经济地位的演变。如果没有实现经济的自由,那么,女性获得的不过是抽象、空洞的自由。”

 

一个女人真正的安身立命之本是什么?从来不是爱情,也不是什么婚姻,而是能让自己经济独立的工作。



一个人各种关于依靠他人的借口都不值得同情,越是没有人爱,越要爱自己。

 

师太说的话,已经过去几十年,还是有几分道理。



-END-

据说,点赞能让你变得更美哟~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