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丸子头女孩

丸子头女孩

去评论

健身了一周,我发现,已经对扎丸子头的女孩子毫无抵抗力。

第一次发现自己特别钟意女孩子扎丸子头,是来自网上一个不知真假的段子。据说有个城市举办某大型活动,严格的工作人员在检查时,连女孩头上的“丸子”都要捏一下,以防夹带违禁物品,而在这之后,某个被我定为“理想型”的女明星也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丸子头造型的照片,一来二去,女孩的丸子头就成了我特别的偏好。所以当我第一次在健身房看到那个扎着丸子头喜欢穿蓝衣服的女孩时,我对俊杰说,我好像“初恋了”。

俊杰是小我一岁的一个学弟,肚子上有八块像搓衣板一样的腹肌,嘴里永远操着一口道地的“川普”,之前据说在重庆的健身房做过兼职教练。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用一顿酒强行让他做了我的私教。

虽然是学弟,带我健身一点也不客气,每天两个小时的锻炼,都让我累到怀疑人生。健身的人都知道,在大负荷的运动过后,总要适当拉伸一下身上的肌肉,不然第二天乳酸一堆积,身上的酸爽能让人生活不能自理。那天,我们在健美操后面房拉伸时,女孩正在上瑜伽课,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她,因为我在她身上看到了另一个女孩的影子。

男生的衣服永远不如女生鲜艳,即使是在健身房里,爱美的女生也不甘穿着传统运动服黑、白、灰色调的衣服,那个女孩也一样,天蓝色的短袖衫加上黑色运动短裤,所以回想起来,我也分不清第一次注意到她,是因为她把长发盘成一个小巧的丸子,还是因为她那色调显眼的衣着。

这些都不重要,总之很快,每次去健身,我都会有意无意的去寻找她蓝色的衣服,单调枯燥的运动仿佛也有了不一样的乐趣。

不过我和俊杰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我们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她的正脸,每次看到的都是背景,偶尔几次她面对我们,中间也肯定会隔着一根柱子、几台器械,要不就是哪个正在锻炼的体型魁梧的肌肉男。她的长相似乎成了谜,而我对她的感觉就像是戴望舒心里那个打着油纸伞的姑娘,朦朦胧胧、飘忽不定。

时间久了,她的正脸在我心中就成了谜,我刻意没有主动去解开,一切随缘,在无意中的解谜,也许才是我最想要的结局。所以,每天下午,我和俊杰都会在那个时间点准时出现在健身房,期待着会有“惊喜”。也多亏有这个盼头,帮我渡过了健身前期最难坚持下来的一段时间,即使身上酸痛难耐,可还是每天风雨无阻。

俊杰对我这种想法不屑一顾,他觉得我这就是“文青”的通病——矫情,单凭一个背影就能对某个女孩产生莫名的情愫?怕是运动强度不够大,才有精力让心中不安定的雄性激素作祟,如果真的喜欢就去认识人家啊,干嘛折磨自己?我骂了他一句“瓜皮”,很认真的告诉他,你就是一个“牲口”。

我想过很多解开这个谜的情境,但没想到会是在一种最尴尬的情境解开。

那天我们着重锻炼的身体部位是腿,俊杰似乎特别兴奋,我们的运动强度格外大,整整一个半小时才摆脱了他的魔爪。运动结束时,我两条腿颤抖到近乎无法正常走路,好在这个“牲口”良心发现,担心我第二天下不了床,主动提出带我去健美操房按摩一下。事后回想,这仿佛也是他早就计划好的阴谋。

健美操房那天仍然有瑜伽课,那个女孩在人群的最后面,背对着我们认真的跟着老师做着动作。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所有瑜伽课老师的口头禅都是“放松”二字,我趴在地上,俊杰给我做按摩时,我也随着瑜伽老师的口令不断放松,慢慢的似乎恍了神,当俊杰提醒我捂住嘴的时候,大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随即一阵难忍的酸痛就从大腿上传来,然后一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呻吟”声就从我嘴里传了出来。

很不巧,这丢人的声音传入了那个女孩的耳中。带着诧异的表情,她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正是这一回头,我第一次清楚的看到了她的相貌,紧接着就失望的闭上了眼睛……

回宿舍的路上,俊杰问我好看的女孩那么多,为什么我就喜欢那一种感觉的女孩,我点上一根烟,跟他说了一段略带王家卫风格的话,他也点了一根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我和他说的那段话就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山,其实翻过这座山并不难,难的是翻过山丘后,是否还能看到比山这边更美的景色,而我天生好奇心淡薄,不爱冒险。”



135编辑器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