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掀起你的盖头来

掀起你的盖头来

去评论

旅居加拿大的徐华,是我多年的朋友,常言道的每一篇文章,她都会认真阅读,而且给予了极大的鼓励和鞭策。

终于,原本就喜欢舞文弄墨的她,没忍住,就写了这篇风趣幽默的文章,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国人视角,打量加拿大的医院。


移民到加拿大后,老移民的谆谆教诲中,最难忘的就是两点:一,驾照难考;二,医院难进。

驾照难考倒是好事,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国内移民,很多人都是通过非正规途径拿到驾照,也养成了一些不良驾驶习惯。如今在加拿大再一次通过正规的交规考试和路考,拿到驾照,是对我们生命的一种保护,当然也包括其他人的生命。

考驾照时,认真学习各项规章制度之余,时时刻刻观察路边的各种交通指示牌,如认亲戚一般殷勤和互动,甚至不惜奉献出商场职业经验,在那个据说最难说话的伟岸女考官拿着表格命令我上车瞬间,满脸堆笑,主动开车门并静等她上车,做足了礼貌工作。谢天谢地,交规和路考都一次性通过。

医院难进。那咱就照顾好自己,争取不进,谁愿意和医院打交道呢。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9月9日,上午还发了条久违的微信,“人生最惬意的一刻就是晨醒,转身闭眼继续好梦”,这是一条明显带有得瑟成分的微信。哪知,下午就被无常啪啪的打脸,一直打到多伦多的mount sinai 医院急诊室。

得解释一下,加拿大所谓医院难进说的就是急诊。简单地说,加拿大的急诊只要你不危及到生命,不管你自我感觉哪里不舒服,哪怕疼到即将去奔赴天堂,还是血流不止,常规流程必须走完。要交身份证件,排队等待呼唤,登记,再等待,再呼唤填写进一步表格,再等待,再呼唤,才能占个就诊床位。之后,又是等待护士前来查看,做准备工作,再等待护士来安排所需要的机器诊断,回床位再等待,医生过来查看并做出诊断。再等待,医生过来处理,护士跟在旁边。再等待,医生处理完毕。再等待,护士过来包扎。然后走人。这个流程还仅仅是我经历的的外伤治疗流程,如果是内脏啥疼痛,可能更复杂一些。如此五番八次的等待和再等待的基本流程,至少需要四到五个小时,在这个时间里,疼,痛,难受,无论发生了什么,只能自己默默地扛着。而且,每一次的登记都是重复着个人信息内容,每个负责登记的人同样的反反复复的问,完全无视他们面前的电脑上已经输入了患者的详细资料。

那天,和女友逛街,得意忘形的说着一个共同朋友正在交往的男友坏话,一边手忙脚乱的按照女友命令推开一家时装店的厚厚的玻璃门。就在我回头伸手的一秒钟内,突然一阵巨痛从脚下窜到头顶,低头一看,好家伙,左脚大拇趾整个被那厚厚玻璃门尖削起,如五步蛇的嘴巴一般,张着猩红大口,一片殷红汩汩而出。

出于本能,我蹲下身子,伸手把那整张掀开的拇指指甲盖迅速合上,并用力按按。女友一分钟的迟钝之后,就要找店铺讨要说法。我说,不怪店铺,怪我自己不小心,也许是说人家坏话的报应。女友于是回过神来,抄起电话把不远处开画廊的另外一个女友叫来,此刻,我不敢看自己的脚,通过她们二位龇牙咧嘴的样子和我自己身体疼痛感,我晓得此伤不轻。

于是打一辆出租车,前往难进也得进的医院。

这件事发生在多伦多市中心我新家楼下的街口,时间是下午两点多,等脚趾包扎完毕一切尘埃落定,已经是傍晚的七点,因为是市中心,所以从事故地点到医院只用了十分钟不到的车程时间。其余都是在医院候诊室一次次的走流程。

值得安慰的是,在医治过程中,因为我的医疗卡是温哥华所属的BC省,而多伦多属于安省,登记台查不到我卡号相关信息,也没有谁会整天把医疗卡随身携带。所以得知我要自己付款,然后回温哥华再通过BC医药局申请把款要回来,那时的我如同一头任由宰割的羔羊,医院说啥都是“OK”,只求快些走完流程让我赶紧受到治疗,太疼了。

尽管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办法止痛,伤口倒是处理的非常完美,医生用了那啥医药胶水居然把我的趾甲盖粘上了,这一招让我顿时有了增长见识的自豪感。

那个护士还给了陪同我的女友一大堆药棉和瓶瓶罐罐,我想起来,貌似还没有付款呢。女友说应该不用交,我说不好吧,你去问问,免得留下不良信用记录。谁知问了回来告诉我“没事,走人”。

所以,难怪加拿大医院难进,因为,这是免费的午餐。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