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颜值界,从来没停止过逐鹿中原

颜值界,从来没停止过逐鹿中原

去评论

鹿晗宣布和关晓彤恋情的微博瞬间引爆娱乐圈的围观者,我也惊奇,我惊奇的不是他和关晓彤的恋情,正常男女,没有恋情反而不正常,我惊奇的是,我一个60后,竟然知道这块90后的小鲜肉,甚至,我还能列举出一大串被誉为花样美男的所谓明星——我究竟是该庆幸心态未老,还是为自己的心智不成熟感到沮丧?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在读《芳华》,很有些失望,这肯定不是严歌苓最好的小说。很显然,严歌苓在这部小说中尝试一种新的叙述方式,但在承认严歌苓依旧是个讲故事好手的同时,不得不说,她以第一人称角度屡屡对故事的介入,尤其是太多评论的“注水”,既表明了对读者的不信任和自己叙述的不自信,也让情节的发展出现太多的梗阻。读着不爽。

但严歌苓在讲到病入膏肓的刘峰时说,刘峰的牙齿已经松动,一个人的牙齿是生活质量的表现。对此,我是完全同意的,而且可以再延伸一步:一个人的牙齿和TA的容貌大致是成正比的,牙齿整齐洁白的人,大体不会丑到哪去;相反,牙齿参差且发黄,即使五官整齐舒朗,面容也会大打折扣。古人形容男人美貌的时候,无一例外都要用“唇红齿白”这个词,足以看出牙齿所占的比重。

之所以注意到这一点,是因为身处拼颜值的年代。当下几乎所有的真人秀节目,女主个个美若天仙自不必说,男主也一个比一个“唇红齿白”,一个赛一个身材修长,放眼望去,满屏花样美男。作为一个年纪衰老、皮肤黝黑、牙齿断档且有烟渍的男人,看这样的节目,扎心。

反过来一想,哪个时代不是颜值至上?中国民间著名的门神钟馗,兼职打鬼驱邪,据传就是唐代一个才高八斗的文人,因为相貌丑陋而被拒绝录取,羞愤之下,撞死在宫殿的台阶上。所以,画上的钟馗无一例外都带着愤愤不平的怨气。这是沈括《梦溪笔谈》当中的记载,宋人而记唐事,本就可信度不高,何况《梦溪笔谈》只是一部笔记,记载的大都是口耳相传的故事,不足采信。

但可以肯定的地说,科举制度下,殿试中能够名列三元的,文章写的好之外,还要看两个硬件:毛笔字不能差,长相不能寒碜。

刘义庆是南朝人,他辑录的《世说新语》记载的大都是魏晋时期的人和事,生活年代相隔不远,虽然也有口耳相传的讹误,但总体上说,所录大体属实。其中,专门单列一辑“容止”,记载的就是魏晋名士的相貌风范,可见,相貌在那个年代占有多高的位置。

魏晋时期,最有名的美男子,肯定要算是潘安,又名潘岳,小名檀奴,事实上,潘安的乳名在民间名头更响,但看这两个字,就让人遐想无限,唐代一首无名氏的《菩萨蛮》写到,“含笑问檀郎,花强妾貌强”,看看,一个女子要想证明自己的美貌,都必须要檀郎衬托一下,更不要说男人了,后世的男人再怎么长,都无法超越潘安这座高峰,“貌比潘安”,也就意味着,能接近原版已经算是帅到极致了。

潘安到底有多美?《世说新语》记载,潘安喜欢乘牛车到洛阳郊外游猎,他一露面,京城万人空巷,成千上万的女粉丝跟在车后面,一边跑一边高喊“檀奴”,还不停地向牛车上投掷鲜花和水果,成语“掷果盈车”就是这么来的。我的疑问是:如果缺钱,潘安是不是应该开一家鲜花店、一家水果店?无本生意呀。

有人看着不服气。谁?左思。说起来左思的文采应该高于潘安,他的《三都赋》一问世,立刻“洛阳纸贵”,完全可以算得上畅销书作家。看到潘岳如此受到追捧,也想如法炮制,试试自己的魅力。可是,左思同学长得实在对不起观众,在街上走了一遭,“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挺狼狈的,不但没有人给他鲜花送水果,反而弄了一身唾沫回来,也算斯文扫地了吧。

由此可知,男色和女色,在任何时候都是人们愿意欣赏的美景。所以,只要俊男美女出现,立刻就会引发骚动和围观。

竟然还有人被“看死”!

卫玠漂亮到什么程度,据说文字无法描绘,只能称之为“玉人”。他还没到京城定居的时候,帝都市民就知道他是个美男子。他刚一到京城,“冠者如堵墙”,围观他的人像墙一样水泄不通,还不得不一次次出来向等候在府邸外的粉丝打招呼,结果,“体不堪劳,遂成病而死”,这就是成语“看杀卫玠”的出处。

估计,卫玠虽然貌美如花,但身材应该极其羸弱,大体和今天的韩版美少年有一拼。因为,同样在《世说新语》中记载,丞相王导第一次见到卫玠就说,“若不堪罗绮”,体弱得连衣服都撑不起来,不是肾虚,就是脾虚。

为何魏晋时期盛产胜似女人的美男?一方面,是因为那时人们注重养生,流行服食五石散,而这种药吃下去后,人的身体会发热,皮肤变得晶莹剔透,一白遮百丑,放眼望去,宽袍长袖的,个个仙风道骨,面如傅粉;其次,魏晋时期是人“自我觉醒”的开始,人们开始关注和开掘自身的审美,所以,美女和美男才成为两条不分伯仲的平行线。

这样的大背景下,名士是这样,皇族也是如此。曹丕的儿子,魏明帝曹睿本身就是个美男,风姿挺拔,眉目俊朗,一头乌黑的长发一直垂到地上,这是遗传基因的效果,他的母亲是甄皇后,也就是让曹植魂牵梦萦的“洛神”原型,有这也一个美娘,曹睿对自己的长相还是比较自信的。

自信的人,另一面往往就是怀疑别人。所以,当曹睿看到当时的玄谈名士何晏“肤如凝脂,面若桃花”,而且打扮得花枝招展,仪态万千,第一反应是“这孙子一定擦了厚厚的粉。”

为了证明自己的推测,大热天,曹睿赏赐给何晏一碗热汤饼,而且命令他当场吃下。何同学吃得大汗淋漓,不停地用衣服擦汗,这一下,轮到曹睿傻眼了:衣袖不仅没有擦掉何晏脸上的“粉”,反而“色转皎然”,也就是白里透红,更显美男风范。

就是我们熟知的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也是当时著名的美男子。嵇康放荡不羁,一个文人,却喜欢打铁,家门口支起炉子吭哧吭哧打铁,忽然停下来,从衣服里摸出一只虱子,看一眼,放到嘴里,咯嘣咬一下。或者,干脆把上衣脱光,露出一身雪白如练的肌肉,抡起大锤打铁。即便如此,风范“萧萧肃肃,爽朗清举”,连后来被他绝交的山涛都不得不承认,“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后来,有人见到嵇康的儿子嵇绍,为嵇绍“鹤立鸡群”的气度所折服,有人不屑一顾:“那是因为你没看到他父亲。”

任何时候,男色女色都和美食一样,是生活当中不可缺少的营养品和调味剂,没有了美色,世界将会黯淡失色。尤其是今天,视频传播无处不在,人们总是愿意给好看的主播打赏,对于面目丑陋的主播,依然会扔砖头。

但是,对于男人而言,长相是先天和父母的赐予,由不得自己选择,所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如果长得好看又有趣,这样的人自然是国民老公。但如果只有一副好皮囊,灵魂却污浊不堪,皮囊里处处藏着见不得人的小,也是辜负了上天的一片美意。相反,哪怕丑陋如左思,如果具有有趣的灵魂,也不会遭到别人的白眼。左思最大的问题是,本该躲在家里做你的畅销书写手,赢得如日中天的名声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感,偏偏要学潘岳,以己之短搏人之长,岂能不落得个狼狈的下场?

鹿晗凭如花的长相,往街头的邮筒边上一站,邮筒都能成为网红,这是颜值的力量。同样,长相寒碜如许知远,凭着他在公共领域的发声,同样赢得粉丝无数,这是内在的魅力。

这方面,比较明智的,还得数曹操。

接见匈奴使臣的时候,曹操自以为形象丑陋,不足以雄震远国,就让长得漂亮的崔琰冒充他,自己握刀站立在旁边。接见结束后,曹操派人问匈奴使臣对魏王的评价,使臣回答说,“魏王声望高扬,非同凡响,可是站在床边握刀的那个,才是真正的英雄。”曹操一听,赶紧派人把这个无辜的、敢说真话的使臣杀掉。

这个故事说明两点:第一,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千万别把别人当成傻子;第二,男人主要看气质,而气质是由里到外的自然流露,掩饰是掩饰不住的,装也是装不出来的。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