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周莹是不是商界的林徽因

周莹是不是商界的林徽因

去评论

周莹为什么能成为陕西女首富?因为她背后的男人太多了:正房吴聘,小二沈星移,小三王士钧,小四赵白石,小五图尔丹,五个男人围着她。没有沈星移和赵白石,周莹早就翘辫子了,没有王士钧和图尔丹,她的生意又不能发达。

重点来了——

你为什么没变成女富豪?

答:除了正房老公以外,你还缺四个男人坐镇……”


这是网上关于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一个段子。段子归段子,《那年花开月正圆》却是我近年来追的第一部国产电视剧,主要是要看孙俪,陈晓,刘佩琦飙的演技。更重要的,周莹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尽管关于她的资料不多,大都是民间传说,但能够突破实有其人的束缚,螺蛳壳里做道场,改编得如此有戏,跌宕起伏,实属难得。而孙俪扮演的周莹,把貌似没心没肺、无拘无束的万种风情,挥洒得淋漓尽致,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几个男人之间,在不露声色的打情骂俏中就把几个男人撩得五迷三道,纷纷效力裙下,横跨政界(赵白石),商界(图尔丹),混混界(沈星移),忠粉界(王世均),可谓黑白两道通吃,所以才能白手起家,后又两度东山再起。


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必定有几个迷了心窍的男人。

我在微信朋友圈里转这个段子的时候,有人在下面神回复说,“如果那时有微信,单身的周莹会有更大发挥空间:回复含蓄打情,私聊公然骂俏,谈笑间迷人无数,手指起落间日进斗金。作为慈禧的干女儿,会不会把大清帝国搅得风起云涌?”


这当然是玩笑。另一个不像玩笑的回复是:“周莹就是商界的林徽因。”


那么,周莹真的是商界的林徽因吗?


我的答案是:是,又不是。


说她是,是因为他们两个人身边的确都围绕着几个出色的男人,虽然不能说是男人的光照亮了她们,至少,几个成功男人为她们增色了不少。


先说林徽因。


16岁随父亲林长民游历欧洲时,林徽因结识了当时正在英国游学的徐志摩。情窦初开的她被徐志摩渊博的知识、风雅的谈吐、英俊的外貌和浪漫的诗人气质所吸引。其时徐志摩已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林徽因的聪慧就在于,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诗人的气质固然能打动少女的芳心,可以爱,但不能成为婚姻。所以,她选择了离开,尽管后来徐志摩决绝地抛弃了妻子张幼仪,林徽因依然不为所动。相爱的人之间,有时候做朋友,反而会让爱的火花燃烧久一点。徐志摩当然也是聪明人,他写给林徽因的那首《偶然》诗:“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芒。”这是徐志摩对林徽因感情的最好自白,一见倾心而又理智地各走各的方向,这就是世俗所难理解的一种纯情。


林徽因、泰戈尔、徐志摩

看1924年泰戈尔来华时的照片,陪伴他身边的徐志摩和林徽因,真是一对十分般配的妙人儿。遗憾的是,你看起来的般配,可能只是一种假象,高跟鞋自然是般配于美女的,可是,只有美女自己知道她对高跟鞋是如何的又爱又恨。


林徽因选择梁思成作为自己的伴侣,怎么看都是再合适不过的:两家门当户对,都有一个名望如日中天的父亲,都对建筑事业情有独钟。林徽因当然知道,诗人是用来恋爱的,理工男是用来过日子的,何况,和略具诗人疯癫的徐志摩比较起来,梁思成更具绅士风度。


可以肯定地说,即便在成为梁林氏之后,林徽因心里还是有徐志摩一席之地的。从徐志摩的《爱眉小札》里时时可以看到他见到林徽因时的欣喜,以及林徽因对他的善意。徐志摩空难去世后,林徽因请梁思成去了济南,从飞机出事地点拾了一块残片,直到去世她都把它挂在卧室的墙上。这是她对徐志摩的真挚的情感表达,也是她胸怀坦荡的表现。


林徽因和梁思成

其实,这中间心胸最博大的,应该是梁思成。卧室的墙上挂着妻子思念前男友的残骸,不但不详,而且日日看见,终归不爽,多少有些残忍,换了别的男人,估计大多做不到。


梁思成心胸的博大还表现在对金岳霖的态度上。


任教清华时,林徽因、梁思成夫妇家里几乎每周都有沙龙聚会,著名的哲学家金岳霖始终是沙龙常客。他们文化背景相同,志趣相投,交情也深,长期以来,一直是毗邻而居。金岳霖对林徽因人品才华赞羡至极,十分呵护;林徽因对他亦十分钦佩敬爱,他们之间的心灵沟通可谓非同一般。甚至梁思成林徽因吵架,也是找理性冷静的金岳霖仲裁。


“可能是在1932年,我从宝坻调查回来,徽因见到我时哭丧着脸说,她苦恼极了,因为她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怎么办才好……我想了一夜,我问自己,林徽因到底和我生活幸福,还是和老金一起幸福?我把自己、老金、徽因三个人反复方在天平上衡量……过几天徽因告诉我说:她把我的话告诉了老金。老金的回答是:‘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当退出。’从那次谈话以后,我再没有和徽因谈过这件事。”


这是梁思成第二任妻子林洙《梁思成》中的记述,是否有注水的成分不得而知,但梁林结婚刚刚四年,就有了金岳霖这样的插曲,多少说明林徽因骨子里还是喜欢浪漫情怀的人,而金岳霖不但浪漫,而且始终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但金岳霖自始至终都以最高的理智驾驭自己的感情,爱了林徽因一生。林徽因去世年,金岳霖在北京饭店请客,老朋友们都纳闷他为什么请客。金岳霖站起来说: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


金岳霖、梁思成、林徽因

也就是说,一直到1955年去世,林徽因始终被三个男人的爱包围着,而且处理的分寸还不错,有情愫,有距离。而伟大的梁思成在其中居功至伟,如果不是相信自己的妻子,就是相信自己的朋友,的确,他看对了人,而无论是徐志摩,还是金岳霖,都对得起梁思成的一份信任。但对梁思成,无论如何,都需要一颗坚强的心脏和博大的胸怀作为支撑。


再说周莹,历史上的周莹出身书香门第,电视剧中把她改编成江湖人士周老四的养女,但在周老四临死时,还是吐露了她是那个大户人家走失的孩子,既回归史实,又让周莹沾染了江湖气而更富戏剧性。


吴聘对于周莹来说,所起的作用无非三个:第一,把她娶进吴家,为日后的施展身手提供了偌大的舞台;第二,让她成为少妇,便于以后在商海中打拼抛头露面;第三,把她变成寡妇。没有了丈夫,无论她和哪个男人过从甚密,都不会背负骂名。就像今天,怎样在微信上和异性撩,只要自己的另一半不是那个人的微信好友,就没有任何风险。


周莹俘获官员赵白石的心,用的是江湖上流行的不按套路出牌,看似没心没肺,其实步步心机,她对赵白石的顶撞,抢白,犀利而又恰到好处,收放自如,一个饱读四书五经的官员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何况,这个敢于叫板他的女子还很漂亮,这就有点麻烦了。任何一个官员,对于桀骜不驯却又时时流露一份风情的女下属,都会动那么一点点心,至少不会真怒。所以,他才会在周莹被土匪绑架时冒死搭救,在陕西机器织布局被打砸时强硬出手。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赵白石是周莹的“保护伞”,其实这是赵白石无意之中服从了内心的驱使。某种意义上,吴家做盐商时靠的是官府,周莹在重振吴家时靠的依然是官府,那个年代,成功的商人,无一不是如此。


山西巡抚赵白石

对付沈星移这个浪子,周莹呈现的是女汉子的一面。你沈星移不是小混混嘛,我就让你看到我小太妹的一面,江湖上讲究的就是惺惺相惜。所以,周莹每踢沈星移一脚,沈星移就动情一分。不妨说,正是周莹几乎毫不掩饰的、恶作剧一般的言谈举止,在沈星移眼里都变成了打情骂俏,让沈星移收了浪子之心,成为励志的典范,多次背叛家庭意志暗中帮助周莹,而且在周莹营造的温柔乡里长醉不醒。


你无法想象周莹只去过一次迪化(乌鲁木齐),就能让新疆首富图尔丹一见钟情俯首称臣,把几乎所有的生意都交给周莹,让她从此在商海中脱颖而出,还不远千里专程带着天山雪莲赶到泾阳向周莹求婚。不是图尔丹见识不广,是周莹魅力太大,她依旧施展的是粉面含春的英武一面,嬉笑怒骂之中,图尔丹的膝盖就软了下来。男人膝盖一软,心就可能破碎,图尔丹就是这样,最后灰溜溜回到西域疗伤。


王世均,周莹当然是看不上的,下人嘛,但她看中的是他的忠诚和财务方面的精明,这样的人,利用价值太大,至少不会让人讨厌,所以,周莹对他的态度是温和有加,半是下人,半是朋友。问题出在王世均身上,所谓日久生情,王世均对周莹与日俱增的是敬仰、爱慕、忠诚,何况,在王世均被人下了春药陷害的时候,还曾和周莹有过肌肤之亲,相信终其一生,王世均都会念念不忘。所以,王世均对周莹只能称之为暗恋,他不敢表白,但本能地对喜欢周莹的男人排斥。这就是个角色定位的问题了,要说排斥,唯一有资格的应该是吴聘,至少也是吴家人,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下人。唯一的解释,就是王世均想多了。人一想多,心魔就来了。


图尔丹和周颖

在江湖多年的浸淫,让周莹本能地学会了见招拆招,她未必知道对付某个男人需要用哪种方式,但她的每一次出手,都直击对方的命门。不管怎样,在这四个如同出色轿夫的男人联手呵护下,加上自己的聪慧和打拼,周莹成了陕西女首富却是不争的事实。


或许,周莹没有如此缜密的心机,或许,她的所谓和几个男人的打情骂俏是江湖气的自然流露,但不管主观如何,客观上却是几个男人被她的风情撩得心旌摇曳,拜服于石榴裙下。


但如果因此就把周莹当成商界的林徽因,这样的类比有些不伦不类。


林徽因是自带光环的知性美女,她是诗人,是建筑设计师,梁从诫说:“我父亲学术文章的眼睛都是我母亲点上去的”。她可以拖着瘦弱的身体和梁思成一道进行田野调查,爬上爬下地考察山西的古建筑。抗战期间在李庄,她已经病得奄奄一息,还承担了中国建筑史部分的写作任务。建国后,在身体越来越虚弱的情况下,她还领导了国徽的设计,参加了英雄纪念碑花纹的设计,与梁思成一起组建了清华建筑学系。这得益于她的家教和眼界,受过严格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又跟随父亲多次游历欧洲,并在欧美留学,中西合璧的教养和开明的家风,让她独立,又有着西方女性的自我觉醒,所以,她的“太太家的客厅”才会成为众多大家蜂拥而至的巢穴,连沈从文因为喜欢上了一个文学女性而与他仍爱着的太太闹别扭时,也来林徽因这里倾诉。而作为沙龙最活跃最引人注目的核心,男人爱她,女人妒她,据说冰心的《太太家的客厅》就是为了讽刺她而写作的。


左:林徽因和父亲林长民   右:梁林伉俪

但是,林徽因除了学识修养、人格魅力外,还是一个懂得审美的女人,因为懂得,所以明白分寸的把握。她自己说过,人的一生最基本的是一个情字。终生和梁思成的相伴,徐志摩对她矢志不渝的爱,金岳霖对她一生的守候,都增加了她人生的色彩。但在种种情感的攻势下,林徽因最终能守住自己的底线,成为一个没有犯错的女人,成就一段传奇,这一点不得不让男人们佩服,也构成对她想象的重要因素。男人们喜欢能将自己的情感调动起来的女人,但并不喜欢有污点和犯错误的女人。当然,女人也一样。


周莹不一样。按照电视剧中的交代,她是个养女,草根,江湖艺人,这样的女子,是没有条条框框的约束的,她要生存,所以,她毫不掩饰地说自己爱钱;她要保全,所以,养成了底层所特有的狡黠。而这种坦诚和狡黠,恰恰成了让男人躲不开的暗器。无论是道貌岸然的赵白石,还是富二代沈星移,不管是不谙中原风情的富商图尔丹,还是貌似忠厚的王世均,都在她飘忽不定的媚眼面前心柔似水,心甘情愿地为她卖命讨好。


很多观众都表示对沈星移的同情,这不难理解。事实上,在吴聘死后,和周莹最般配的,非沈星移莫属,因为两个人的性格太像,在显赫的家族背景掩盖下,都有一颗不安分的心。而且,在沈星移亦正亦邪的攻势之下,周莹也是芳心暗许的。但当她得知军需案的幕后黑手是沈星移的父亲时,当即变脸,心中刚刚荡起的爱的涟漪立刻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对沈家痛下杀手。这是对吴聘的深情,还是对沈星移的无情?都是,都不是,因为,江湖上滚打过的人,总是这样恩怨分明,快意恩仇。


无论是商场,还是江湖,都不允许私情代替理性。她不拒绝任何男性的帮助,却又刻意和他们保持若即若离的距离,必要的时候,恩断情绝。


饱受同情的沈星移

有人说,商人没有原罪,就没有第一桶金。周莹的问题就在于让四个男人从此不再有开心大笑的日子,这不能说是她的错,只能说是她所处的环境和她的固有性格使然。


因此,商界的周颖的确具有林徽因的某些特点,但只是形似,断不可同日而语。林徽因具有的是书卷气、贵族气,所以,她能够和身边的异性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发乎情,止乎礼,如果她让别人动心了,也是自身发光的结果,她绝不会主动去撩,而且接纳就是一生,拒绝也有情有义。而周莹具有的是江湖气、市民气,她看似无心的风情流露,源于她的生存的需要,进可攻——甚至专程去上海找沈星移,退可守——为了商业利益和自身需要,随时可以弃绝感情,甚至反目成仇。这无关人品,只是性格而已。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