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来路,也是归途

来路,也是归途

去评论
我们总以为人生很长,实质不过一晃,谁又会知道意外与明天究竟谁会先到。
想想,那年我若没以那么偶然的方式发现病患,发现脑部已长了一个土鸡蛋大小的肿瘤,那么已压到主血管上的肿瘤再继续生长,其结果会怎样?会突然在哪个白天或夜晚压破血管,然后突然爆裂,现在的我应该早就不在人世了。所以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手术之后的日子是老天的馈赠。那原本不应该属于我,我偶然得之,要加倍珍惜。
那年,我前后做了三次手术,从年中旬到年尾,从盛夏到快入冬过年。记得第一次手术是7月1日建军节,早晨第一个进手术室,午后方从手术室被推出。回头再想从手术室推出来时,真得明白了什么叫灵魂出窍,那时意识恍惚,明明将入夏,身上还盖着厚被子,却觉得好像在冰窖中,冷得瑟瑟发抖,周边的声音飘啊飘啊,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辗转住过好几个病房,有过好些病友。其中一个病房八个人,除了我一个良性肿瘤,其余都是恶性肿瘤。每天听着这些已知自己大限已至的人感慨着自己的一生,会有种良心被谴责的侥幸,那些日子让我对人生、对情感、对婚姻、对工作、对儿女、对与人的关系、对究意何为重要何为不重要,有着当头棒喝的顿悟。
一直记得其中一位病友发出这样的感慨,‘’想想,这辈子真可惜,飞机没坐过,动车也没坐过......‘’那时那刻,我才明白人走到最后时刻,会明白这一生都是为自己活着,为经历而经历,而与其他人无关。那时才能明白世纪老人杨绛说得,‘’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这不是空话,事实真如此,只是芸芸众生的我们身陷迷团不明白而已。
我们都是旅人,正在旅行中的路途中人,上车碰到的人都是这趟旅程的旅客。我们不知上车来的会是谁,可我们有着选择权,选择与谁坐得近,与谁坐得远。
聪明的的旅行之人当然知道选择彼此开心、谈得愉快的人靠近些,让自己旅途不开心的人即使不能不选择,也尽量坐远些;在一起时就珍惜,真得要分手也别惋惜,道声珍重,就此别过,车还会不断上人的。即使不再坐一辆车,去向都是一致的,在一起聊过的话、共同欣赏的景致都会带来思考,增加生活感受,丰富旅途记忆。
旅行中旅伴重要,可并不是最重要的,看到的、经历的才是最重要的,旅程的快乐和愉悦才是最重要的。而我们总是纠结着旅伴,所以我们总纠结着爱情、友情、婚姻,以及各种繁复的关系,让自己在‘’旅行‘’中不快乐,忘记了或根本无心去看旅途中的景致,更没时间也没心情去体验、去感受、去回味。
旅程过去了,剩下了什么?旅行的意义又在哪?!在自找不快乐中。
我们谁也不能决定在旅途中会碰到什么,也无法决定会看到什么样的景致。或许车突然抛锚,中途停在荒无人烟的地方,那么席地而坐就是,看看黑夜中难得在都市中看到的星空,不也挺好。
或许中途遇上了事故,若侥幸幸存,那么何必诅咒抱怨,而还不赶快抱着感恩之心说声‘’阿弥陀佛‘’,谢谢不杀之恩,后面旅程我要加倍小心、忘我欣赏!
或许我们会在旅程中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没了旅伴,自己成了一个人行走的‘’背包客‘’。那又能怎么样?!人生的旅程本就是哇哇哭着一个人来,最终还是一个人走,谁能陪我们始终?我们身边再亲的人也不过是此生的‘’旅伴‘’而已,只能陪我们或长或短的旅程,最后的旅程终是要自己去面对、自己一个人去走。不过这日子有的人来得早一点,有的人晚一些而已。人生的来路,也是归途。
手术之后,我变得非常喜欢一个人,也很享受一个人。这往往就是一个热爱旅行的人,若当上了一个人上路的‘’背包客‘’,就不再会喜欢跟着旅行社旅行一样。
我坚决不再逼自己与不喜欢的事物在一起,即使环境无法决定,我也要保持着不让不快乐的事物在我最近的圈内,因为那是对生命的损耗,让自己旅途失却了快乐的心,和静心的体验。
我会与我喜欢的人们在一起,可我在短暂的热闹后,依旧会回到自己的世界里,我不再怕孤单,我能热闹也享受孤单,我自己也能陪伴自己很快乐。人一生最大的苦是孤独感,而能享受孤单的人往往是最快乐的。
手术前,主治医师会将手术中可能遇到的各种厄运一一说明,听得‘’惊心动魄‘’。其中说到,脑部神经繁杂交织,不排除伤到视神经和运动神经。父母认真听着,术后母亲看着逃过一劫的我,说她与父亲已决定万一我不测,他们会接我回家照顾我未来的日子。而我,我那时也认真地在思考。我暗暗决定,若我失明了,我相信我能养只盲导犬,我可以学盲文,然后写作,养活自己。而若瘫痪了,我坚决不拖累父母,不拖累女儿,我会选择死。
人不能决定生,可是能决定死。那之后,我告诉自己,未来无论死亡何时来临,我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快乐地活着。术后一直为身体的疼痛所扰,可无论任何,我都能痛中作乐,不扰心情。因为即然死是最后的结局,死都已经不怕了,我不再惧怕任何,任何事情、任何艰难我都能担得下,也担得起,而且能甘之若饴。
其后,经历外公外婆在一月之内先后离世,一次次去火葬场,然后看着人推进去,一捧灰出来。经历了正在采访,突接弟弟电话说父亲癌症,所幸六次化疗后父亲逃过此劫。再接电话,说弟弟心脏可能出问题,从未开过夜车连夜灯都不会打的我,带着女儿在深夜就那样在不断呼啸的大货车中开车回了芜湖,到芜湖时才发现手心、后背都是汗。再后来,半月办完出国手续,陪母亲去美国处理事宜,心身俱疲,体重降到有史最低。
苦吗?可我依旧认为自己是个非常幸运的人,我的幸运恰恰在于经历了那十年时光,经历了生生死死,经历了那么些病房的日子,让现在的我看待所有问题的角度都非常不同,我可以站在死亡的那一刻去思考任何问题,于是变成了一个任何情况下都能感受到幸福的人。
除了我自己,很难再有事能打倒我了。我会抱着‘’旅人‘’的心态,不可惜任何的离别,但珍视每一次相遇,并且好好欣赏沿途风景,无论遇到的是任何‘’风景‘’。
喜爱阅读的我问过自己,若一本贫乏无趣的书和一本跌宕有趣的书,我在读完合上书时喜欢哪本?我回答自己,当然是跌宕有趣的,越跌宕有趣越好,越不辜负时光!那么,人生的感受会不会与读书是一样的呢?!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