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人老了,该如何养老?

人老了,该如何养老?

去评论
人老了,该如何养老?是我们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我们现在面对的是我们的父母公婆,未来面对的是我们自己。
被社会认为最好、最完美、最崇高的情形,就是子女与老人住在一个屋檐下,互相关怀互取所需,其乐融融。当然,这结局最好、最完美无缺,心存向往之。
可住在一起,一定要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就是能愉快、和谐地住在一起,这必须家庭中的每个人都是有宽容的,更重要的是都是有智慧的,否则只会弄得全家人痛苦不堪、鸡飞狗跳,生活变成闹剧,最后甚至演化成悲剧,分崩离析、妻离子散。这样的例子,我们身边从来没少过。
若那样,必然是最悲摧的结果。一个看似是最完美的选择,却是最坏的选择,家庭中从老的到小的没有一个人是好的。当然,还有些家庭咬着牙忍着不让家庭破碎,可感情伤了,每天都生活在冰窖中,生活在炸药桶旁,那还是家庭?还有生活吗?
我的父母远在芜湖,三个子女一个在美国、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合肥。他们身体尚挺好,很享受他们的退休生活。一个还钻研着他的医学,另一个天南海北不时玩着,兴趣广泛。
我很欣赏我的父母,他们按照自己的性格和喜好,选择着他们最开心的晚年生活,一个发挥自己专业的余热,一个在尽情享受自己的兴趣。父母没给我们任何一个孩子带孙子,母亲说,‘’我一辈子在那么艰难的情况下带大了三个孩子,你们都是不错的孩子。我相信你们自己带大一两个孩子,一定是能带好的。自己带大的孩子会感情会更好,而你们也会因为为人父母的这份责任而真正成熟和成长。‘’
我们兄弟姐妹仨个,应该说都是支持父母的。人一生不是只为子孙活着的,应该有自己。心里有自己的人,才会不成为失去平衡心的人,才不会让爱成为自己和别人的重压,而让爱温暖却不烫伤人,身边人也才会更愿意靠近些,再靠近些。
我想,父母最终会选择在三个孩子所在城市中的一个城市定居下来,在当他们觉得独立的生活无法愉快地继续时。在还愉快时,他们会与一生的老友游山玩水、唱歌跳舞。这对他们来说,是自由,他们不是那种深夜起来给孙子换尿布,觉得这样的老年生活愉快,这样的一辈子值的人。
他们辛苦了一生,现在可以为自己活着,我认为这是我们仨对父母最大的孝道。父母生了我们,对我们负有生养的责任,但对我们生的孩子没有,我们才是最该养自己孩子的人。
中国家庭太多的问题就是职责不清、界限不明,造成家庭关系混乱交织,最终害得是让自己孩子在一个不快乐,甚至不健康的环境中长大,最终带来老一代有老一代的心理问题,中一代有中一代的家庭问题,小一代有小一代的情感问题。
到老了,我想我也会成为与父母一样的人,我会在孩子非常需要时搭把手,可我还是会很自我地活一次,认真享受退休生活。我会列个清单,把所有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都做一遍。
父母终有老时,终有需要子女时,所以我一直提醒他们要提前考虑。我希望他们能选中一子女,住在与子女同一个小区中。我想,我和我老公很老了时也会这样,与子女住一碗汤的距离。汤烧了,送过去还热的距离。身边当然得有人照顾,我会请个保姆在家随身照顾,让子女不时来督促保姆。
我相信我和我老公有宽容,也有生活智慧,可与下一辈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价值观、生活习惯、思维方式难有相同,我不相信鸡毛蒜皮的不同会不影响两代人的感情。终归,我们不可能看护我们的孩子一辈子,我们离开后,能看护他们的最终是他们家庭的温暖和和睦,是夫妻之间的情感,是孩子对父母的敬重和依恋。
我希望那一天我离开时,我知道我的孩子拥有的是一个和睦的家庭,而不是一个情感上都是裂缝的家庭,那一天我才可能是真正放心离开的。对儿女真正的爱,不是一日三餐贴身照顾,不是让孩子离开自己就不行,而是知道作为父母的我们有一天离开了,他们也会生活得很好、很幸福。
记得有一次,我们全家人在饭店聚会。弟弟心疼母亲午觉未睡,上街为他们买蚕丝被,对弟媳发火。弟媳很委屈,因为她并未开口要求,于是留在家里不肯出门一起吃饭。母亲从街上直接去了饭店,问清情况让我走回家去接。全家人都到齐后,母亲对我弟大发雷霆,她说,‘’你认为这是对父母的孝顺吗?你知道对父母最大的孝顺,是你们都拥有一个和睦和谐的家!‘’
弟媳是个温和善良的女子,而母亲是个豁达明智的老人,她们不像通常的婆媳,而是相处得很愉悦,比我这个女儿更频互通电话。我打电话回家,若长时间打不进去,往往知道是她们婆媳俩正在通电话。弟媳对全家说,“我现在还不知道我嫁给我老公是不是正确,但是我却知道我找的婆婆公公一定是对的。”
一个家庭,全部人都好,才是真正的好。这包括老人得到很好的照顾,中年人获得家庭幸福,孩子有个安宁温馨的成长氛围,只顾及任何一方,最终都会塌方。只有选择兼顾三方,才最终会实现一个大家庭的共赢。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