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每周一书之《击壤歌》

每周一书之《击壤歌》

去评论

《击壤歌》,朱天心著。这是朱天心十七岁的开山之作,出版之后长销不衰,在她的《三十三年梦》里她说,这本《击壤歌》简直就是她的印钞机。朋友送了我一本台湾印刻出版的《三十三年梦》,很喜欢。那天想着送另外一位朋友这本书,去亚马逊,《三十三年梦》和《击壤歌》捆绑销售,买了回来,《三十三年梦》送了朋友,《击壤歌》留下来自己读。朱天文朱天心这一对姐妹,并不是我最喜爱的台湾作家,而且相当长时间内,我对她们的作品并没有分得很清楚,但是怎么说呢,她们的文字对我还是有一种隐隐的吸引力,遇到就读,读了也并不厌恶,虽然并没有那种和她们的文字相契相融的感觉,但从她们的文字中,总能读到并不属于我的另外一种人生况味,也算是对自己人生体验的一种延伸吧。

想不到在自己中年之时,读这样一本少女之作,竟然读得酣畅淋漓,差不多一口气就读完了,在豆瓣打分时,考虑到书中屡次出现“爷爷胡兰成”,只好扣掉一星,四星了。读这本书时,读得的是朱天心的十七岁,脑海中回想的却是自己的十七岁,读完抚卷,不免叹息,“她的青春刺痛了我”,不同时空的十七岁,她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台北,我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贫瘠封闭内地农村,她的十七岁,是我的十七岁所无法想象的。物质上自然无需多言,精神上,她听的歌,看的电影,很多很多也是我直到上班工作有了网络之后,才接触到。但是不同时空的青春却有着相似的东西,就像是这本书的封面上的那段话:“那时的一切,皆出自莫名。随风而起的大志,脱口而出的誓言,红砖道上逶迤而过的少年泪......种种不可名状,却又满溢心中。”还记得春天油菜花田中,和我的女友一起发的志向,我们合写一部举世瞩目,不同凡响的大著;还记得冬日苍黄暮色中,不是红砖路,而是泥巴小路上,看到一弯清冷的月,一棵苍虬的老书,莫名留下的眼泪。那些相似的少年欢愁,好像过不尽的黑暗青春,忽然就消逝了,云散了。“如今人事地景都变了,又该如何看待那样不事生产,只知欢愁,大观园也似的不尽岁月?唯有如实写下。”

“但时光不再,唐璜,别放过,别放过。”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