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江歌如此仗义,那我们仗义一次又何妨?

江歌如此仗义,那我们仗义一次又何妨?

去评论
11月14日晚上,我像往常一样,练完气功,陪孩子看了一会儿英文动画片,打算熄灯睡觉。睡前习惯性拿起手机打开喜马拉雅找一个轻松的节目助眠,一眼瞥见微信群里无数待阅的红点,随意点开了一个链接,没想到,因此开启了一个不眠之夜。

点开的链接是《正义没赢人性没赢咪蒙赢了》。标题令我莞尔:咪蒙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吗,她振臂一呼,万千网友就听其指挥,指哪打哪?在这个崇尚独立思考的时代,这个作者的结论未免太耸人听闻太为了批判而批判了吧?看完文章,我对这个网络上已经铺天盖地持续发酵一年之久但本尊居然浑然不知的公共事件产生强烈好奇。本来呢,作为一个带病修行之人,远离网络,远离江湖,心平气和,修身养性,是重归健康之路,也是我一年多来的主要生活方式。

然鹅,我的血,还是一样温热。

江歌,刘鑫至此走入我的视野。

循迹打开一个又一个链接,胸中不能自已的点燃了熊熊烈火。我提醒自己冷静,去采集更多的信息后再有态度,再表达观点。于是,夜深人静,了无睡意热血沸腾的我到处追索有关江歌刘鑫的消息,我看了新京报列出的数十篇重磅评论,我看了十几条关于江歌母亲和刘鑫的采访视频,我快速浏览了大量新浪微博的网友评论,我去翻看江歌母亲和刘鑫的微博。。。。。。


我们在评判一个公共事件时,下意识的最常见的本能反应就是共情,我们会假想其情其景,如果我们是当事人,我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我们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假如我是刘鑫,我自问,一门之外,杀人行为正在丧心病狂的进行,我恐怕也没有勇气开门施救,哪怕我明知道,那个被杀害的人是我的好友,是在为我挡刀。出于道义,出于良心,我应该打开那扇门。可是我承认我贪生怕死我做不到。但是我会因此羞愧会因此自责会因此寝食难安。

假如我是刘鑫,我没有勇气开门和好友共同对抗暴行,但我会在第一时间报警,叫来救护车,想方设法去增加江歌获救的机会和可能,以减少我自己内心的负疚感和罪恶感。因为,我选择了自己求生,反锁上仗义的江歌收留我的她家的大门,其实是堵死了江歌求生的机会。这个道理我懂。

假如我是刘鑫,在江妈妈赴日替女儿收尸,在一个20年来和女儿相依为命的单亲妈妈骤然失去生活重心,失去精神支柱的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我会日日夜夜守护在她身旁,我会向她原原本本的描述现场的一切,我会忏悔我的懦弱,哪怕她打我骂我撕咬我,任凭她在我身上抒发所有的委屈宣泄所有的痛苦。那是我应该承受的,也是江歌一条命值得拥有的朋友的情谊。那是江妈妈被猝不及防被无辜夺走至尊宝后,应该有的愤怒和痛楚。是的,警方也许有提醒我尽量不要和受害者家属接触,但是法律并没有禁止我们见面。既然我可以罔顾日本法律非法寄宿在江歌家,当然也可以对日本警察的提醒置之不理。三叔因我而去,于情于理,我怎么可能不怜惜她肝肠寸断痛不欲生的母亲?

假如我是刘鑫,我当然会第一时间向警方举报凶手,早日将之绳之以法以告慰义薄云天的三叔的亡灵。我怎么能让三叔年轻美丽的生命白白为我葬送?我也会尽我全家之力,给江家尽可能多的经济补偿,我不奢望取得江妈妈的原谅,可是我会尽自己一切的力量补救,担当我有能力担当的部分,不是为了求得原谅,只是为了自我的救赎。人生漫漫,如果我的灵魂无法平静,如果我不给三叔和江妈妈一个交代,我该怎样面对漫长的余生?
。。。。。。
这是正常的人性,作为刘鑫,本应有的最正常的反应。

所以,作为普通人,我们接受了刘鑫案发当时的懦弱和自保。
我们没法接受无法释怀,乃至绵延不绝愤怒谴责的是,案发以后刘鑫及其家人的一系列不近人情,冷漠冷血到反人类的行为。

我尤其想回答一些不同的声音:
有理性的网友说,应该让刘鑫发声,不能只听江妈妈的一面之词。刘鑫有微博,她不久前还在微博为了江歌临死前那一份热乎乎的馄饨到底是买给她还是买给自己和网友锱铢必较纠缠怒怼;她抱怨她和家人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干扰并@大量公信机构;刘鑫也接受了数次媒体采访,假如她有可以让剧情反转的情节和证据,她有通畅的渠道自由表达。

有善良的网友提倡我们要有大爱,刘鑫是犯错了,可是她还年轻嘛,还要给她改错的机会,让她有机会从善如登重新做人。
从案发到和江妈妈在媒体斡旋下的首次见面,刘鑫有294次机会,不,一天里有24个小时,还有无数个片段,刘鑫本来有无数的机会,可以主动走到江歌母亲面前,忏悔,感恩,给江母带去一点点人情的温暖。可惜,没有,她主动放弃了一次,二次,三次, 。。。十次,。。一百次。。。。无数次机会,在那期间,她除了撒谎,逃跑,掩饰,她除了强行把头埋进沙子里,企图假装她和那个年轻美丽生命的逝去毫无关系,她甚至早早自我原谅开始平静的生活,她不曾对她口口声声亲亲热热的称作三叔,并因为她断送年轻生命的江歌的家人,表达一点点的善意。
直到现在,刘鑫依然随时有机会,用行动去实现自我的救赎。

定格一下案发第294天的那个摄像机前的见面。哭成泪人的刘鑫确实令人动容,又有大度的网友表示刘鑫都已经认错了,game over了,当事人可以各回各家回归平静生活了。他们甚至反过来质问:刘鑫已经认错了耶,难道还不够吗?刘鑫到底要怎么做你们才会满意?对刘鑫的口诛笔伐难道还不够吗?

请问,刘鑫曾经,现在,未来各做了什么,就可以轻易逃脱良心的审判舆论的压力?
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吗?那些本来该刘鑫担当的责任 ,义务,道义,因为一句迫不得已的“对不起”就一笔抹去了?294天里的冷漠,抵赖,对江妈妈出言不逊,冷血无情的二次三次无数次的累加伤害,就这样轻轻松松化解了?
更何况,已经有法律专家在讨论,在险境中,一个人为了自保,剥夺了另一个人求生的机会,这个生存下来的人,除了承担道义伦理的谴责,是不是也应该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
就是说,未来的法律中,刘鑫行为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也未可知。

在西方的信用体系中,因为一次小小的逃票行为,会导致一个人日后就业,银行贷款。。。等诸多领域的诸多不便甚至再三吃闭门羹。逃票行为有多恶?这个错误有多严重?可是一个成年人常常需要为之付出惨痛代价,甚至用一生来为自己的一个错误埋单。
不知道那些大度的网友会不会因此心疼那些因为逃票而生活变得很不方便乃至受到严重影响的人,不就是逃票吗?至于对人家这么不依不饶吗?为什么不能给人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敢说你从来没犯过错?。。。。。。
而这套看上去严苛不近人情的信用体系,一直是西方社会高度文明公民高度自律的基石。

那我们为什么这么喜欢原谅呢?我们为什么这么喜欢宽恕恶行呢?难道我们不懂对坏人的宽恕就是对好人的作恶吗?难道我们不懂恶行不受到应有的惩罚,就会有更多人肆无忌惮的实施恶行因为施恶的成本那么低!

还有人说刘鑫是犯错了,可她不是一个坏人。那么谁是坏人呢?坏人到底长了什么模样?
那个无故把3岁婴儿从10楼扔下去的12岁少女是不是坏人?
那个伙同老公,对好心帮助自己的年轻姑娘施暴并杀害的孕妇是不是坏人?
。。。。。。
放到生活里,这些犯下十恶不赦罪行的人,只是你我身边的普通人。也许从来没有什么绝对坏人,有的只是恶行。我们痛恨的,恰恰是普通人实施的这些恶行。因为它无从识别,潜伏在我们的生活中,在意想不到的时刻,给善良的人带来巨大的无法弥补的伤害。

有人质疑,为什么在一起恶性杀人事件中,大众关注批评的焦点不是杀人犯,而是同为受害者的刘鑫?
很简单,杀人者的恶在明处,自有法律惩处。而刘鑫的恶,在心灵,在精神,在那些丝丝扣扣噬人心骨的细节让你只觉得痛却又说不出!在于她动摇了我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精神信念,在于她一再挑战了人生而为人基本的感恩,愧疚,忏悔,补救等等人之常情的底线。更在于一条生命因她消逝,她却可以逍遥法外,没心没肺的毫无负担的快乐生活着。
刘鑫自己,把自己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一个万人唾弃的施恶者。

还有些境界高的网友云淡风轻的劝江母:要学会放下,要学会原谅。既然女儿已经走了,逝者已逝,而生者还要继续活下去,so,何必带着仇恨前行?

听起来很冠冕堂皇,很政治正确,是不是?

等等,劝一个没有得到施害者家属任何温暖同情人道援助的悲痛欲绝的母亲轻易原谅,是不是另外一种道德绑架?
劝一个痛处至今找不到出口夜夜无法安眠心时时绞痛的母亲随便放下,是不是另一种冷漠和绝情?
你会劝二战后万里追凶全世界范围缉拿纳粹余孽,对哪怕已经白发苍苍垂垂老矣躲进深山老林的风烛残年的纳粹分子依然不依不饶的犹太人,学会放下学会原谅吗?
当你自己的孩子莫名罹难,但肇事者逍遥法外,毫无忏悔和内疚,毫无补偿和担当,你会理性大度云淡风轻的说服自己放下和原谅吗?
。。。。。。

讲真,那些“理性的善良的大度”的媒体和网友,如果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追求点击率,他们对江妈妈的要求真的太高太不近人情了。同时他们又太心疼刘鑫和她的家人,为她们考虑的太多了,担心她们承受不住舆论的压力。担心网友同仇敌忾的愤怒谴责会过量。
舆论的天然功能就是让任何人在施行恶行时有所忌惮,纵然逃得过法律的严惩,纵容他没有良心不用承受内心的煎熬,可是他逃不过无处不在的社会压力。他必须,也不得不为他的人格破产买单。
更何况,舆论怎么可能被量化?过不过量,恐怕更多取决于当事人的态度和行动。


刘鑫一句“对不起”,有那么重于泰山吗?
江妈妈的痛,江家外婆的苦,江家承受的天塌下来的打击,又有那么轻如鸿毛吗?


善良如果失去原则和底线,不仅仅沦为愚善,无异于助纣为孽。对刘鑫过于仁慈,岂不是对仗义的江歌的不公和冷酷?岂不是对培养出江歌这样好姑娘的江妈妈和江家外婆的侮辱和欺负?

同为人母,假如我是江歌的妈妈,我会对心疼刘鑫的那些善良理性大度的盆友们说,假如能换回我女儿重生,我愿意被网友唾骂一辈子再踩上一万只脚!
相比一条鲜活生命的逝去,舆论的压力,简直太”呵呵“了。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刘鑫和她的家人在长达一年时间里反复权衡,理性选择的结果。


我很同意一个网友的号召,就把刘鑫留给那些心中有大爱的人做朋友,我们普通人不仅要痛打落水狗,还要对刘鑫们绝不原谅。我们就是要大张旗鼓的维护我们的内心秩序,伦理纲常。我们自己还有我们的孩子在参与讨论的同时不断自我反省,明辨是非,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也许以后我们每个人再面对善和恶,黑和白的较量时,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我其实并不相信,人性冷漠到恶到无耻的刘鑫,会发自内心的忏悔。对那些没有良心的人来说,根本不会痛,这不是我对于人性之恶过于悲观的推测,这是刘鑫用一系列连续的实际行动证明给我们所有人看的脉络清晰的事实:
案发后在警察面前撒谎,人为增加了警方侦破难度,导致12月3 号江歌被杀害,12月24号才对嫌疑人陈世峰发出拘捕令,浪费了宝贵的时间,而至今,作案凶器尚未找到。
没有不合法的人肉搜索,刘鑫会躲在某个角落继续她的岁月静好。没有大众舆论的压力,刘鑫会怡然自得的开开心心的生活下去。
第294天的见面,有个细节。刘鑫迟到了。她发给江妈妈的理由是起晚了。姑娘真的心好大啊心理素质好无敌啊,那么重要的会面,那么多双眼睛关注的公开接触,换谁都会夜不能寐焦虑不安五味杂陈思绪万千吧?可是刘鑫可以安眠到睡过头,呵呵,这是多么强大的内心。

据看过所有案件卷宗的徐静波说,真相比我们已经知道的还要残酷。
。。。。。。
就像那个杀害了好心帮助自己的年轻姑娘的恶毒孕妇,在杀人后除了麻木,冷漠,不曾有一丝的后悔或愧疚;
就像那个被法律和父母保护起来的12岁的杀人少女,依然无忧无虑快快乐乐过着她的人生;
就像朱令案的元凶,依然锦衣玉食荣华富贵意气风发的春风得意着她的日日夜夜。

真的,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忏悔的良知。不是每一颗心灵,都有自我救赎的需要。

可惜,这一次公众情绪的自发合流,同仇敌忾,因为过于群情激昂,居然被一些人误伤成网络暴力。其实,公民意见的自由表达,和键盘侠恶意的推波助澜,乃至道德绑架,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如果一定有人不分青红皂白,把大规模的意见统一简单粗暴的贴上网络暴力的标签,也只能由他去了。

一件美好的东西眼前破碎,是悲剧。而如果没有人对这种破碎表达慈悲,那是悲哀。
我们怎么忍心,不对江歌的美好表达一点力所能及的慈悲?

江歌那么义薄云天,我们就算为她背一次网络暴力的锅又怎样?

我们仗义,也希望被别人仗义相待。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