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无所谓”背后的“无所畏”

“无所谓”背后的“无所畏”

去评论


公元805年,柳宗元从都城被贬到湖南,担任永州司马。


唐代,永州是一个僻远荒蛮之地,司马是安置流放官员的闲职,这让一直胸怀改革抱负的柳宗元悲愤郁闷。在永州的10年,是柳宗元一生中最困厄最孤寂的岁月,但对永州这个不为世人所知的小城来说,却是幸运的——柳宗元寄情永州山水,留下了《永州八记》,让永州在世界面前撩开面纱,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峰。

1200多年后,2017年,永州再一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这一次,是因为一份奇葩的法院文书,因为一个把审判台当成醉床的法官。


据网民曝光的照片显示,这份裁判文书是一份执行裁定书,落款时间为2017年4月14日。不过这份只有数百字的文书上,却出现了7处错误,包括两处把“东安县”写成“东这县”,把两名被执行人的名字反复写错,把性别“女”写了“吕”,“身份证号码”写成“身份号码”等。


根据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通报称,东安县法院执行局负责人李洪涛,在担任刘某某与彭某某、严某借款纠纷执行案的审判长过程中,文书审查把关不严,导致执行裁定书出现7处错误。李洪涛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经东安县纪委研究决定,给予李洪涛同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经东安县法院研究决定,对裁判文书负有校对责任的滕继延同志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11月6日,有网友发布“湖南某法官疑似醉酒开庭”的视频,称2017年8月22日下午3时许,永州市东安县芦洪市镇设在租着的门面房中的法庭,开庭公开审理一起侵权责任案件,主审法官魏凯阳开庭时醉倒法庭,拿审判台当床睡觉,最后导致休庭。


视频中的庭审现场,确有一位法官趴倒在审判台上,说话不清楚,疑似喝了酒。


常言道


“无所谓”背后折射的是“无所畏”

法院的裁判文书是案件审理后的结论,是法院给双方当事人和公众的说法,代表着法律的权威性,容不得半点马虎。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人民法院民事裁判文书制作规范》明确规定,文书撰写要做到“格式统一、要素齐全、结构完整、逻辑严密、用语准确”。而东安县法院这份裁判文书,短短几百字,错误六七处,也算奇葩中的奇葩了,但是,这一纸荒唐的执行裁定书背后,让我们看到的却是偶然中的必然。

 仔细分析这些错别字,很多是拼音打字的手误,这也属于正常,但是,只要打字人稍微检查一遍,甚至不用逐一校对,其中的错别字是非常容易被发现的。而且,一份裁定书,要经过起草、审核、领导签字才能最终成文,这当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尽到了责任,都不会让奇葩的错误出现的公众面前,恰恰是所有关口的一路绿灯,才让“小问题”酿成无法原谅的“大问题”。但是,如果要是就此认为这个错误是偶然事件,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就在不久前,还是这家法院,又发生了一起“法官醉酒后开庭导致休庭”的事件,开庭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然而主审法官竟然醉卧法庭,呼呼大睡,如果不是导致休庭,一定会是“葫芦僧乱判葫芦案”,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同一个法院,同一拨人,时间相隔不长,连续发生两起让人啼笑皆非的怪事,联系起来看,就有着非常吊诡的成分了。


如果说裁决书的错别字是低级错误,那么,醉酒开庭就是严重的渎职行为,甚至是对法律尊严的公然践踏。人们不难想象,这家法院的管理混乱到何种地步,业务低劣到何种水平,工作态度散漫到何种境地。在这个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心里,似乎从来就没有“认真”二字,工作上出这么大的纰漏,无所谓,而工作的“无所谓”背后折射的一定是心理上的“无所畏”,一个单位如果没有了管理和考核机制,一个工作人员如果没有了对职业的敬畏,这样的法院判决的案件公正性必然会遭到质疑,法院的公信力必然会损伤殆尽。


柳宗元说“永州之野,产异蛇。”看来,柳老先生所不知道的是,永州市的东安县法院还产异人。


所以,这家法院要做的,不仅仅是给予当事人行政处分的问题,也不仅仅是调离一两个人的问题,表象当然要处理,更重要的是根源要治理。这个根源就是法院的管理机制,和法院领导的责任追究,不换脑筋就换人,不健全制度就丢人,只有两条线同时启动,才能彻底扭转思想上的随意性,重新找回法院该有的严谨与认真,这虽然不是一日之功,却已经迫在眉睫。

(清晰音频请收听安徽交通广播)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