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在耳街散步与遐想

在耳街散步与遐想

去评论


虽然巢湖到合肥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很惭愧,在2017年最后一天之前,我还没有认真的在这个小城里散步,没有寻访过她悠久的历史。

近二十年来,随着巢湖右岸含山凌家滩文化遗址的发掘,一段5000年前的文明,渐渐呈现在世人的面前。

出土文物证明凌家滩曾是古代的繁华城市,作为中华文明的发端地之一,它把中国历史又向前推进很远。

古巢国,像一个秘,隐藏在800多平公里的土地上。直到今天,陷巢湖涨庐州的传说,依然在史学界是一个未被定论的话题。

在巢湖唐咀,不断发现推至湖边的汉陶与瓦片,似乎也在暗示,中国第五大淡水湖的湖底,还有让人惊喜的秘密。

每年春天,长在崖壁上的银屏牡丹,总能吸引来成千上万的游客,人们赋予这株牡丹以很多期待与祝福。

按自然气候来说,牡丹并不是巢湖原生植物,能茁壮生长这么多年,本身已是一个传奇。

随着研究的深入,巢湖还会有更多的秘密呈现出来。而且,有可能是震惊世界的大发现。

和洪泽湖一样,平均水深并不太深的巢湖,在远古时代,是一大块连片洼地与零散小湖泊,由于地理板块的运动,以及人类活动的影响,沧海桑田,发展成了今天的模样。

今天,渐渐有些落寞的巢湖市,和日益繁华的合肥,分别座落在大V字形巢湖的东西两端。随着巢湖市变成合肥的县级市,合肥成了中国目前唯一环抱大湖的省会城市。

一条环巢湖大道,把两座城市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两座城市的命运,却发生了微妙变化。

一座古老城市的没落是令人唏嘘感叹的。但是,它曾经的文明,也会渐渐散发出明亮的光彩。

百万年前,人类的先祖,走出森林,脱离兽群,学会生火与种植,很多大江大河的中下游,水势平缓的滩涂与河岸,便成了理想的居所。

文明在河流边缓慢生长,水流平缓的河段或湖泊,便于捕捞,便于行船,也便于庄稼的灌溉。

巢湖的文明,始于水,也兴盛于水。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巢湖周边,有那么多来自远古文明的讯息与符号了。

环湖周边,数个千年古镇与码头,提示着这座湖与这座城,曾经扮演着繁华重镇的角色。商业的繁华,必然带来文化的发展。至少在合肥,巢湖籍的名人占了一半。

因为失去地级市的地位,巢湖这几年似乎寂静了一些。而随着环巢湖旅游规划的开始,似乎又迎来一些曙光。巢湖的朋友开玩笑说,巢湖的人才都去合肥了。

这当然是一句玩笑话。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人才是流动的财富,发展速度快有活力城市的城市,当然会吸引优秀的人才,中国一线大城市,理所当然的聚集了很多精英。

总有一些资源是拿不走夺不去的,那就是历史与文化。历史是文明的轨迹,上苍的安排。

处在吴头楚尾的位置,巢湖,是由长江经裕溪河(古称濡须)、南淝河、江淮运河,进入淮河的必经之路。

南方部族想要北上,北方国家想要统一全国,都要经由水路运输粮草与士兵。处在咽喉位置的巢湖,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仅东汉末年,东吴与曹魏的数次大战,就留下了“旗鼓相当”、“草船借箭”等典故。这些,都是活着的历史。

到耳街之前,我没想到洗耳恭听的典故,就发生在巢湖,而且城里还有洗耳池和牵牛巷。

我不想探究这两个地名的来由,在这个拥有近五千年文明的城市,流传出任何一种关于远古的传说,我都不觉得意外。

耳街,是巢湖市目前人气最火爆的商业步行街。不长的几道街区,有布置精致的咖啡馆,有人气爆棚的饭店,有安静温馨的书吧,有时尚另类的饰品店,加上精心点缀的绿植和雕塑,置身其中,觉得像到了台湾或香港的某一处街头。

每个城市都有一道扮演城市窗口角色的街区,在巢湖市,当然就是耳朵街了。

打扮入时的男女,在街道穿行,也是一道道入眼的风景。卖北京糖葫芦的老奶奶,头戴卡通人物卖气球的少女,临街而立。孩子们在街心的秋千椅上,欢快的荡着,笑着。即使是短暂的几个小时,我已经喜欢上这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

一个“耳”字,似一条若隐若明的线,把农业文明时代的巢湖与电子讯息化的巢湖联系了起来。

文明,是基于经济基础上的上层建筑。在未来,物质充分发达之后,一个城市的富有,也许不再是高楼大厦,不再是车如流人如海,而是布置特别,充满文化气息,带有明显地域文化的步行街区。人们在此安居乐业,漫步其中,衣食无忧,可以怀古,可以休憩与沉醉。

这种慢生活的迹象,已经开始在发达的欧美国家流行,中国的一些小城镇,也开始以慢城为美。

在风云变幻的时代,做一个安静的城市,守着自己的文明,坚守自己的节奏,等待与下一轮风潮的相遇。



2017年的最后一天,由商报张扬兄组织,与作家潘小平,李国彬,胡竹峰,郭玮,张扬一行,踏行耳街。感受日常生活的美好,感受友情。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