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画里也藏人生况味

画里也藏人生况味

去评论


相机诞生之前,记录一件事或者一个人,只有两种方法:写下来,或者画下来。

所以,很多靠给人画像的画家都赚了钱,画画也是比较体面的职业。画得极好的,就成了宫廷画师。

很多欧洲画家,留下了相机诞生之前的人物或生活场景。我在看伦勃朗和他的小伙伴们的画展时,觉得今天的人类都得感谢他们——画得像自拍一样逼真。

和欧洲画法不同,笔墨为本的中国画,要追求意境,大概的意思就是:神似,留白。画家没画到的地方,要靠自己琢磨。

意境这玩意有点像瞎子算命,阅历深见识广的人,总能琢磨的比较接近。没什么见识的人,听了有学问的人评价不敢反驳,只好点头附合。这,大概就是最早的街头文艺评论。

那些经常在街头评论家嘴里说出的名字,慢慢变成了著名艺术家,越有名气,出场费越高,到后来就只有王公贵族能请得起他们画画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宫廷里的史官,顺手就把他们的名字写进了

更多的基层画家,一生都在民间默默耕耘,直到有人他们的画当作教材,他们就成了某派鼻祖或大师。

以黄山画派弟子自居的画师,认为渐江、梅清和石涛是本门的奠基人或扛把子。大门派都讲究师承,老师厉害,自己的身价自然水涨船高。

渐江以宋元两朝画家为师,集采众长,练成独门绝技。渐江的身份有必要说一下,1610年,他出生于歙县豪门旺族之家,但是,恰逢改朝换代前后,这也基本宣告断了他走科举入仕的路子。家道中落后,渐江出家当了和尚。画画,是青灯古佛之外的排遣与乐趣。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情趣的和尚,渐江爱好读书画画,而且,他最擅长画黄山。目前发现渐江的存世作品里,有50幅画作是画黄山的。以成就论,他与查士标、 孙逸、汪之瑞并称“新安四大家”,以职业身份论,他又与髡残、石涛、朱耷称“清初四画”。

比渐江小13岁的梅清,也是明朝出生清朝成长,同样家庭富足,有大把的时间用来学习和旅32岁的时候,梅清对黄山一见倾心,黄山凡是能登上的地方,他都爬了个遍。自然师,山水熏陶人生格局,黄山让梅清开悟他自称“游黄山后,凡有笔墨,大半皆黄山也”。梅清因黄山而得道,黄山因梅清而留下几百年前的身影

比渐江晚30多年出生的石涛,是个命运多舛的苦孩子。1644年,在南明内讧中,他爹被废而死,刀枪相见的危机关头,朱府的一名仆人背着年幼的的石涛仓皇出逃,隐姓埋名出家为僧。直到60多岁还俗以后,石涛才敢把他的真名“朱若极”,署在作品上。前朝王室贵胄的身份,成了他背负一生的原罪。

1666年,25岁的石涛,往来歙县、太平、黄山、宣城、芜湖一带寺庙修行。在宣城,石涛结识了年长他18的梅清。两个文艺分子一见如故,在诗书画方面进行了广泛、热烈而深刻的交流。

石涛在宣城隐居十五年,与梅清松梅相望,结为知己。这段友谊,不但是两个人生命里的珍贵的片段,也是黄山画派的一段佳话。

黄山之行,为石涛的创作积累了极好的素材,他创作了大量关于黄山风光的画作,留下莲花峰和始信峰的非常写实的风景。

在两次尝试以艺术家的身份进入仕途失败后,石涛心灰意冷,1696年,买舟南下,定居扬州,还俗,并以卖画为生。在绘画的艺术道路上,他走的辛苦而富足。

生活的痛楚,与世间的冷暖,为石涛的创作注入了丰富的营养。他的作品里,总有一种高远苍凉,不合时风的孤寂

画画,和文字一样,更多时候关注的是作者的内心。每个画过老迈山川,画过凄风冷雨,画过小桥流水的人,其实,也在画他们自已。苍老或喜悦,都是人生况味。

黄山不语,阅尽万年风云,它的沧桑或秀美,比人间的任何词语都高贵。

 

 



3 条评论

  1. 噢,那我下次发之前让老谢给我加一个白名单吧。
  2. 老于,我拿去发我公号,可以吗?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