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小姨李明梅

小姨李明梅

去评论

李明梅戴着防烫手套的手,按在咕嘟咕嘟香气四溢的锅盖上,对着一窗乡野风光等待揭盖起锅。这一幕即便现在回忆起来,也是羡慕向往的。那时,我在她身后,诸如傻人有傻福、懒人有懒福等等,形容被命运格外垂青的词,一个个从心底漾上来,又被及时咽下去。我相信,光光此类直白描述,已磨得她耳朵结茧。通常,李明梅嘿嘿一笑,大有你奈我何、不服来战的架势,手上家务活不停,煲汤做菜,针线编织……玩儿玩。

十一期间,我在山里转悠,乐不思归。一天午后,对着一池秋水发旷日持久的呆,视频电话兀然响起,是李明梅。接起,满屏她面颊红润两眼眯缝的脸,傻气直冒可爱迷人。猜猜我在哪?哑哑、嗲嗲的小嗓门,酣眠后的懒散气息。屏下角,花睡衣提示性一闪。难道在床上?!是呀,被窝里给你打电话呐。我一贯知道,对李明梅的日常作息不能按常理推断。比如深更半夜容光焕发,围着麻将桌酣战一宿,比如,凌晨三四点意兴盎然,瞪着熊猫眼追剧到天亮。有时,白天时间,她背对淠河面朝镇街的房院静悄无声,猫在窗台上睡破天荒的觉,她在被窝里继续夜晚的梦。

和李明梅的电话,散扯比正经话多。张家狗李家猫,左邻右舍的趣事臭事,临河新开的饭馆,中街几十年的老理发店,村里王大丫的长长短短,隔壁小杏子的短短长长……。两人抱着电话,说啊说,周围天光荏苒、物事瞬息,几十年的细碎,花开花落,草长莺飞。说到王大丫两人都怔了下,她都娶儿媳妇啦?!屏里屏外大眼小眼,这是很久以前与我和李明梅吵过架、暗里较过劲的人,如今儿媳妇都进门了!也就是说……那个啥?其实,我们一直觉得自己很年轻嘛,哈哈,就是呐,不要怀疑,没事多笑笑,笑一笑十年少……。最后,李明梅以严肃指示结束此次通话,你妹谈的那个男朋友,给盯着点,可不想女儿所托非人。我郑重其事的答应了她,好像自己真有本事盯得鱼龙虾蟹原形毕露。

恋爱婚姻,很大程度上是跟着感觉走的事,走对走错也都是自己的事。李明梅出嫁的那个冬日,我拎着饭盒走在校园里,心想,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一个礼拜后,收到她特意邮寄来的喜糖、丝绢手巾,倍感欣慰。想象李明梅在她的小家里,系着围裙蜜蜂一样勤劳的模样,我是有点担心的,她数学不好,买菜会不会算错钱?李明梅婚后接手羽绒街上外婆留下的店面,仍是做布匹生意,她从来没有用心、也没有学会外婆的裁缝手艺,因此失去一种谋生技能。有一年,李明梅还跟她姐后面学过助产士。她姐也就是我妈,给她买来一堆学习资料,让她考助产士资格证书,谋求一份稳定职业。李明梅坐不住,宁可看电视织毛衣闲拉呱,也不愿把时间用在读书学习上。一年后,那堆崭新的学习资料又被送给另一个学生,这个学成后考入乡镇计生办,成为基层骨干的人,后来每每被她姐拿来讽刺对比她。

但,有些人天生不必活得那么辛苦,比如李明梅。羽绒街,小镇上最早迎接清晨拂晓的老街,承载着小镇人的繁华起落。一天的开始有许多种,在羽绒街是悄然之后的盛大。凌晨时分,吱呀小心的门轴声,早起人恍若梦中的洗漱声,洒扫晨除的沙沙声,整理货品的收放声……,紧接着,赶早集的脚步声来了,带着疑问试探,这家店里问问,那家店里看看……,更多赶集的脚步纷至沓来,蔚然一片喧腾的光影。李明梅刚从被窝里爬起来,草草梳洗了,小跑过青砖墁着的院子,来到前面店铺接替,好让忙碌了一个清早的姨夫,及时赶去单位上班。每当顾客来临的买卖时间,都替她捏着一把汗,怕她量错尺寸算错钱。不过,李明梅好像没那么笨,看来,生活责任不仅能逼出早起的人,也能逼出精巧的实用技能。回想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李明梅,拨拉着算盘,噼噼啪啪打出几个数字,利利索索收钱找钱,真是挺厉害的,现在几个人会用算盘?也许哪天,我该当面夸夸她。

可是曾经,我们是彼此嫌弃的。青春期的小姑娘和恋爱期的大姑娘,天天一个屋檐下,吃一起,睡一起,为一些不值一提的事情,吵吵打打、生闷气不说话,脾气大的要命。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无所适从的荷尔蒙与无措迷茫的成长。李明梅在家里看我不顺眼不顺气,别别扭扭过完难得调休,返回远在另一个街镇的供销社,我松了口气……但又开始想她。学校假期开始,我迫不及待去看她,第一眼,两人高兴得就像久别重逢,接下来……又开始彼此嫌弃。那时,李明梅在日用百货柜组,山口百惠的发型下有点痘痘的脸,笑起来缺心少眼、清澈干净。天天面对来自街道和附近乡村的无业者、村民,这份旱涝保收、不用日晒雨淋的职业,会不会引起她得之轻易的优越感?人与人的不同,是大时代的因缘机巧,也是小人物的因脉相承。后来,供销社解散,李明梅嫁人,接手羽绒街店面,同样营生,不一样心境,但,李明梅自有福气,所有让她大喊头痛的事情,由我姨夫一一摆平。       

    李明梅揭开锅盖,刺啦一声,热气窜出,像惊叹。干煲鸡辅以笋、蒜、姜装在美美的盘子里,勾人口水、妙不可言。几双跃跃欲试的筷子按捺着心急,等待李明梅将整只鸡分成便于取食的小块。她圆圆的红扑扑的脸上,得意的成就感,油然的幸福感……。多数人说,我和李明梅越来越像,尤其认真时,圆圆的眼睛。我特意看看那双眼,竟有孩童般的纯净与欢喜。我回避着这种相貌上的事实,我还回避着一些成长的往事。我从来没有说起的一幕,是她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每天放学时间,我站在外婆家门前,望眼欲穿。当田垄上小小的身影出现,特征性的两只羊角辫远远地飞上飞下,我知道是她。她蹦蹦跳跳走在田埂上,周围四时不同的庄稼地漫延着无边无际的光阴。李明梅大我七岁,彼此相伴的童年少年时光,让我对她产生深深的依恋。

我知道这回避里,是对一份亲密关系过于珍惜、无法从容以对的避重就轻。于是,我用另一种方式讲述,也是讲述我的另一种人生可能。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