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音色 »  » 演艺酒吧

演艺酒吧

去评论

不可否认,演艺酒吧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只是未经大众媒介传播,关注者尚不多而已。

这话包含两方面意思,一方面,演艺酒吧里表演的节目,有俗有雅,以俗为主。在以把握舆论导向为己任的大众媒介眼中,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另一方面,去过演艺酒吧的观众也知道,里面是不允许拍照录像的。这似乎成为行规。因此,失去了大众媒介的传播,近些年生意红火的演艺酒吧始终带着灰色快乐地生存着,既不被提倡,也不被禁止。

这年头,娱乐界少有能拒绝媒介传播的,即使表面上拒绝甚至咒骂,但私底下谁不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但演艺酒吧却几乎未见诸于大众传媒,是突破了传媒的底线?还是它们自己刻意低调,想闷声大发财?我非此中人,不得而解。

其实,我总共只去过两次演艺酒吧,一次在合肥,一次是在外省应朋友之邀去的。还有一次间接经验是在旅游车上看的影碟,放的是北京东方斯卡拉演艺酒吧的一场演出录像。近些年来,像一阵风似的,很多城市都将过去生意清淡的老剧院改成了演艺酒吧或KTV。演出内容与我早先从电影电视上看到的只是一个歌手抱着吉它弹唱也大不相同,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场完整的晚会了。

这三场看下来,就发现原来演艺酒吧都大同小异。观众面前的台子总是结实的木桌,桌上放有橡胶的骰子盒、塑料的小手和荧光棒。这里总是鼓励观众疯狂地用骰子盒砸桌子,主持人还会说:如果能将桌子砸烂,可以到吧台领取大奖一份,奖品是赴伊拉克和巴勤斯坦的单程机票。演员演出时也总是不断地向观众讨要掌声与喝彩。总有个油嘴滑舌的主持人不停地插科打诨,既嘲弄演员又嘲弄观众,嘲弄的内容总是离不开下三路,且多是短信中的黄段子。但对观众只是点到为止,并不过分。最重要的是自嘲,说些自己“远看像汉奸,近看像太监”之类的话。总有个卖力演到浑身湿淋淋的猛男,边唱边喝观众送的啤酒,一口气喝完,喝时啤酒洒得身上、头上都是,边跳边像吃了摇头丸一样疯狂甩头,并且要跳下台站在观众的桌上又唱又跳。所谓的小品也离不开拿日本人开涮,或者改编潘金莲西门庆的故事。

与我们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晚会不同的是,演艺酒吧的节目在演唱前后与观众互动相当频繁,穿插的对话与段子既搞笑也低俗。但演员唱念做打、说学逗唱的水准都不弱,有的主持人和演员还是多面手,据说有的演员还借此登上了《星光大道》等著名舞台。

看演艺酒吧表演,原本只是图个轻松,看完就了,并没当回事。但那回在旅游车上看东方斯卡拉演艺酒吧的演出影碟,有一个女演员的搞笑节目竟让我突然产生了一丝感动。起先这个女演员既唱又演,还不时地与台下的看客互动搞笑,开的玩笑既有挑逗,也有搞怪。只是最后分寸还算得当,不至于让观众反感。闹到最后,这名女演员突然颇动感情地说,她原来是某名牌大学毕业生,在这里扮演小丑,只是为了让观众在紧张工作之余放松心情,展示真实的自我。其实,小丑就是将欢乐留给观众,将痛苦留给自己的人。说完这段动情的话,她抹去小丑的面容,换上正经的服装,用英语唱了一段充满感情的歌。唱功真是一流。

看到这里,我不禁惶恐,受了这么多年教育,看了那么多场央视晚会,怎么还会对这种低俗文艺感兴趣呢?我再看看四周,原来大家都在仰着头目不转睛地看节目,并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后来,还有不少人放弃了逛街,坐在车上边休息边看这节目。

想到这里,我便释然。我从内心里感到愉快,那些被人们认为是低俗的内容完全没有影响我对节目的欣赏。以我粗浅的艺术欣赏水平来看,这些演员水平并不亚于专业水准,节目也比某些高雅艺术更具备真实感。在真实面前,低俗比虚伪更容易让人接受,由丑到美比由美到丑或由美到美更让人感到愉快。当然,它还不能登上大众的舞台,因为大众舞台总是担负着教化的责任。但我想,比之那些有艺术水准而无真实灵魂的节目,它更能吸引人。同样,它也比那些完全低俗又无艺术水准的草台班子更能让人得到美的愉悦。

艺术是时代的产物,我想起过去一句顺口溜:讲真话领导不高兴,讲假话群众不高兴,讲黄话大家都高兴。在虚伪的时代,低俗的真实不啻为一种弱势的叛逆,一种对现实的反讽。此时我又想到了王小波。当然,现在不会有人将王小波与低俗联系在一起,但并不排除十年前,肯定会有人认为他的作品低俗。他笔下的王二总是给人以松松垮垮的近乎无赖的印象,并且时不时要提到他的“小和尚”。每次看到王二,就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最早听过的一个黄段子,是邻居参加过抗战的老局长讲的。说的是一男电影散场后尿急,就在墙根下解决了,不想被派出所民警看到,要处理他。他理直气壮地说:我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看看不行啊?老局长刚说完,周围的大人小孩全笑茬了气。从此这个段子在我们那座小城广为流传。当时还没有低俗这个词,黄段子也没有现在这样泛滥,人们的笑神经对黄段子的敏感度还很高。不像现在,即使编黄段子也是对智慧的挑战。所以,后来看懂了王小波,就会明白,在展示思想比展示身体更危险的年代,展示身体也算是一种抗争吧?以低俗抗争所谓的“高尚”,以丑陋的真实抗争美丽的虚假,这也是一类人的生活方式。

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有因果。

 



16 条评论

  1. 感谢你对我们这些草根艺人的肯定! 舞台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人生得一个缩写,他反应了这个社会所存在的,却是被人刻意掩藏得阴暗面! 我的QQ425035799愿和你交个朋友
  2. 很久没有上这里看看了,偶而路遇顾总,还是那么洒脱,深沉如旧,只是更多了些笑容,开心就好. 有空上我的博上看看,全是风月,不关正事. 巢湖鱼夫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一直是你的热心读者,最近看到了你的“井喷”,呵呵,开心就好。
  3. 顾总,很久没有上你的博了,偶而路遇你,还是那么洒脱,一如过去的深沉,但是更多了些开心的笑容. 有空上我的博上看看,指正为谢了.
  4. 有一天,我问我们老板,你们为什么那么喜欢去演艺广场,比如琴港,他回了一句经典的:合肥还有什么地方又能玩又吃,还如此便宜?其它地方开个包厢也得一千,这里多便宜呀,吃了玩了才几百块.
  5. 美女暗慕班上小白脸,不被理睬。文革骤起,美女以革命的名义痛揍小白脸。大叫: 老娘就不夹你的二两肉! 朱学勤的段子,真实的回忆。
  6. 那什么,你你你还去酒吧??而且观察如此细致、思虑如此深刻。我曾经对抓嫖娼的壮举很不屑,放过“我在自己的房间里花自己的钞票嫖我自己的娼,关你警察鸟事。”嘿嘿,这点上,倒和你那邻居讲的段子主人公有点象呢。
  7. "娱乐很少能拒绝传媒的",这话说得大大不对,这二者之间是共谋共生的关系,合则能欣欣向荣,分却各自也能过得不错,远离大众传媒视野的欢乐英雄多得很啊.当然,他们有不少人最后被传媒收编了,大家各自妥协一步,得了个皆大欢喜. 三俗这种词,也就共产党能编排得出来.说什么舆论导向,这都是空的,舆论本来就应该在社会中,不应该是你中宣部造出来的. 离开你控制的这些宣传机器的聒噪,人民才能有更广阔的娱乐空间和思想空间.
  8. 一切皆有出口。 认疏不服堵。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