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草的困惑

草的困惑

去评论
        小时侯最怕下地干活。仗着自己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的确逃过了很多农活。不过,对于锄草,还是有着很深刻的记忆的。前两天在小区穿行的时候,偶然看到很多园林工人在种植草皮,感慨就这样不自觉的上来了。城市与农村就是不一样,一个种,一个铲。一个是为了美化环境,一个是为了肚中口粮。
        靴子草,抓地很深的草。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法一次就能连根茎一同拔出地面的。经常是拔掉了叶子,但根还留在土壤里,只好用铲子深挖。生命力极强,否则很快就会重新发芽。荆棘草,浑身长满了刺,稍不小心就会在手上留下被其亲吻的痕迹。所以拔这种草的时候,一般都会带着手套。铲子,镰刀,手套,是常用的锄草工具中的几种。
        不过对于一些常见的,韧性并非很强的低矮的草的来说,锄头则是最合适的工具。我最擅长的就是用锄头,一方面可以不需要太弯腰拔草,另外就是速度可以更快。这只是我一相情愿,家人很少同意我用锄头,因为当我用百米赛跑的速度锄完一垄地之后,静静躺在地上的,农作物的数量远大于杂草的数量。当然,还有更简便的锄草方法——锄草剂,作为靠天吃饭的农民,这种方法不是最适用的。锄草剂量大会使农作物的叶片变黄,影响产量,量小对生命力很强的草类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再说,化学的东西对农民兄弟来说还是有一定的恐惧力的。农药中毒是常见的事情。我大哥有次中午为农作物打农药的时候因为周围有毒气体侵入鼻腔,进入呼吸道,差点中毒。幸好发现比较早。
        最怕锄草。大点的草拔不掉,小点的草没耐心拔。心里有种痒痒的感觉,现在想来是耐不住性子去拔。毕竟当时还是个孩子,天性里还是贪玩。
        后来,上学离开了家。再后来就是毕业,然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买房子的时候,让我最后下决定买下它,是因为客厅大,还有就是有个院子。我的父亲很喜欢摆弄花草,骨子里我承袭着父亲这不多的爱好。每次父亲来的时候,总会带些花草种子,帮我撒到院子里。做完这些,父亲总会对我说一句话:“这些都是不需要管它的花,撒下去就会成活。”总觉得父亲的话很有哲理,这句话更是。
        这两年很少有时间呆在家里,总是给人感觉很忙的样子。到底,我忙?我自己很茫然。很少有时间去打理房间,收拾院子了。只是在夏日里的某个周末,一个人站在长满草的院子里,发呆。草,很高,有的比我都要高,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是树。迎春花,葡萄树,菊花,鸡冠花,太阳花却不知把身影藏在了哪里。也许该找个时间好好整理下家务,收拾下院子了。草,该拔的拔了,久不见天日的花花们也该吐吐气了。
        很早就想在院子里摆上凳子和遮阳伞,再按上一付秋千架。经常想象在夕阳西下的时候,静静躺在躺椅上,喝茶,看书。对了,还有就是我想种草,种一些毛很长的草,这种草上大学的时候校园里很多,很好,我挺喜欢。如果这样,我还可以再想象一下,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的感觉,一定也很好。


1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