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西门庆,徽州及痛打落水狗

西门庆,徽州及痛打落水狗

去评论
 
●西门庆
   
    关于西门庆,大家都知道他有两种死法。
   
    西门庆作为小说里虚构的人物,是一个浪荡子弟、恶霸淫棍。他的第一种死法是:在《水浒传》中被武松杀死在狮子楼,成了武大灵前的祭品;第二种死法,就是在《金瓶梅》中过度淫乱而精尽人亡。
   
    不管怎么死,西门这厮的下场都是“不得好死”。

    作为艺术形象,不管在《水浒传》还是《金瓶梅》里,西门庆都是一个仗势欺人、鱼肉乡里的恶霸淫棍。他凭借着送厚礼拉关系搭上了当
朝太师蔡京的靠山,一面做着官欺压百姓,一面开着店欺行霸市,靠着权力和金钱,利用欺骗和暴力,抢夺有夫之妇,从毒死潘金莲的丈夫武大郎,到毒打娶了李瓶儿的蒋太医,从包揽词讼到贪赃枉法,可谓无恶不作。 
 
徽州人?
   
    考据癖者的执着总是让人钦佩。
    有人经过十个春秋的潜心,终于得出结论:西门庆这厮原来是徽州西溪南人,西门大官人淫荡人妻女的事就发生地在徽州一带。甚至,西
门大官人的原型都在徽州被找到了,他就是西溪南大盐商吴天行。
   
    小说中对人物的界定是:“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人”。西门大官人的原型究竟是谁,或者有没有这个人的存在都还是个未知数。也有人为证明《金瓶梅》作者是徽州人乐此不疲。然而纵观这些文字,多数是先确定作者就是徽州人的前提下,然后根据其挚友拥有《金瓶梅》抄本,以为佐证。不难看出,这些研究者自己心里都没底气,因为命题本身或许就是谬误的。

    翻遍故纸堆后,考据癖者认为西门庆就是徽州人,本也可看作是文艺界“百家争鸣”的一个标杆。但很可惜,把西门大官人“嫁给”徽州的这一考证,响应者却寥寥无几。
   
    且不说这一结论有没有足够的证据作铺垫,即使当年的徽州真有一个西门庆式的人物,肯定也是一个为人不齿的“混账东西”。所以,当徽州西溪南村的吴氏后人,听说自己莫名奇妙成了“西门大官人”的宗亲时,个个都觉得不能接受“这种羞辱”。
                    
●“痛打落水狗”
   
    徽州西溪南村位于黄山南麓,新安江支流丰乐河畔。该村整体结构宛如棋盘,规模大,村中置有三条水系,老街旧屋大多依水而建。西溪南村是千年古村落和古徽州的商业重镇,曾是“歙邑首富”,出现近百位徽商,宋代至明清时期的私家园林就有10多处。现在还保存了古商业街道、古巷弄、祠堂、古桥及百余所古民居。其中最著名的建筑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绿绕厅”和“老屋阁”,这两处罕见的徽州古代建筑精品,具有唐、宋建筑遗风,老屋阁被称为徽州古代建筑的“开山之作”。 
   
    西溪南古村落尚存的还有明代文学家汪道昆故居“钓雪园”、徽州大盐商吴天行的后花园“果园”遗迹,这两个园子虽已破败,但其规模尚存,各处遗址仍显出当时徽商的富足。保存完好的门厅、花厅,风姿依旧的曲池、假山,残缺的花墙、漏窗,令人遐想。 

    谁知,就是在这样一个散播着浓郁徽派气息的古村落里,西门庆“灵魂附体”了,而让西门大官人在一千年后“起死回生”的,是当地政府,代价是“两千万巨款”。他们不仅建造了“西门庆故里”,而且让今天的人们前去参观瞻仰。参观的时候,大家还可以扮成“西门庆”,让“潘金莲”那根该死的晾衣棍砸下脑袋。
 
    还好还好,西门庆在葡萄架下的淫乐故事并没有引起人们多大兴趣。今年“五一”,“西门庆故里”开园即遭冷遇。
 
    但这还不够!我们要有点“痛打落水狗”的精神。第一,当地政府应该就此给民众一个说法,招商引资破坏了一个徽州古村落的原本面貌,这样的罪责不能说了就了;第二,徽州文化的研究者应该反思,我们的研究应该“学以致用”,聪明才智应该用在点子上。徽州那么多古村落、老房子正面临灭顶之灾,我们的学者却在这里“异想天开”,这难道不是罪过?!
 
    西门庆,该死哪死哪去吧!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