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给生活上点毒品

给生活上点毒品

去评论

    麻是种奇怪的植物,它的基因似乎有百变的潜能。同一个祖先,在中国的子孙成了做衣服的原料(明朝以前棉花还没普及,中国的富人是热穿绸缎冷穿皮,穷人则一年到头穿麻衣);在印度的子孙却发展成了快感的催化剂,自夸地叫做大麻。这有点像火药在中国被用来做鞭炮,到了欧洲却被用来造炮弹,也许反映了不同地域深层文化的不同。#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我国新刑法列举了6种毒品,大麻名列其中。大麻有多毒?我没试过不知道,但我听说过几条消息。我所仰视的阿城先生坦承他曾吸过大麻,他的大致看法是还不坏。我猜他是在云南插队时吸过,因为他提到云南村寨的人现在吸大麻的也不少。港台不少娱乐圈人士都曝过吸大麻的丑闻,看他们外表也不是就成病夫样了。书上说大麻不产生严重的戒断症,所以我认为不能算危险毒品。科学家说,大麻可以让大脑产生一种短暂性失忆的效果,让你好象是婴儿第一次睁眼看世界,对一切事物好奇又敏感,拉着老婆的手也会心儿扑通扑通乱跳,不再像左手拉右手了。审美的陌生化可以带来灵感,这也许就是文艺圈人士偏爱大麻的原因。当然有些人的原因只是,他们有钱,他们能吸得起,他们无聊,他们要找乐。
    普通老百姓也有自己的“草根毒品”。几块钱一瓶啤酒或者二锅头,喝下去晕晕乎乎,飘飘然如羽化登仙,举世皆醒我独醉,谁人解得其中味,或者酒逢知己千杯少,有酒且醉在今朝,胸中块垒全消,世间名利淡看,多么美妙啊。有一个笑话说,上等兵约翰贪酒如命,有一次酒后上司训他,约翰啊你要是不喝酒现在也应该是尉官了,约翰回答,可我现在觉得自己已经是将军了。酒能改变人的意识状态,这也是毒品的一个重要特征。只不过酒的毒性较小,产生的依赖性较小,法律对它就宽容些罢了,习以为常后,我们也不把它当毒品了。事实上,美国1919年就推出过全国禁酒令,只是因为酒太深入人心了,所以到1933年只好废除。而在此之后,美国才开始把拥有和贩卖大麻定为犯罪,荷兰则至今买卖大麻均属合法,更不用说吸食。
    也有些人不喝酒,但他们吸烟,其实香烟也是一种毒品。我不吸烟,但我不反对吸烟,只是反对在公共场所吸,毕竟你愿意吸毒是你自己的事,但不能强迫别人跟着你一起吸啊。同理,我在酒桌上一般也不死劝酒,适当地劝劝是有必要的,要的是那个气氛,而且也要表示一下热情,尤其是在请客的时候,但不死劝。
    烟和酒都要耗费银子,爱情则是一种免费毒品。在你恋爱的时候,你有没有体验过心跳加速、口干舌燥、精神极度紧张敏感的感觉?在预计能看到她(他)的地方没看到她(他),于是焦躁不安,终于看到了,于是轻松快乐,这些都是意识状态的改变。爱情是上帝赐给人类每人都有份的毒品,即使没有两情缠绵,至少总可以有一份单相思,同样让人似乎很痛苦又似乎很快乐。
    我的余生吸毒计划是,不吸烟,有时喝点酒麻醉一下自己。如果能大致地知道死期,那么在最后一段时间可以吸点大麻,毕竟生命离不开毒品,而在死亡面前,吸食再毒的毒品也只是屁大的事,何况是并不太毒的大麻。



24 条评论

  1. 看来我也中毒了---网毒啊!呵呵~~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呵呵,恭喜,有个爱好比没有强,而且强多了
  2. 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生之涯?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说得太好了,干杯
  3. 哈哈,好玩。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葛老师有吸毒的倾向啊,哈哈
  4. 偶尔坐板凳,是一种美德。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是长期坐沙发?还是长期连板凳也坐不上?
  5. 标题党, 有意思.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我人气较淡,只好靠题目忽悠点击量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