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把烧鸡当真理吃了

把烧鸡当真理吃了

去评论

记者X学的是哲学。所谓哲学,就是教你没事找事穷折腾,天天枉凝眉、半托腮地问自己也问其他人“人从哪里来,人到哪里去,人为什么活着”。四年下来,别的不敢说,浑身上下的酷和深沉那是水泼不进的。

 

516号凌晨,皖北出了桩大事,关于两条人命,关于大盖帽,关于暴力、复仇,关于铁棍、尖刀和鲜血(想必沙龙里无人不知吧)。酷且深沉的X第一时间奔赴现场,一路上他很兴奋,才毕业不久,他很少接手这样的大CASE,况且从生与死的真相里探寻真理是他的强项。

 

当晚九点多,他在电话中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两个版!尽管此前他和伙伴被大盖帽们逮住扣了一阵子,还险些遭遇暴力,但这一点没影响X的情绪。他喜欢难度,把一加一这样的命题弄得难上加难,正是哲学的意义所在。

 

我跟他一样来了情绪。一边留了两个版等他,一边祈盼今天没有“割喉男”。

 

然而,一个多小时后,暗藏在某个角落里的“割喉”刀片终于举起。寒光之下,年轻的X显然不如我那么训练有素,电话里,我听到他的哽咽。

 

闯荡江湖十几年,我的脖子上到处都是伤痕。记不得是哪一天了,我忽然惊讶地发现,那伤口流出的竟不再是鲜血,而是泪水。被割得多了,心脏已悄悄地长出了茧子。

 

17号下午,X低调地回来了。他带了一只符离集刘老二烧鸡。他说,总要有样东西来证明“我来了,我看见”。只不过,恺撒续的一句是“我征服”,X却不得不含泪续一句“我屈服”。

 

不少哥儿们曾跟我说:“割喉的时候,我看到你流出的泪水了。农夫山泉,有点咸,跟那些机关洗手间水龙头里的长流水差别不大,流得无声无息,好像也没多大价值。”我对他们说,我的心长了茧子,但被割的时候,却仍能感觉到一股难以名状的剧痛,真奇怪。

 

我和几位编辑狠狠地肢解并消灭了那只“刘老二”。那会儿,我们觉得自己吃下的是真相和真理。我跟X说:你说“我屈服”的时候,只要还含着泪水,那么,你的眼里就还有真相,你的心里就还有真理。

 

哥儿们,继续酷和深沉着吧,我们没错。



42 条评论

  1. 觉得,自己还没有丧失理想. 一点一点努力吧!!!!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总得把一两件事儿当事儿.
  2. 把理想当作二锅头吧,至少还是你钟爱的。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要红星的,牛栏山我总觉得不正宗。
  3. "暗藏在某个角落里的“割喉”刀片终于举起",哪天,如果有沙龙里的兄弟能混上个什么“长”时,也把他们给“割”了。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沙龙里的兄弟大都不会使刀片,又不会找个阴暗的角落潜伏,难以混“长”。 去年七月份合肥街头的那个“刀片男”这会儿可能正在混“长”。他有这个实力。
  4. 章鱼好像也是这个脾气。活在这个时候,你们真是窝囊啊。 理想这个事,慢慢来。理想能很快实现,就不叫理想了。 吃饭要紧。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翠花,上栓菜! 捎带着给我上一酒碗。谢谢:)
  5. 纸媒早已不是唯一的媒体,以发布真相为己任的人也早已不再只是记者。 就算不能摸到真理,摸摸花常三和老于的恤衫,也是好的。 回复上一篇的回复: 白的,合肥酒店里吃饭用的那种碗?行,就干它一碗。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摸了摸,花常三的老头衫真的是棉质,纯的!花先生对被摸很有意见:动什么别动我的纯。。。。 棉老头。。。那个衫 下一个目标,是摸摸您的酒量。:)
  6. 正因为我吃了鸡腿,所以我仗义执言了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原以为鸡腿冒的是热气,没想到冒的是义气:)
  7. 听说皖北杀个人特简单,皖南的一个特大案件,让皖北最洋熊的警察,都能凭直觉破啦。 这不是我说的,是皖北的一个警察说的,当时听了一头汗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当心!不怕我是皖北的?不怕我到皖北找个最洋熊的警察告发你?
  8. 刘老二烧鸡,是经过好几道程序才制作出的;x兄弟,要想成为一个深沉老练的记者,是不是也要多一些挫折呢?这篇文章很有味!
  9. 做记者,真容易, 做记者,真难。
  10. 有时候真理和真相是不能说出来的,我们只能暗藏在内心,时间久了,也不觉得自己藏的是真理了.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是的,老了的时候,我会把暗藏的“真理”拿出来下酒,那时候它们可能成了小菜。
  11. 我从不会因为这种事情难过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每个人难过的事不一样。
  12. 真是不好搞!唉!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行游天下也不易。
  13. 好文章,痛快![emot]2[/emot]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你一定是看到我们吃鸡了,在宽敞的大厅里集体吃鸡确是件痛快的事:)
  14. 郁闷地走过。也有单纯幼稚的“新闻理想”,一件件一桩桩事情,让理想显得那么单薄。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其实,当一个念头被提到“理想”的高度时,往往就不再“单纯幼稚”。
  15. “刘老二”烧鸡,吃的时候是不需要吐骨头的。就那样咽下去,这也是“真理”。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不吐骨头出了乱子,刘老二那边发不发“免死金牌”?
  16. 这篇和孟主任《草民就该死?》理出一辙。多年新闻仿如梦,一朝他令又从来。 又记,周星驰语气:我们的“新闻理想”是不会熄灭滴~~~~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如果要给可怜的理想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17. 血不是蓝的(晚报上这几天一直在上一个针对蓝血族的地产广告,呵呵),血是热的,血是红的。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也是咸的。
  18. 总在一个地方一刀割下,伤口早就麻了。 那烧鸡味道还可以 [emot]11[/emot]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至少还有鸡。。。
  19. 5月17日,徽商大会开幕的前一天,花常三写了一篇贼帅的稿子,"汇". <<魅力安徽尽在徽商大会>,一个探访稿子,当时准备发a7版面,加几张图片,撑起一个版面(广告除外). 结果,花常三遇到了王金山省长.王省长接受中外记者团采访时,说了一些很经典很妙不可言的话.于是,花常三的稿子死了. 花常三很郁闷.准备第二天找评报委会的领导们,看可能补个几分\.可是,当花常三发现宿州这个大case被枪毙了,两个记者也一分未补时,心中不仅怯了.即使我的脸皮厚似城墙,这个大case都奉献了,我又好意思说什么呢? 一万个理由,我的分数不好意思补.但是,这个大case还是请曹主任补一下吧.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最肥的那只腿,就是被你吃掉了!
  20. 是啊,我们没错,但他们为什么能一错再错?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呼唤步步高VCD,超强纠错!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