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行走 »  » 战斗在新疆3(老赵和骑兵)

战斗在新疆3(老赵和骑兵)

去评论
老赵和骑兵

认识老赵有个美丽的故事,一个女孩拖离了大队用最后一点点力气一个人冲向幕士塔格大本营,走啊爬呀看见前面有排破破的铁皮房子,一个身穿红色冲锋衣的人正坐在门前低头系着鞋带。女孩想,这会不会是大本营看门的,于是壮起胆子走向前去,雪山之父见证了一切。。。

这个故事已经成了许多驴友津津乐道的话题,但故事的后来是,女孩,也就是我,一直在一个月后才知道那天红衣男就是老赵。在幕士塔格行中,老赵的人与他的名字一直是游离的。驴友出行一般都互相叫ID,在众多让人头晕的ID中“基督山”这个名头总是在耳边游走,而队伍中那个总是一身灰漆漆的高个子瘦男人也恍惚有些印象。到了和田三人行中,那灰漆漆的高个人男人又被同行的大姐称呼为“骑兵”,于是我的思维更加错乱了。

其实一直到现在才刚刚开始适应他们的习惯,一群老大不小的男女,一张张饱经西北烈日和狂风的脸,互相却叫着鸟啊鱼啊蚂蚁啊这样的外号,让人觉得有些搞笑。我也有ID,在猫坛里朋友们习惯叫我妮妈,可不认识的人听上去却像是骂人的话,所以在这里我弄了个文不文酸不酸的ID“慢船去云端”,小妈说了,不像是个人名。大家现在都叫我慢船,我也渐渐习惯了。

乱七八糟的一堆,其实就想说ID在驴友间的重要。前天和一帮色友吃饭,他们介绍老赵时都说,这是骑兵,是这里徒步界的元老之一。我呢,总是会被表象所迷惑,我那稍一打扮就很标准白领的老赵,穿上一身灰漆漆的衣服,便成为仅仅看地形图拿GPS打点就带着十几二十人往无人区走的领队。在去年十一可可托海的大回环中,老赵不是领队,他说自己只是领领路。可遇到迷失方向哈萨马夫掉链子甚至是全队起床的时间,大家都会喊,骑兵呢,骑兵怎么说。为此我很自豪,我的男人是荒野之王。

最近骑兵也变得不那么显赫了,因为骑兵成了我的老赵,和我一起扎头于摄影工作室的筹备中。徒步也好,腐败也好,探路也好都统统让了道。今天回来吃午饭的时候老赵还说,那个户外店的老板想让他帮忙带队去某处,可那天我们已经排了乌鲁木齐谈生意,虽然那野外是烂熟于心的路,但却也佐证着他的唯一,真希望我们的事情快快上正规,让我的老赵又变成唯一的骑兵。


8 条评论

  1. 共同的努力,吃苦,就有了共同的回忆。
  2. “为此我很自豪,我的男人是荒野之王。” 真是羡煞众mm呀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