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我的“动漫”生涯

我的“动漫”生涯

去评论

现在流行“动漫”,也流行孔子。其实,早在三十多年前,在我小时候,这两者就结合在一起,同时流行过。

那时“动漫”不叫“动漫”,叫“漫画”;“孔子”不叫“孔子”,叫“孔老二”。那时正在“批林批孔”,我们小学经常开全校师生批斗大会。我一听到学校高音喇叭里传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嗨,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就是好……”的刺耳歌声,就知道要开会了。开会前,还要放《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歌。我们学生都是将黄书包垫在屁股底下坐在大操场上,听来自市政工程处的工宣队师傅宣讲——说的什么一点也不记得了,因为我和同学总在下面做小动作、讲小话。

校园内的墙上总贴满了漫画——那时是政治漫画的黄金时代——开头的大标题是《孔老二罪恶的一生》,画上的孔老二是个干巴老头(与前不久孔子基金会发布的标准像真是天壤之别),面目猥琐且凶恶(这种形象直到后来我看《刘三姐》和《洪湖赤卫队》时才发现,里面的地主老财莫怀仁和彭霸天与之有些依稀仿佛),那些连环漫画描绘了孔老二如何在周游列国时被诸侯国赶得惶惶如丧家之犬(至今我还记得画中的老牛破车和古道西风)、如何杀害改革派代表少正卯(少正卯的形象年轻、英俊、壮实,与《金光大道》里的高大泉也有一比)以及农民起义领袖柳下柘如何与孔老二做斗争的。同时挨批的林彪的形象特别适合画漫画,秃头、八字眉就是他的标记。

漫画对少年儿童总是有极强的吸引力的,因为直观形象,人物总是好坏分明,一眼就可认出,特别是坏人,总是像小丑一样滑稽可笑。在整个小学阶段,各类政治漫画长期占领了校园的宣传阵地。“批林批孔”后不久,又掀起了“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满校园又贴上了“批邓”的漫画。从漫画中我认识了邓小平。那些漫画虽然是丑化,但不能不说夸张丑化得很像。梯形的方脸,矮个子,特别是还要将刘少奇拉出来陪衬他的矮。第一次看到刘少奇的形象,也是从那些漫画中,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谁,画中只给他戴着“叛徒、内奸、工贼”的帽子,刘少奇的形象被丑化突出了“大鼻子”,上面还点了些麻点。

“反击右倾翻案风”时间不长就结束了,没过多久,我又从校园漫画中知道了《水浒》。那是毛主席评水浒后,全国都在学习,学校又开展了评水浒批宋江的宣传,高音喇叭里整天播着最高指示:“《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只反贪官,不反皇帝……”那时的漫画水浒可没有“林冲风雪山神庙、鲁智深拳打镇关西”那些精彩的故事,它倒是突出了主题,专挑反映宋江投降的情节刻画。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幅宋江招安后逼李逵喝毒酒的画,画中的宋江又矮又胖,一脸奸诈像,躲在阴暗角落里,看着李逵喝下毒酒。当时对宋江真是恨之入骨。不过这场运动的好处是,家里有了《水浒传》,那时我还看不懂,父亲给我讲了不少其中的精彩篇章,这也吸引我后来将这本书看了三四遍。

好像过了不久,学校喇叭里又在播放毛主席的诗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念奴娇·鸟儿问答》,虽然不懂,但《鸟儿问答》最后两句“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很快成了我们的口头禅。

再过不久,有一天早晨,刚到班上,本班一位外号“三根筋”的男生就跳上讲台,举着双手,又蹦又跳地狂喊:“打倒‘四人帮’!打倒江青!打倒王洪文!打倒张春桥!打倒姚文元!”我们吓了一跳,那时我们知道喊这样的口号是“反革命”,都叫他下来,谁知他很肯定地说:“四人帮”被打倒了。果然,那天班主任一到班级,就显得红光满面,喜气洋洋,她告诉了我们这个消息。很快,鞭炮铺天盖地响彻云霄。后来,走到哪都能听到李光羲唱的《祝酒歌》:“美酒飘香歌声美,朋友啊请你干一杯,胜利的十月永难忘,杯中洒满幸福泪……”

学校又开始了大规模的庆祝宣传活动,文艺演出、漫画展等等。这回我就不是看客了,老师将画漫画的任务交给了我,发给我一大叠白报纸和墨汁、毛笔、颜料等。回到家,我就找来各种各样的报纸、杂志,将上面的揭批“四人帮”的漫画临摹下来。从这些漫画中,我还真了解了不少“四人帮”的历史和罪恶,比如江青在大寨的丑态、王洪文总是背着钓鱼杆,一副花花公子的嘴脸,张春桥戴着深度近视眼镜阴险毒辣的表情,姚文元圆圆的脑袋、光头上面还耷拉着一撮毛等等。印象特别深的是一幅反映江青花天酒地的奢侈生活的画,画中江青一个人大吃大喝,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有大鸡腿、老鳖、海参和西瓜葡萄等,这些都是平民百姓吃不到的东西,我边画边分泌着口水,渴望自己是“神笔马良”。那些天,画漫画画到我手软,做梦都在揭批“四人帮”。现在我儿子说做梦常梦到“犬夜叉”、“火影忍者”,我一点不感到奇怪。

漫画展出后,班主任又组织我们排练揭批“四人帮”节目,脚本是“三句半”,“三根筋”演江青,我演王洪文。我还负责制作“四人帮”面具,就是先用纸画好头像,贴到硬纸板上,剪成脸型,两边穿个孔,系上橡皮筋套在头上。“三根筋”找女生借了件花连衣裙和包头的纱巾,我找女生借件格子衬衫,弄根细竹竿插在背后,上面吊一条纸板剪成的红鲤鱼。演出非常成功,我们后来还参加了市里的文艺汇演,这个节目记不清演了多少场,我们也成了学校的明星。这大概就是早期的“动漫真人秀”吧?

 

 

 

 

 














28 条评论

  1. 我现在还保存着几本花书:<沸腾的群山>、<小灵通漫游未来>、<战火纷飞中的华政委>,好看倒是好看,就是不打。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我还有一抽屉小画书呢,给儿子看却不爱看,说不是彩色的.
  2. 这些片片在我妈的日记本里看到过,很亲切.
  3. 这些画一点都没印象。我印象最深的是华国锋下台。我把他从墙上扯下来,叠飞机玩了。 另,我小学毕业的时候,教室后墙上,还贴着马格列斯毛周。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算起来活这一把岁数见过的下台领导也不少了.
  4. 似乎都没有看过这些漫画
  5. 加油啊。。。目标等着你去找他呢。。。 好生活。好帮生
  6. 呵呵,有趣。我也有点印象,但具体记不清了。等我有空时也回忆一把。能否组织一个活动,把那个年代秀一把? “不须放屁”,应该是不许放屁吧?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时刻不忘策划啊,这就是职业病.
  7. 记忆力强得一塌。 我记得还经常拿新农村水笔尖做脸谱,脸画得很阔,可能是王洪文吧。 至今我能唱的就是“防修扁担不离肩,革命精神代代传,虎头山上大寨人,挑起担子心喜欢心喜欢……”因为是我姐的表演唱,在家练过多遍。歌名倒忘了!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新农村钢笔可是名牌啊,我也用过,现在见不着了.
  8. 我还有他们丑化邓小平的漫画,是文革时期的文汇报还是什么的,笑死个人。
  9. 你原来的漫画没有保留?如果有,一起发上来多好! 我回来了:)
  10. 这些都貌似俺爹娘他们看过,我们没有看过耶
  11. 你太有才了!舆论有时遮住了真相,显示出巨大的传播力!
  12. 很传神,很亲切,这是我们共同的经历和记忆。 记得政治课考试是背毛语录。站在讲台上,我结结巴巴,抓耳挠腮之际,一眼看到教室后墙上的标语,大叫,“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最终以七条的成绩名列全班第n。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我们是组织学毛著小组,天天放学后要读两篇.
  13. the king of all kings and queens of sofa!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