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八卦 »  » 鲠在喉

鲠在喉

去评论

前天晚饭的时候,中午没吃完的鱼,老婆、儿子都不吃,只有我来吃了,反正他们平时吃不下的、不想吃的,都送给我。

一边吃饭,一边闲扯,倒也其乐融融。

一块鱼肉,大刺已挑出,其余的,也被舌头、牙齿在嘴里翻了个遍,就运力把鱼肉朝嗓子里送。鱼肉过嗓的刹那,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活动活动嗓子,发现是真的不对劲了——一根小鱼刺,卡在那里!

老婆说:“使劲咳!” 咳,无用。老婆说:“喝醋!” 喝,无用。老婆说:“吞米饭团!” 吞,仍然无用。老婆又说:“吃面包!” 吃,还是无用。儿子在一边,仿佛看大戏,兴奋无比。

折腾到八点多钟,肚子撑得滚圆,鱼刺依然据守在咽喉要道。不喝水,还好;一喝水,就不舒服,不是要命的痛,但就是断断续续地骚扰你,让你不得舒坦,就像小人。老婆让我到医院去,我说:“都下班了,等明天吧!”

第二天起来,喝水的时候,嗓子的难受程度超过前天晚上不少;咽鸡蛋、面包,就不只是一般的难受了。早饭毕,就赶到医院。

挂号。排队。见医生。

我说:“昨天晚上,嗓子里卡了一根鱼刺。咳嗽、喝醋、吞米饭、吃面包,都没用!”

医生说:“你这样,不是把鱼刺越来越朝嗓子那儿的肉里挤嘛?!我们把刺弄出来,就更困难了!” 如果是台湾的刘墉,这里,我就可以这样深挖一下了:已经犯了错误,就不要再朝前走一步,犯更大的错误。

医生先叫我张大嘴,“啊~~~” 没有看见鱼刺的位置。接着,他让我把舌头尽量外伸,用纱布紧裹住舌头前端,外拉,同时用一个一头扁平的东西探近嘴里,按压舌根,借助医用视镜,朝我嗓子里看,不过,还是没有看见。他让我再向他靠靠,好看得清楚些。其时,我的膝盖已抵住他的腿了,只好把膝盖放低,再把它们后移一些,身体才能跟医生靠得更近些。我曾在一篇小文里倡导过身体接触,但真到跟别人近距离地接触,还是感觉非常的不自在。可能是职业的原因,医生早就习惯这样的接触,他倒没有什麽异样。换了纱布、器械,医生再一次重复刚才的检查,结果还是一样。

“那只有喷麻醉药了!” 医生说,“我给你喷过药后,尽量不要张嘴,麻醉药好起作用。” 都受过这麽大的折腾了,我还能有什麽别的选择?

医生拿过一个嘴细长的喷枪。我张大嘴。医生一按。一股麻酥的气雾在嗓子眼里散开,接着,是一股强烈的气味,扑鼻。我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差点要吐出来,吓得医生忙偏过脑袋。我急闭上嘴,眼泪都给呛出来了。赶忙起身,向厕所跑。还好,忍住了。出来的时候,麻醉药应该是起作用了,感觉嗓子,就像人喝醉时候的舌头,大了。

进到医务室。医生再查,还是看不见。

再喷麻醉药。我再向厕所跑。

再查。仍然看不见。

“要再喷一次麻醉药!”医生说。啥叫“死的念头都有了”?那一会儿,我真的体会到了。神啊,保佑这回医生能看得见呀!

终——于——,医生看见了深嵌在肉中的那根小鱼刺。夹子在木呆呆的嗓子处游移,夹着它,出来……

这般经历下来,我来刘墉一回:(1)不要吃鱼;(2)如果不能遏止吃鱼的欲望,少吃鱼;(3)就是吃鱼的时候,尽量不要吃刺多、刺小的鱼;(3)如果偏偏还执迷于刺多、刺小的鱼,千万,千万,要小心,小心!

 

 

 

 

 



3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