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广告中心恩仇对话录(非原创第三回)

广告中心恩仇对话录(非原创第三回)

去评论
2007-07-11 15:11:47
标签:
 
 

一日,卢二不在,刘三正在后园杀猪。杀到一半,曹三石、苗不伟闯入园中曰:“是酱字的,梁大有命,请使君便行。”刘三惊问:“有恨事?偶在杀猪!”曹三石曰:“不知。只教我来相请。”刘三只得随二人入府见梁大。

梁大笑曰:“在家做的好大事!”唬得刘三面如土色。梁大执刘三手,直至后园,曰:“弄你吗,没事杀猪,怎么不多读点书!”刘三方才放心,答曰:“无事杀头猪消遣耳。”梁大曰:“适见枝头梅子青青,搀掉得了。曹三石、苗不伟两陀人又来操事,正值煮酒正熟,故邀使君小亭一会。”

刘三心神方定。随至小亭,盘置青梅,一樽煮酒。二人对坐,曹三石、苗不伟分别抱来两个小板凳,四人开怀畅饮。大家都哗然道好。酒至半酣,忽阴云漠漠,聚雨将至。梁大曰:“快下雨了,众爱卿可要回家收衣?如果不收万一下雨了就一定会被淋湿,如果淋湿了衣服就一定会脏,如果脏了的话,那么众爱卿的衣服不就白洗了吗?倘若是酱子的话,我日你吗,众爱卿就又要回家洗衣服了,再要碰到下雨,万一又没有收的话,这、这又叫人如何是好哩。话再说回来,倘若……”

曹三石已倒毙在青石板上,两腿伸得一般长。苗不伟一口气憋在脖子里,脸红的像腌了三日两夜的猪肝。只有刘三心神已定,笑曰:“没四,老子今天没洗衣服。”

梁大闻言,突然发问:“你杀的那头猪现在如何?”

刘三吃了一惊,放出一个响亮的屁。时正值天雨将至,雷声大作。刘三乃从容俯首:“雷好大哦。”曹三石忽地惊醒,从地上翻爬起来大呼:“你的屁分明大过雷声。”

刘三听了这话,脸色阴沉,用眼上下细细打量了半日,从怀中掏出一把散碎银子,轻轻推到曹三石面前说:“贱人,你不说话会死啊。这点银子我实在拿不出手,请你带上,聊作补缺,回头我院中那头死猪再送你幅耳朵罢……

曹三石劈手接过那银子,问道:“休要声张,我问你句话,上月你借我二十两碎银你为什么不还,为什么,为什么?”苗不伟在一侧幽幽道:“前年开完早会吃早点他也借我碎银三钱,我一直没好意思要。”

众人大笑,梁大朗声道:“莫吵了。我算着你们今儿该来吃酒,卢二总不见来,想是忘了。这会子到底要来。日日说人夜聚饮博,今儿我们自己也如此,往后怎么说人。”众人笑道:“没掉事,原要这样才有趣了。”

已是掌灯时分,一时吃毕, 梁大等人都往卧室中去说闲话。这里收拾过残桌,又放了一桌。刘三看着曹三石、苗不伟对坐着,叹道:“我看你们这些人都只吃这一点儿就完了,亏你们也不饿。怪只道风儿都吹的倒。”曹三石便问:“今儿剩的菜不少,卢二都那去了? 刘三一声娇叱:“都还没散呢。我小脱锅正从肥西赶过来,在这里等着一齐与他吃二场。”

三个时辰过后,我小脱锅卢二终于从肥西赶来。卢二下马进门,笑嘻嘻的走来,先到前边观看了一遍,然後踅进洗手间。刘三慌忙在外迎接 ,说道:“你今日来得迟。”卢二道:“一傻B朋友公司今日开张,拿帖儿知会我,不好不去的。”梁大道:“过来坐地上。你没酒,教丫鬟看茶来吃花酒。”不一时,放了桌酒,菜蔬都摆在面前。卢二颔首道:“人人都说日出好看,我们今夜何妨不睡,饮酒对诗,看一看日出何如?”看看天晚,梁大吩咐楼上点灯,家中重筛老酒一桶,再设珍羞,又使人抬送了四个攒盒,都是美口糖食、细巧果品。

饮酒中间,曹三石被这酒气一触,双颊发烫,颤颤巍巍的掌灯归房,不想进错了茅房,转了半天,摸到侧室上床宿歇。苗不伟因旅途辛苦,吃了几杯酒就醉了,倒下桌头鼾睡如雷,吓死了路过花园的一条狗。梁大和刘三也不胜酒力,口水直批,昏昏欲睡。这卢二怎生睡得 ?在桌上抓得一个猪腰子,不觉食心辄起,用手扪弄了一回,蹲下头去,埋头苦干。

正是:我小脱锅食性重,夜深偷弄猪腰吃。又有词为证:我爱猪腰身轻盈,行行一派笙歌沸。嘴到处,胭脂记。耳边造就百般声,夜深不肯教人睡。哈酒到天明



1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