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洪水面前,他们想什么么?

洪水面前,他们想什么么?

去评论

洪水面前的从容

我是安徽人,最近一段时间,安徽被关注比较多的可能是洪水吧。安徽境内有淮河、长江,每次全国只要提到抗洪,总会提到安徽。

淮河在过去的数百年里几乎成了灾害的代名词。

据历史文献记载统计,公元前252年~公元1948年的2200年中,淮河流域每百年平均发生水灾27次;1194年黄河夺淮初期的12、13世纪每百年平均水灾35次;14、15世纪每百年74次;从16世纪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450年问每百年平均发生水灾94次,灾害愈来愈频繁。建国后,虽然大兴水利,治理淮河,但因为种种客观原因,洪水灾害的威胁从没有真正解除过,安徽的父老乡亲们总是一次次虽不情愿,但勇敢的谱写抗洪抢险的壮丽乐章。

过去每次抗洪,被广大军民的忘我牺牲精神感动之余,心中总有很多的酸楚。在英雄事迹的背后,无数老百姓惊慌失措,流离失所,一无所有的挣扎着。我们目前所拥有的房间、空调、汽车、美食这一切习以为常的东西对这些灾区百姓看来是遥不可及的奢求。特别是蒙洼蓄洪区,52年以来先后蓄洪15次。一次又一次为了全局利益做出的重大牺牲,为了减轻上游河南的压力,为了保住下游江苏的利益,她总是义无返顾,为的是把洪水灾害造成的损失降低到最小的限度。当地人说,蓄洪一次,老百姓就要贫困3年。蓄洪当年的农业收成全部损失,水利设施如桥涵路渠全部报废。群众生活在拥挤的庄台上,人均只有10平方米,而且人畜混居,生活环境恶劣。平时,村民根本不敢做任何生产建设方面的投资。

为了全局的利益,蒙洼人一次次放弃自己的家园和劳动的成果。虽然他们这么做了,但我可以保证,肯定有很多蒙洼人感觉很委屈:凭什么非得是我们做出牺牲。但委屈归委屈,他们还是每次洪水过后擦干泪水,从头再来。一次次这么蓄洪过来,估计也习惯了。

我不是蒙洼人,但我尝试体会他们心里想些什么。我觉得日子久了,蓄洪区的人们心态可能和外区的人不同了。洪水猛兽都是可怕的,而这种可怕,外区的人只不过是隔岸观火,最多心生恻隐,但难以真正体会到这洪水到底有多可怕。而多次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蒙洼人就能刻骨铭心的体会到这种可怕,所以,我觉得蒙洼人心中最缺的可能是安全感。

其次,当洪水围过来,所有的人都拥挤到狭小的保庄台上,犹如一座座的孤岛,眼前只有无边无际可怕的洪水,和外界基本失去了联系。时间久了,我觉得蒙洼人心中最多的可能是孤独感,是一种游离于现代文明的孤独感。

每次抗洪,全省乃至全国人民都给予了蓄洪区人无限的关注和同情,这些同情变成了物质一次次送到了他们手中。虽然物质支援足够维持他们的生活,但洪水退后,他们总要独立面对灾后的艰难生活,再次去耕种被洪水一再蹂躏的庄稼地。我很担心15次蓄洪过后,他们会对通过劳动创造财富失去了自信,对通过播种收获幸福失去了自信,他们可能不知道自己灾后到底该怎么做,是努力劳动,还是靠着救灾物资生活,等待着下一次蓄洪呢?劳动后一定有收获么?在这里的答案尤其不确定,没有答案的蓄洪区人们自信何在呢?没有自信,自然伴随自卑。当拖着全部破旧家当的他们偶尔步入都市丛林,面对高楼大厦,灯红酒绿,不知会做何感想,是否敢尝试溶入现代文明中呢。

人定胜天,洪水肯定会过去的。我们在抗洪之后,也许应该更多的思考这些蓄洪区的人们心中所思。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