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全世界都下着雨

全世界都下着雨

去评论

               


                最近我一直琢磨着应该去戴个紫水晶还是挂个什么桃木符来改改运,只是,估摸这东西都要去西单或者潘家园等地寻觅。鉴于那千山万水的跋涉,改运之事遥遥无期。

                 进入六月,整个校园弥漫着离别的情绪,青春正在慢慢散场。学校里关于毕业的晚会、影象展会等接连不断,校园里也总是能看到穿着学位服到处留影的毕业生。吃过中饭,大家也都习惯在校园西门附近晃一圈,看看有什么毕业生出售的二手物品可挑。我花了6元买了张8成新的笔记本电脑桌,算是拣了个便宜。

                 这个夏天,合肥还在23度的时候北京已经超过了34度。所幸,每周基本上有一次降雨,温度也会突然下降10度左右,早上穿着短裤顶着烈日出门,等下午的暴雨过去后又被冻的一路喷嚏不断。

                 自习室总是人满为患,考研的和准备考公务员的都是脸色灰暗。据说研究生还要大大扩招,以后5个本科生中就要有2个升研,GOD,不知道5年后是不是博士也要开始普及教育了。呆在学校的时间越来越长,因为天气越来越热,自习室人再多好歹还有电扇或者空调使劲吹着。

                     公寓里没有空调,吊扇也没处吊,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安然度了过来。 虽然还没有马上面临毕业,找工作的事情也成了我的紧箍咒,一想起来就心乱如麻。我起床的时间已经早到了5点,又开始反复做着内容相似的梦,不是梦见自己穿着拖鞋就急匆匆的去上班就是自己紧赶慢赶的也没赶上考试,然后自己就急的从梦中醒过来,急出一身汗。轻手轻脚的起床,到厨房开始烧开水,然后在阳台看书享受北京夏日微凉的早上。

                 评论和电视策划书才交,法律刚结课4天后就要考试,对着用小5号字打出来的满满7张纸的问答题,谁的脸上都写着大大的郁闷。在学校上网发邮件,速度慢的象蜗牛;银行卡丢了,硬着头皮耐着性子去办挂失,一列列的等候长队让我没脾气,等吧,慢慢等。难怪白岩松说北京人民比全国人民的寿命短10年,全在交通和等候办理业务时等掉了。

                 和令去买西瓜,还在付钱时就被豆大的雨点打个正着,仅仅回宿舍的3分钟路程就被淋了个半湿。在电梯间妈来了电话,她的语调很轻松,让我猜她在哪,告诉我她刚做完手术,听到这句话,我的内心就被什么击中了,浑身一下没有了力气。电梯来了。令拽着我就要进电梯,我示意她先走,然后蹲在楼梯道里接电话。妈说开始也不知道病情究竟会怎样,所以也不想告诉我,手术后证明是良性,她也放心了。几乎是在恩恩啊啊中完成了和妈的电话,因为不想让她听出我的害怕,我们都明显很刻意的要显示很轻松。

                电梯上上下下也不知道多少次,室友电话来叫我回去洗澡,轻飘飘的回到寝室才发现西瓜不知踪影。令说淮河这边水情严峻,我奥了一声。洗衣服的时候MP3里放的是信乐团的《死了都要爱》,在这样烦闷的时候听这样撕心裂肺的歌曲却有许多温暖的感动。突然想起91年三河的那场淹没整个镇的洪灾,昏黄的水面上漂浮着泡的发白的死牲畜和暗红色的棺材,然而半年后一个新三河就重建起来。

                  A说工作很烦,等周末去美术馆一起晃晃把烦人的事丢开一下,我当然同意,焦虑症的人正需要个缓和的渠道。现在完全没有了心思,正要和A说改期,就收到消息说突然出了状况,一堆麻烦,美术馆之行要改期。从学校出来,半路又是暴雨,懒得跑了,索性悠闲的慢慢走。既然炎热是那样的烦闷,暴风雨来了就彻底享受一下清凉。室友打趣我说今天的衣服老天爷给洗了,干脆别脱等太阳出来晒干就OK。

                   手机响了,A说,雨刚停,看到了彩虹。



3 条评论

  1. 大学毕业时的那段时间极度怀疑人生 不知道自己存在的价值在哪里 比不得那些提前知道知道位置的幸运儿 不过,经历痛苦也是一种幸福 更多的幸福,就在前面等 只等你慢慢走过去。
  2. 北京的压力让瓶子长大。 家人生病的心情太熟悉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张照片好漂亮,等你走前我们再去拍拍。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一定
  3. 毕业时候的心情都一样,走过就好了。 但是永远不会忘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看来是了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