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古今多少恨

古今多少恨

去评论
     我看了白居易的《长恨歌》,叙述安史之乱前,玄宗得到杨氏。杨氏由于得宠,反复渲染玄宗不理朝政,酿成安史之乱。这是悲剧的基础,也是“长恨”的内因。

 

   “六军不发无奈何”描述安史之乱起后,玄宗出逃,引起“六军”驻马要求除去祸国殃民的贵妃,“宛转娥眉马前死”是悲剧的形成。杨氏归阴后,造成玄宗的悔恨,寂寞伤感。诗中描绘了玄宗这一“长恨”的心情,揪人心痛,催人泪下。

 

  “临邛道士鸿都客”写玄宗借道士帮助于虚无缥缈的蓬莱仙山中寻到了杨氏的踪影。仙景再现杨氏“带雨梨花”的姿容,并以含情脉脉,托物寄词,重申前誓,表示愿作“比翼鸟”、“连理枝”,进一步渲染“长恨”的主题。结局又以“天和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深化主题,加重“长恨”的分量。

 

    杨氏死的冤吗?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是个传奇女子。当时,一女的再有求生欲,受到情感深刻打击,曾把她捧于手心宠爱的男人亲下宰杀令。即使她天生丽智,经过一路艰难险阻,容光不再,姿色不比一村姑好哪儿去,命运也不比一叫花子的老婆好哪儿去。其实红颜非祸水,她们个个都薄命。杨氏死前不恨才怪,天涯海角怎敢与君别,最后落得命丧马嵬坡。玄宗一世聪明,辜负杨氏的深情厚谊,可怜一国之君,也有掌握不了的事儿。

 

    现在有人说,弄个假死不就得了,找个替死鬼不就得了。但隔了几千年,历史无法从头再来。

 

    文艺作品中,悲剧色彩好像都因女性是罪魁祸首,其实女性也没什么错,无论她们以恶治恶,还是从头再来,还是自我沉沦,走向堕落,还是像杨氏的悲剧。整个社会都发生了变化,每个个体都是独立的,都有自己的主见,站在关怀的角度上,如果把错都归结到女性身上,那还是站在男性话语的角度上思考问题。

 

    做人难得心理平衡,放纵,就会偏移,而坚守可能会固执,会保守。我们现在人面对社会生活是“顺”还是“逆”?社会是个大染缸,有爱、有恨,有性,往往没了纯真;有坚守、有放纵、有寻找,信仰缺失,把一些对现实无奈之人变成恶人。善良的女人不是软弱,更不是退让,而是有机会伤害别人的时候、而不伤害别人,这是一种品质。善良是遭受情感不平时,不报复,而是,挥挥衣袖,转身离开,因为离开总比丢命强。我明白女人不忍离开,也是出于一种善良,她想给那个人一些机会,让他们去弥补过错,去珍视,这本不该遭到轻视,而是天若有情天亦老,倒是无情却有情。

 

    以后有机会,我要写人们在拜物拜金时代心理与情感事业受到的巨大冲击。比如,有一种说法,桃花运是一种让人担忧的运气,桃花运来得总是很突然,很意外,这种突然和意外会让人担忧、紧张、刺激、害怕、却又身不由己,因为现实生活太单一、枯燥了,人们需要桃花运,又害怕桃花运。

 

    无论男女,一旦有了紧张感,心里总觉得要出事。某种程度,不负责任触及一些美好事物与人,往往最后伤成一片,不止一人从内心痛深处苦。到底什么是假的,有爱情与良知的坚守吗,什么是完整的,什么又是虚情假意的迎合,一旦自身利益受到影响,就换成另一副陌生面孔。
 

    女人有一定人生阅历后,应该明白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也会有委琐的时候,不要觉得这很可耻,泰然处之,也是坦然。作为一个人,不谄媚,就不自卑。强迫自己理解事实无常,明白生活的变化往往不由己能控制,悲伤的时候不刻意隐藏,想哭就哭,快乐的时候懂得享受,活的清醒,就接近真实与真相。

 

    或许,有人看了会问,你又讲大道理,换成自己,你哪儿会这么坦然。


    坦不坦然,肯定有原因,百般矛盾“不得哭,潜别离;不得语,暗思量;两心之外无人知……彼此甘心无后期”这几句话,够不够沉痛。

 

   

                                                                                  ------此文献给青春无悔



3 条评论

  1. 想得太深刻了,就容易累吧。还是简单些好。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