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裸露的疯女

裸露的疯女

去评论
 

上篇说到在沙龙朋友SPR咖啡馆的诗情画意,还说到了诗人李白什么的。

 

 

 

 

 

有人诗曰:新诗日日千馀言,诗中无一忧民字......来讽当下的文化麻醉现象,那天我们在SPR咖啡观馆,大家搞的很有劲。

 

 

 

  在上篇文章里,我拿男小资女小资来说事,其实是给大家开开玩笑,也拿我自己开玩笑,各位当不得真,那天说的当代艺术,也是在开玩笑,第二天,有一个在妇联工作的朋友说我导向不对,他说,女小资男小资。在你老张的浪漫主义的影响下,一不注意,就会搞出非法的现实主义之果来的!

 

 

 

他这一提醒,我还真的想起了,这类社会问题引发艺术问题。

 

 

 

艺术家何成瑶有一件行为艺术作品,叫《向母亲致敬》。

 

 

 

在《向母亲致敬》中,何女全裸露,眼睛注视前方,手上捧裸露着的她的母亲的照片。这个行为非常地提醒我,咱们的爹妈,甭管是批红挂绿的明媒正娶,还是荡漾迷茫中的沉沦,只要是生下了我们,我们就应时不时地,向母亲致敬,何女之母所在的那个年代,没有咖啡馆,没有酒吧,但还是有着浪漫,因此就有了何女。

 

 

 

何成瑶37岁时,在一场据说是一念决定偶发行为里,她第一次脱下上衣在公众面前裸露自己。

 

然而,她说,在此之前延续多年的噩梦中,她一次又一次在人群中赤身裸体。

 

 

 

这多半因为我有一个精神失常的母亲,现在,何成瑶说了,但在从前,这一直是她家族中讳莫如深、引为羞耻的疯癫史。

 

 

 

何成瑶做的是行为艺术,但材料用的是她的身世。

 

 

 

1964年,何成瑶生于重庆的荣昌县,但是,何成瑶的母亲是在还没有结婚的情况下偷吃了禁果后怀上了她。爹妈在那个政治封闭经济落后的年月里,为了要不要生下何成瑶犹豫不决,最后毅然生下她。因此,何女的父母被开除了公职,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月里,他们便一无所有了。她的母亲,也因为压力太大也患上了精神病。当然,对于今天很年轻的小资们来说,很难体会何女父母当时面临的政治压力以及何女从小生长的恶劣环境——非婚生育那就是道德败坏。可以想象何女和她的父母生活在名誉扫地并可以随意遭人羞辱折磨人的年代里,是如何地屈辱的活下来。就是在今天,非婚生子女的情境还是不太好。因此,何成瑶,出于自己的身世的愿因,对世人要做个告白与控诉。

 

 

 

     

 

有评论家评论她的作品说:对作品的解读是需要语境的。尤其是本身就有非常特定语境的艺术作品,否则的话我们无法从意义层面区分作品之间的差异。比如同样是裸露身体的行为艺术。何女母亲的裸露是何女行为艺术的由来。她的母亲精神失常后,经常做的事就是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披头散发,裸露着身体在家乡的街上和巷子里边叫边奔。这是何成瑶儿时的记忆,并且一直伴随到现在,尽管后来何成瑶离开了荣昌老家到了重庆,又从重庆到了北京。

 

 

 

这些个人强烈的,来自社会深处的个人体验,象恶梦一样地一直追随她,这成为做作品的动力,这些与变态,哗众取宠无关。

 

 

 

是来自社会的屈辱,使刚生育后的母亲发了疯。从小,何女就对妈妈充满恐惧她从来没有抚摩爱抚过我。我每次经过她身边都是蹑手蹑脚。一走过,就风也似地跑。觉得她是个会打人的疯子。八岁那年,何女看到母亲赤裸身体在光天化日下走着,身后跟着一群哄笑着看热闹的人。

 

那一瞬间,她愣住了,血一下冲到头顶,非常难受,好象光着身子被人耻笑的不是妈妈,就是我,我自己。

 

 

 

很长一段时期,母亲对何女来说,意味着羞辱、畏惧和怨恨。她到重庆,后来又辗转到了北京。然而距离增长似乎在某种程度上更加确立血缘中的既定身份与关联。2001年5月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何成瑶到金山岭长城参观一个装置艺术现场。面对辽阔山野、古长城远景和装置艺术堆砌的场地,据她说,关于母亲的一切回忆又涌现了。

 

 

 

这回,她没有捂起双眼,而是仿效母亲,脱掉衣服,昂首阔步地引领着艺术家和参观人群走上烽火台。

 

 

 

 

 

何女还有一件作品,《妈妈和我》,也是来源于,她童年记忆中的疯妈妈,《妈妈和我》图片既可以看成是何成瑶作品的一种延伸,也是何成瑶对她更早些时候的作品:《开放长城》的一种注释。

   

下图《开放长城》片断。

       

《开放长城》是她的第一次行为。当时有外国的艺术家用工业垃圾做的装置像“兵马佣”那样放在长城上。何成瑶脱去上衣,后面跟着观众,一直走到了烽火台。其实从《开放长城》开始,何成瑶的艺术就和她的母亲完全在一起。《开放长城》后,何成瑶回到老家看望她的母亲,她的母亲依然是裸露着上身,一个人坐着,在玩一个烂苹果。这种场面,又再一次强化了何对童年的记忆!

对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来说,都可从中看到我们父辈,以及我们自己的悲伤,这种悲伤是壮烈的,在历史的巨痛面前,我们企盼脱去,罩在我们精神中艳俗虚伪外衣,

何女脱去了外衣,和她母亲一起合了一张影,取名为《妈妈和我》。何女说,这是她第一次与母亲的合影,她要用这张合影来公开她原来一直小心掩盖的她家的疯癫史和她的身世,她要用抚摸她母亲的方式来肯定这种血缘关系。何成瑶还有一件《针灸》的行为艺术,她在自己的身上和脸上扎到99针,直到晕过去。何成瑶自己说这件作品是“献给我受尽磨难屈辱的母亲”,在她小时候,家里人为了给何成瑶的母亲治疗精神病,用尽了各种民间偏方,扎针灸是其中的一个治疗法。她母亲躺在门板上,被几个人按着手脚扎针灸。何成瑶听到并看到她的母亲大声嚎叫和挣扎,但根本治不了她母亲的病。

 

面对这样的艺术展,有人问:这是艺术吗?何的策展人的回答:这是艺术。有人问:这不是新闻记者做的事吗?策展人回答:新闻记者也是艺术家。关心政治由政治家去关心,为什么要艺术家去关心?

他最后又说:艺术是最政治的领域。

 

 

任何一种艺术,如果只有虚幻空洞的外表,或者只有奢靡蔓妙的所谓情趣,如果丧失了时代精神,脱离自己所处的时代,那它的价值何在?

 

待续。



40 条评论

  1. 哪里有疯女??原来是行为艺术家呀!!
  2. 有意思,就是有于继勇一样的感觉
  3. 希望生活中多点行为艺术 呵呵
  4. 这个女人的咪咪下垂的好厉害。
  5. 直指内心!这次,源平大哥搞狮子吼,做金刚怒目了!
  6. 平老大,续集介绍《妈妈和我》?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