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读书 »  » 纸上的福寿春

纸上的福寿春

去评论
      70后小说家李师江写了一本具有朴素的情感、内敛品质的小说《福寿春》。我们相识至今,这次出版长篇小说,朋友们都替他高兴。因为有太多从事创作的写作群体被出版制度与市场需求打压。当年,李师江也算其中之一。不是说,谁通过出书成为暴发户,而是人民文学这次的眼光,众人拍手称快。但我并不认为《福寿春》是他的转型之作,相对前一部小说《逍遥游》以书写个人情感为主的创作状况,新作《福寿春》在书面形式上用的是中国传统小说的白描手法,表现今天农村父子两代人的价值冲突。两部小说的内容表现了不同环境下的人的心态与变化。
   
    如果有人说《逍遥游》描述的是丧失了个人道德底线的北漂生活,那是对生活对个体的人过于苛刻、缺少理解与宽容。《福寿春》写了作者在福建生活的状态,有家长里短、市井景观,也有地域文化在其中成为特色。
   
    谁说写小说可以不需要技术?拿《福寿春》来看,是作者向中国传统小说技术致敬的结果,与当下大行其道的现代派叙述手法背道而驰。小说过分追求戏剧效果,恐怕是为了铺垫日后的影视路吧。我所看到的《福寿春》不刻意描写生活的大悲大喜、戏剧性的命运变化。相反以小写大,以虚写实,小说全文的整体结构稳固。小说的文字内容以一个又一个的生活场景、人物的行止起居连缀成无比饱满的生活底色和人间气息,人物的心思、话语、腔调活泼地呈现纸上。
   
  《福寿春》小说的语言是其最大特色,具有明清白话的味道。李师江说主要原因是当地农村的方言确实有古代官话的味道。有评论家“方言写作”可能会丧失一部分读者,但恰恰只有方言才能再现或还原一些事物的本真。有报道“作品在描写父辈农民时,诗意地呈现了中国传统的农村生活和农业生产方式的魅力,种种下海种蛏、上山种地、挖红苕、摘茉莉的农业劳动在作者的描写下无不散发出被历史反复回味不已的田园气息。”
    
    我觉得无论做人还是写书都得有气质,作家的气质在于是否有一定程度的社会责任感。《福寿春》对子辈农民新的价值观和寻找出路之间冲突的描写,则是区别于其他农村题材小说的地方。它指出了今天农村传统生活方式难以为继的困境所在。生活在存在困境下的人如何突破固有的模式,就是小说精彩所在之处。
    
    早年,李师江写过诗。有次大家聊天,说到写诗与写小说,喝了酒的他,清醒地告诉我,小说语言更适合他的创作。我觉得一个写东西的人,对自己的写作方向定位要准。

2007年9月20
莫小邪


3 条评论

  1. 你书评一样写的意味深长嘛
  2. 李师江的<逍遥游>我买了,是在贝塔斯曼被推荐买的,结果发现实在不怎么样的一本书,也许是与的生活比较不搭才觉得这本书索然无味了吧.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