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拾遗 »  » 我们村庄的人——于从广

我们村庄的人——于从广

去评论

老头早晨出门时习惯在口袋里装一包糖和一包烟:见到小孩子就笑眯眯的弯下腰,摸摸孩子的脸蛋,然后递上一块糖,见到抽烟的就和人家一起点个火。他的糖和烟,基本上是给别人准备的。这个习惯,他从退休一直保持到去世,大约二十多年的时间。

老头退休后的工资是从我父亲手里领。每个月末快发工资的时候,他会隔三差五到我们家门口,从墙头外伸出脑袋,大声问一句:坤先生,工资到了吧。那时候我父亲是乡中心完小的会计,经常从银行里拎一大提包的钱在家里一发一天。那时候我们家里有一条狗,他每次进门前都大声吆喝:把你家的狗看好,一定要看好。

于从广每次从我父亲把工资接过来,都会很认真的掏出一个手帕一层层裹好,掖进最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我父亲说:“你怎么不数数,错了不好吧。”于从广会说:“咱兄弟俩谁跟谁,你能哄我的钱?”

从于从广走进我家的门,我和妹妹就会一直用眼盯着他的口袋,直到他笑眯眯的掏出糖,笑嘻嘻地说:一人一块,一人一块啊。然后他会坐到我们家的那个破藤椅上和我父亲聊天。他是个特别爱聊天的人,却总是把一个问题翻来覆去的说上五六遍。更要命的是,他坐在椅子还不肯老老实实的坐,喜欢晃腿或者颠脚尖,把我们家的藤椅晃得吱吱呀呀的响。如果他坐床沿上,会晃的一张床都在动。

于从广是村里几十个教师里面命最苦的,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当上了教师,又很快的碰到几次运动,他蹲牛棚和游街的时间比他站讲台的时间还长。因为太多的折磨,他患上了不少毛病,驼背和哮喘,无论春夏秋冬,他走一段路,都要张着嘴喘一会。

这个和蔼可亲柔弱多病的老头还有一个和外表极不相称的身份——拳师。放《少林寺》那几年,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从家里偷了钱,买一箱白酒和几条上等好烟,跪在于从广的面前,请求拜师学武。虽然很多人都传言老头的武功不错,但是老头却从不承认自己会武。

村里被传说为于从广弟子的只有一人,就是少言寡语的学师。学师长得膀大腰圆的,两只手掌粗糙的像树皮,据说可以用手掰断一块红砖。

我一直不相信这个弯着腰笑眯眯戴老花镜走几步路要张口喘的老头是拳师,直到有人告诉我说我二哥也跟于从广学武了。我二哥每天清晨起得很早,在两条腿上绑上沙袋,在田埂间跑步,跑到五六里外的地方再折回来。我们家里还有石锁、吊环和沙袋。我二哥经常疯子一样的对着沙袋扑通扑通的捶上半天。他甚至弄了一个破铁锅,里面放满砂子,然在下面烧火。等砂子烧得烫手的时候,用手在里面抄砂子。我问他疼不疼?他说,师父说只有这样才能练出铁砂掌。我问:你师傅是不是于从广?我二哥说,不是。我再问,他就保持沉默了。

我二哥不肯承认,我只好去当面问于从广了。当他来我家里领工资的时候,我问他:他们说你是武术大师呢?他仍然笑眯眯的说,我哪里会什么武功,你看我像吗?谜底直到今天,我还是没有解开。我二哥也不告诉我是谁教了他武功。

于从广很年轻的时候就掉牙了。牙是不是革命小将敲掉的我不知道,反正,他没有牙的脸是瘪下去的,像个老太太。于从广的假牙很白,他张嘴笑的时候,离老远都看得见,很亮很闪眼。村里装假牙的人不多,所以和我大小差不多的小孩子,觉得追着于从广看他的假牙,觉得那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于从广的退休金从三十块涨到六百块的时候,他的生活也越来越讲究。买了辆新自行车,还有很多新衣服。自行车前面的车蓝里,经常有一条鱼、一只鸡或者一块肉。他的口袋里,还有一只长年响着的收音机。所以,村里人经常会拦着他问“今天天气怎么样”,他就像播音员一样播报一遍。

于从广有一个伯父曾经是国民党军队的校官,也曾经是县里面地方武装力量的最高长官。他跑到台湾的时候,留下了妻儿老小。回来探亲的时候,又带了一大群人来——他在台湾重组家庭的妻儿老小。老头在台湾也算是个有钱人,他给每个前来看望他的亲戚发一条金项链和一块名表,以示对大家的思念和感谢。

轮到于从广的时候,于从广没有要,他从床下面抽出一个旧木箱子,翻出卷字画,把它送给了初次见面的台湾堂弟。于从广说,这算是我最喜爱的东西了,也是家里最值钱的东西,现在交给你保管吧,算是件见面礼。

有人说于从广傻,这传家的宝贝怎么能送给台湾人呢,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传?因为这层“海外关系”,于从广和他的堂兄在历次运动中没少游街,现在应该是要赔偿的时候,怎么还能送东西?也有人说于从广送出去的那幅字画非常值钱,在1980年左右曾经有人出价十万元。十万元在那个时候差不多能买下我们半个村子了。这些都是传说,我并没有亲眼所见。

年龄越来越老,于从广起床的越来越晚,赶集越来越少,住在医院的时间越来越长。冬天时节,他几乎闭门不出了,他那个红砖墙院子铁门上经常挂着锁。

终于有一天,有人从门缝里发现于从广出事了。他半跪在在院子里,胸口抵着一个煤球炉子。胸前的衣服已经被烤焦了。医生过来查脉说:还有救呢,要抓紧送医院,是脑溢血。因为是农忙时节,于从广的儿子并没有把他送到医院去,让医生打了几瓶吊水就下地干活去了。

再送医院的时候,于从广已经昏迷不醒了,三四天后心脏停止了跳动。

有人说如果于从广晚年娶个老伴就不会出事了,毕竟七十多岁的人还要自己做饭洗衣。于从广的妻子在三十多岁的时候病逝了,那时他最小的孩子还不到一岁。他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成了鳏夫。依稀记得有一年春节,我父亲问于从广:“你的钱能花得完吗?找个老伴多好,冬天睡觉也有个捂脚的,吃饭也有个拉呱的。”于从广笑笑说:“都七十岁的人了,离死不远了,还要害一个人伤心,没必要了。”

于从广和村里很多去世的老人一样,被葬到了祖坟地里。他的坟没什么不一样,没有墓碑,也没有任何标记他名字的东西。也许再过十几年,这个有趣的老头,将和坟边的荒草一起隐退于历史。

有着老太太一样的脸,一口雪白的假牙,笑眯眯弯下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我眼前又浮起这个有趣老头的模样。

 



78 条评论

  1. 一个善良、有爱心、为人着想的好老头。
  2. 这些故乡人与事,带着时代的烙印,写得不错啊。罗
  3. 神秘人物,要是能揭开他的前半生就更有看头了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只有采访活着的人了
  4. 有意思的老头~~~ 不过不承认自己会拳脚也可能和当年的环境有关吧,听说有段日子拳师们的日子很难过的:(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不知道。他身上的谜不止一个啊。现在死了,追问不到了。
  5. 哎....活着.就是一生.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都一样,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功绩,都是那么长。
  6. 这个世界有他们才值得一看.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是的,都是道德模范也挺枯燥的。
  7. 从新博客往旧看,天堂里一下子添了好些好人,他们过得都挺好.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最新一个消息,我一个高中同学,年方31岁,五天前去世了。肝癌。
  8. 总有一些人,总有一些事,总有一些场景,在记忆里不曾离开。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可能是老了的缘故。
  9. 写得很传神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谢谢小F姑娘鼓励。
  10. 继续支持!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我也继续感谢。
  11. 有明清笔记的味道!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一个村庄就是一幅清明上河图。里面什么都有。
  12. 老于,我怀疑你们老家人人都是极有故事的人。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不是。有故事的人,都是村里的另类人物。
  13. 人物描写的极好!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谢谢韩大哥。
  14. 板凳先坐坐~~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你请~~~
  15. 这个老头,确实很有趣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还有几个,待我一一写来。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