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略过心事,略过伤痛(作于9月24日)

略过心事,略过伤痛(作于9月24日)

去评论
      男友的爸爸已经下葬一个礼拜了,初秋的天空一直灰蒙蒙的,像极了人的心情。 
      周末,我央求男友:快十一了,我想买些东西带回家吗,你陪陪我吧。 
      男友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出家门了,这样的要求,只是怕他憋坏了自己,伤了身体。 
      男友摇摇头:不去,我要在家陪我妈妈,她一个人在家里不行。 
      男友爸爸火葬的那天,婆婆哭昏了过去,最近情绪稍微稳定下来,男友还是很担心,一直在家中寸步不离地照顾着他。 
      这时,已是早上九点半,刚吃完早饭,婆婆又回到了床上,这一个礼拜,她除了起来吃点东西,基本都是在床上度过,即使醒着的时候,人也是傻傻的,很少说话,精神恍惚。 

      我无言苛责男友,这个男人,在尚未成家之前,悲怆地失去了父亲,尚来不及宣泄自己的悲伤,又要照顾衰弱的母亲。男友是独子,也是孝子。在告诉他,父亲去世的消息之前,我贴在他的耳边,小声说:答应我,无论遇到任何事情,你一定要坚强。 
      男友做到了,回到家,跪在父亲的遗像前,没有留一滴眼泪,头一直深埋在膝盖里。夜晚,亲友散去,男友才拥住我,啕声大哭,抽泣地像个孩子,把我紧紧勒在怀里。 
      时常,我满腹悲怆,心疼地看着男友的消瘦:这个可怜的孩子,这样早,失去了最爱自己的父亲,尚习惯享受父亲爱的时候,尚没有准备好独立的时候,悲剧猝不及防发生,他被推到生活的正****,他是这样可怜啊…… 

      上午,QQ上,遇到小姑,小姑告诉我,姐夫因肝病住院,四爷爷最近也在住院,爷爷的侄女被诊断癌症晚期。   
      我惊讶:今年怎么发生那样多的事? 
      小姑在那方,叹气:2007年,是个倒霉年。 
      是的,2007年,流年不利,先是健康的爷爷毫无前兆地诊断出胃癌,刚把奶奶从死亡线拉回来的家人手忙脚乱,跟死神又进行了一场拉力战,亲情最终战胜了死亡,爷爷回到了我们身边。尽管如此,爷爷却承受了病痛的煎熬,身上瘦的,只裹了一层薄薄的皮,看着让人更伤心。 
       而今…… 

       在时间面前,生命是这样脆弱啊,软弱如骨,薄如蝉翼,轻薄地像一夜风雨后,铺满地面的春红。从含苞的绿色、到开放的妖娆、再到悲怆地离去。人傻到以为可以控制世界,可实际,却连自己的生命也无法掌控。与时间赛跑,人永远是个不折不扣的弱者…… 

       就这样,一个人默默惆怅,披着谁也看不到的外衣。 
       夜晚回家,路上,有橘黄色的路灯,暖暖披在身上,更像是妈妈的手,在温柔的抚摸。鼻子一抽,已有些哽咽。 
       远望星空,漆黑的苍穹,被一弯明月映亮,月亮成了夜的眸子,让夜这个调皮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而,路灯成为我的眸子,指着我回家的路。 
       回头望着身后,我的影子,被那一地撒落的水银,牵拉的老长! 
       下意识地,擒住泪水, 告诉自己:路很崎岖,人一定要坚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