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十月,浮动的心(作于9月28日)

十月,浮动的心(作于9月28日)

去评论
     十·一将至,内心像只伫立枝头、寂寞许久的蝉,躁动不已。尽管十一的日子已有安排,没有花钱大快朵颐的快乐,也没有潇洒行四方的逍遥,却还是内心长满青草,一个人兀自招摇。 
      同事慧要回老家结婚,死党珊也在这个月份披上婚纱,看着这两个丫头,不辞辛苦了几个月,房子装修,拍婚纱,准备婚礼,圆滚滚的腮帮,也收了进去,憔悴得让人心疼。 
     珊说:娜,结婚真是累啊,房子装修要自己操心,结婚买东西也要操心,还要忙工作,我快虚脱了。 
     我贼笑,揶揄:哈哈,那就不结婚了呗,我们俩一起过一辈子。 
     这家伙,虚伪得要死,一脸视死如归:回头,俺把刚打的结婚证找出来,换个绿皮的,就跟你过。 
     两个小丫头,笑着扭到一团。 

      这一段的日子,每天像只迷糊的小猪,肥东、合肥、工作,单纯得不能再单纯的生活,过多事情的发生,像丝丝缕缕的绳索,捆绑了生活,禁锢了思想。时常,我在天色刚启或者夜幕降临之时,坐上开往肥东的****车,看窗外,霓虹成线,一闪而过,我尝试擦清眼睛、澄清脑袋,无奈,大脑像张只字未着的白纸,绘不出我想要的斑斓色彩。日记一天天搁浅、空白下去,内心的焦虑和忏悔,一次次地灼痛我。 
     很久,没有走过报社门口的那段环城路了,今早下了场小雨,没有打伞,雨点像毛茸茸的触须,抚在脸上,痒痒的,说不出的舒服。早上,城市开始了一天喧嚣的开始,而这里的树木,依然带着慵懒的眼神,伸展腰肢,仿佛责怪这些排放废弃物的交通工具,惊扰了一个酣畅的美梦。 
       每一次,我喜欢从商报门口,折进新月光门口的小径,这里有婆娑的树木,和凸凹的卵石路,小路不远,几十米,曲折蜿蜒,两边,还有许多半高,叫不出名字的植物,通年不变的绿色,避出一个幽僻的空间。感谢这片绿色的空间,让我每一次走进去,踏上凸凹不平的路面,观览每株植物的变化,都满怀感激,像被涤荡了心灵,满腹圣洁。 

      前日,因采访,走进科大校园,时间尚早,徜徉在绿色盎然的校园,一阵馥郁的芬芳,不要命地钻进我的鼻子,嗅香循迹,最后,驻足在一排茂密的桂花树前,这些小家伙,这样调皮啊,喜欢这样的方式与你相识,即使不相识,也不打紧,不是有句俗话说: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吗? 
      我是北方人,又是这样的健忘,总是记不住桂花盛开的日期,小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的香水,那样的浓郁扑鼻,馥郁馨香,朋友告诉我,这种味道是桂花香水,但是,朋友的眼神也告诉我,这种味道的香水,是低廉、俗气的象征。 
      第一次与桂花结缘,一次散步,闻香驻足,好友雪止不住的惊喜,指着那一丛其貌不扬的灌木:呀,桂花开了。是吗?我睁大眼睛,怎么也没有找到硕大色泽的花朵。雪噗哧一笑:笨,那些小花就是桂花啊! 
      这些小花,是这样安静啊,像个处子,安静不招摇,那样孱弱,弱不禁风,可是种下的香,却是那样不要命的诱惑。 
     
       又是一季秋天,寂寞了许久,那属于秋的特质,频招小手,向面容惨淡的我招手,那一刻,蛰伏的心突然盛开如花,窃笑:我已经了辜负了一个夏天,不能再辜负这个秋。 
       心底,暗盼,天快快凉下来吧,那件我淘来许久,没有上身的黑底碎花的风衣,已经在衣柜里,寂寞了一个夏天。 
       十月,珊结婚的那个日子,我一定要做一次最美丽的伴娘,把我最忠诚的死党,交给爱她的人身边。 
       男友即将再一次远行,即使他不再身边,也要把自己打扮漂漂亮亮,每天早上,醒来一个微笑,化解残存的一切淤积,以虔诚圣徒的姿态,迎接每一个日子的来临。 
       最后,还有一个心愿:时间快如流水,快快带走我男友和他妈妈失去亲人的悲伤,将笑容如花般绽放在他们脸上。 
       阿门!!!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