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夏天:画画就像不停地做实验

夏天:画画就像不停地做实验

去评论

夏天今年25岁。对于一个仍然处在蜇伏期的艺术青年来说,这个年龄还很年轻。盲目预测夏天的未来能不能成为一个知名画家,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但是,描绘一下他的现在的还是可以的。

夏天和其他艺术青年不一样的是,他的作品很特别,而且才华渐露。这是我决意采访夏天的动机。

最早知道夏天是一个艺术展上。他以自己的理解恶搞了一下几幅名作。作品是人内心最真实的写照,可以看出平静或者热烈,张狂或者内敛。这个留着小平头,长着一张胖乎乎的娃娃脸的青年,内心和他的外表,是那么的不相似。

夏天的画室在安徽话剧团宿舍大院内,一幢很旧的红砖楼上,上楼的楼梯窄窄的长长的,布满灰尘。打开房门,一股颜色的气味钻入鼻孔。画室里很乱,地上躺着椅子和画笔,还有随手扔的一地的废纸。

在这座被夏天称作“危房”的画室里,到处摆满了夏天的画。画室不大,架子上和墙上是最近新“涂”的作品,而他以前的作品都被他卷起来,捆成了一个筒,放在墙角。他说,有朋友来了,我就摊开翻给他们看。

对于绘画,夏天有自己的想法。他说:“在这个绘画倍受冷遇的今天,我依然热爱绘画。去思考绘画中的快乐。”在他的绘画中他非常排斥“图像化”和“符号化”,愿意表现自己天马行空的思想。所以呈现出一种无厘头、涂鸦甚至是混乱的一种表现方式。这些画是他思想混乱的产物,也是他某一段时间内的心绪描述。

夏天称自己这种创作叫漫无目的表现方式,制造的东西是“心灵垃圾”。有时候“垃圾”力量也是很强大的。他说自己画画可以大致分成三个阶段,早期创作主要是关注生活,属于现实主义;后期受当代艺术的影响,创作了一些复制品,就是对一些名作的摹仿结构;无论怎样突破,夏天总觉得自己是在走别人走过的路,有一天可能会把自己的东西给丢失掉,所以他一直在寻找属于自己的语言和绘画风格。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如果想要寻找一种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就意味着要超越很多东西。

夏天说,一定会找自己的语言和自己的风格,我不想走别人走过的路,要不然不如不画。

 

 

夏天,生于1982年,合肥人,2006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2006年全国美术院校毕业生优秀作品提名展铜奖;2007年参与“合肥快跑——安徽当代艺术双年展”。现为自由职业者。

 

 

 

我喜欢描绘不可能描绘的东西。

 

 

橙:我在你的个人博客上看到你几副小时候的画,是八岁时候画的吧,那时候的画知道现在都还保存着?

夏:那是儿童画,其实我小时候很喜欢画画,高中三年也没怎么画。高中上的美术班天天逃课,基本上没怎么上过,高考突击考上的。

 

橙:你画画受家庭的影响大吗?

夏:我父亲是搞舞美的,在安徽省话剧团工作,现在长时间在外地拍电视,画画多少受他一些影响。我现在感觉都画那么多年了,半途而废也不好,就一直坚持到现在,基本成为生活一部分。

 

橙:谈谈你的大学生活?

夏:在大学时我的画得挺好的,学艺术的嘛,可以全心全意去思考自己的画,成绩都是考试的前一个晚上突击一下,在大学大家都有这种心理:六十分万岁,多一分浪费。

 

橙:大学时期的画和现在的画在风格方面有什么区别?

夏:我早期画得都像照片,基本不动脑子就对着照片画。画到现在就要动脑子想了,要思考。得奖的那组画的是一组掏枪的动作,像电影胶片一样,对着电影剧照画的,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影像绘画,就喜欢随手涂,想哪里涂哪里。

 

橙:你作品的跳跃性很大,有写实的,也有很抽象的?

夏:电影镜头,暴力、色情元素都有,没有那一种居多,我愿意什么都去尝试,不想固定自己。

 

橙:有没有你特别喜欢的画家和喜欢的画?

夏:都没有吧。我看过很多画展,在北京和上海的时候,只要有画展我几乎都去看。看多了后,我就感觉,无论什么画都是那么回事,没再有什么能震撼住我的。后来老师给我讲,你不要再去看画展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去看。

 

橙:你绘画的主题都是来源于什么呢?

夏:生活啊。其实创作主要是我胡思乱想,每次画画时我都没什么主题,一边画一边想,一边修一边换,有时候我的一张画最多修改过四五次,每次修改后主题也就变了。主题是很难想的,有时候都会想得脑子像炸了一样,只是想追求一种自己想要的效果。

 

橙:这么说乱七八糟的想法就是你绘画的来源了?

夏:是的吧,正如现在我的脑子依然混乱,毫无头绪,但我喜欢这种感觉!我喜欢描绘不可能描绘的东西。

 

 

画画就像不停地做实验

 

橙:你的画里面想给人们带去什么?比如一种思考,或者快乐,或者高兴的情绪等。

夏:我不想给任何人带去任何东西,绘画是可以给我带来快感的一种方式,这种快感是孤立的,但我需要这种感觉。颓废、死硬、恐慌、满不在乎、反讽,生活把垃圾灌输给我们,我们消化掉,然后拉成屎还给这个世界。世界会因为这种东西变的肥沃。

 

橙:80年代精神症候的特征被总结成这样四个词,“犯贱”、“发骚”、“装嫩”与“扮酷”,你认为自己是哪一种?

夏:都有,我比较全面。

 

橙:现在你的作品主要是“坏画”,能给我们解释下什么叫做“坏画”吗?

夏:“坏画”是从德国新表现主义而来的一个词,bad painting。就是摆脱标准和约束,各种意识原态呈现出来,它就如脱缰的野马,一发不可收拾且远离主流。

 

橙:远离主流的,是非主流的吗?那哪些又是非主流的呢?

夏:这种画呈现出一股对现世的敌意、疏离或隐遁,并在创作中寻找救赎。就是无论动静,都由拿捏。其实现在的“坏画”已经低技术含量化,装置材料垃圾化与未完成化等等。内容也体现在无聊化、游戏化、娱乐化和草根化。

 

橙:你现在是在创作“坏画”吗?

夏:想走德国表现主义,就是画“坏画”。我认为人不能走别人的路,要自己创造,所以现在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风格,算还是摸索阶段,很难,但很有意思。我的画没有中国情结,我们这代人生下来就看美国变形金刚和忍者神归,心里面没有中国情结。我以前也画过文革的东西,老师说你的画里没有表现出这些东西的特质。我也想,我自己都不喜欢干什么要画呢。其实画画就是蒙人,蒙人才有意义。

 

橙:你有自己满意的东西吗?

夏:目前没有,我现在是乱画,就是涂鸦。思想混乱,比如前一段时间不想画太严肃的东西,最近又想画严肃的东西,感觉这种方法比较好,慢慢摸索。总想尝试一种别人没有画过的东西和方法。前两个月的想法是我想什么样,结果就能画什么样,这样就行了。现在正在画的一幅我自己挺不满意的,因为修改了四五遍了还没找到主题,刚开始是风景,后来改成是云彩,后又改蘑菇云,最后成了魔鬼。我给这个画起了个名字,叫公爵王。

 

橙:你现在还处在寻找的阶段?

夏:是的,是在不停地做实验,一开始不可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要不断地去画,不断地去实验。突然有一天,会发现自己有了一个方向,像爱迪生实验电灯泡一样。

 

橙:那你方向是什么样的?

夏:一开始是画刘小东风格,当时喜欢比较传统的那种表现画风,但我就想恶搞一下,不想正经的画。我们80年出生的思想比较随意,都是想到哪里搞哪里,如果一直有个影子跟你创作下去,你就会很快变得“符号化”,这不是我想要的。

 

橙:你认为哪些是符号,或者哪些人已经符号化了?

夏: 85新潮出来的那一批人,他们有一个符号延续下来,我并不是说符号化不好,但是我非常不喜欢在我这个年龄还用符号的东西来表现自己。现在卡通一代的太多了,整个川美都在画,看着就难受,中国人现在比较流行画卡通一代和照片系列,一看就知道现在中国人画画都不太动脑子。美国和日本的卡通绘画都是慢慢的走过来的,然后可以延长很长时间。而我们是几年出来,然后又突然都没有了。我们都是在追赶历史,不是在创作自己喜欢的东西。

 

橙:创作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夏:随手画快乐,想创作就比较痛苦,可画完了后就舒服了。我每天都在构思,怎么才能让这幅画表达得很完整,我在画室一画就是一天。所谓“痛苦”其实挺好玩的,我平时无事可干,画画对我来说是最好玩的事情了,我不会出去喝酒打架,也给社会带来安定。

 

 

 

有时候垃圾也有很大的力量

 

橙:现在你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夏:现在最大压力就是就业,要不停地代课挣生活费,用来画画的时间比较少。我现在每周一二三上课,周六周日,代两次课。现在我画画的画材吃喝玩乐的钱,都是自己挣的。

 

橙:那你理想的工作与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呢?

夏:我父亲靠手艺吃饭,我妈在家做全职,我现在虽然没什么正式工作,生活还过得去。说实话我也想出名,但画画和明星一样,明星需要大老板和知名公司“捧”,画家也需要知名画廊、画商,需要大老板的支持。理想的生活是不要为生活发愁,自由的画画。

 

橙:你怎么看待那些以画画而出名的人?

夏:有的人找到个主题画成画,抓紧出名,等有了钱后再画自己想画的画。人和人的价值观、人生观不一样,很多人都想追求成名,我也想成名,但我不想出名太早,出名太早死亡也早。

 

橙:你的朋友都是绘画圈里的多还是圈外的多?

夏:我的朋友什么类型的人都有,有个唱摇滚的,留着大胡子和长发,在一个证券公司上班,像他这种形象老板也能容忍他。朋友中还是以搞艺术的居多。我大学时的油画班一共24个人,现在只有我一个在画画了。其他人有的做编辑,有的做白领,有的做教师,做什么的都有,就是不干这一行了,才一年多的时间都叛变了。

 

橙:阐述一下你的艺术观点是什么?
夏:我的画是我思想混乱的产物,也是心理的描述。是现实的不知所措和对欲望的苛求混杂在一起的成果。我喜欢我的表现方式,愿意制造更多的心灵垃圾。有时候垃圾也是有很大的力量的。正如现在我的脑子依然混乱,毫无头绪,但我喜欢这种感觉!

 

橙:最后说说你对绘画的感受吗?

夏:我想借用王音老师的一句话:绘画可以给我带来孤立的快感,我喜物品欢绘画在当今倍受冷落的境遇,我喜欢暗示的动机胜过暗示,我喜欢丧失掉目的性的形象。

 

 

 

我比较喜欢见异思迁

 

橙:如果你一个人去孤岛,要带一本书,你会带哪一本书?

夏:我喜欢一件作品都不会超过一个月,比较见异思迁,看书也是一样。我最近没看过什么书,无论带什么都一样,我挺讨厌心灵鸡汤那种书,只要不是这种就行。

 

橙:你会带哪张碟去孤岛?

夏:最近在听昆汀塔伦蒂诺是《死亡证据》电影里的原声碟,结尾时的最后一首的音乐很好玩。我喜欢黑暗音乐,黑暗的东西能给人想象,但不喜欢吼或者太吵的东西。我喜欢看黑泽明的《蜘蛛巢城》,我还喜欢收藏碟子。平时只看碟片和艺术画册。

 

橙:你喜欢的中外导演是谁?

夏:大卫·林奇,大卫·科南伯格。日本的拍《铁男》的那个导演。我喜欢暴力片。中国的导演有娄烨。我不喜欢看什么《满城尽带黄金甲》、《十面埋伏》,这种电影太弱智了,我都看呆了。把老百姓当弱智啊!

 

橙:你一个人能在孤岛上呆多长时间?

夏:我不喜欢同时呆一个地方,换一个孤岛也许还可以。

 

橙:那你一个人在孤岛上都会做些什么?

夏:睡觉,听音乐。其实就只想睡觉,不想干什么,等死是一个过程,也算是人生的一种形态,这也是有意义的事情。



8 条评论

  1. ……艺术家说的都是出口成章啊,好散的文……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仔细看看,还是有中心思想的。
  2. 这么会抢位子.那我只好坐你身上了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就像范冰冰坐张XX的大腿吗?
  3. 我板凳,我板凳,我板凳————————————————————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你坐吧。
  4. 我沙发,我沙发,我沙发————————————————————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