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梦中的鲸骑士

梦中的鲸骑士

去评论


 

习惯了这样的作息时间,吃完盒饭,再浪费一会报社的电,然后破衣夜行,走路回家。

我一直怀疑自己有一种叫人流封闭症的病状,每次在节假日逛街,看着那人山人海,我有立刻倒地闭眼睡觉的冲动;并不晕车,但我晕挤了很多人的车,常常在那样沙丁鱼的铁罐头里,突然神经质地从位子上弹起来,然后拨开人流窜下车,往往离目的地还有很远。

在修路大建设和下班人流高峰的双层夹击下,我选择用双腿在城市的盲肠中蠕行,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一个人走路,总有很多乐趣,比如可以名正言顺地发呆。我本来就呆头呆脑的。一个我初中时的朋友,在十多年后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你怎么和以前一样啊,还是呆头呆脑,神里神经的?!

……

人的命运无法言说。

当年,她并没有考上高中,下海做生意的母亲,把她送到海南上了一家私立英语学校,类似于民办大专吧。然后,出国,在英国,学校里有很多本市高官的孩子,她和他们是好朋友。再回来,在母亲投资的房地产公司里做经理,嫁给了一个世家子弟,对方家族的生意在美国,她也就成了个国际人。结婚前,找到我,我们又见面,续上旧缘。参加她的婚礼,老同学只有我一个,还有两个本来说来,都有自己的事,忙去了。再后来,婚礼结束,我们也没再见面。

很多人,那么近,又那么远。想到,她去海南,接到的第一封信,是我写给她的,然后接到她从海南打来的长途,我很兴奋,那是我这生接到的第一个长途电话,从那么远的地方来。

再然后呢,我长大了。

我中学时邻班的团委书记,要结婚了,给我发来短信。本来是要去的,他举行婚礼的时候,我却在从黄山归来的路上,打电话给同学,让他帮我带礼钱,他开我的玩笑:他不是你偶像吗,你包多少?

多少?和他们一样啦。中学时,因为这个人,我多了很多内心戏,我的第一部小说,也是因为那段情愫,而幻化成的。那又怎样呢?

记忆是停滞的,人生是成长的,即使我想携带着它们一起飞翔,却争不过人生的负累,总逼迫着我,丢下一些东西,把他们安置在属于他们的、最美好的地方。

还有一个男生,认识他时,他母亲癌症后期,我们常常见面,那时真的只是朋友。那时我还很小,很喜欢把男生只当朋友看待,对很多暗流的东西都不懂,傻呼呼地做着一个蓝颜知己。然后,某天,这个男生有了中意的女朋友,慢慢消失了,好像从来不曾在的生活中出现过一样。

有三年没出现过吧。突然有一天,接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是他发来的,说自己要结婚了,还发了婚礼的时间和地点。我存了很久那条短信,不确定该怎么办。在他婚礼前两天的晚上,碰到姐姐,当初也是因为她的前男友,我和这个男生认识。我告诉她这条短信,她很无所谓地让我删了,“都是群发的,就你当个数”。

他婚礼前的一天,我接到通知,去太平湖出差。

那晚,月亮被乌云掩着。我和三个女伴,从水上餐厅走到住处。我说,我带了东西来,走夜路。一个女伴说:手电筒?我掏包包,她听到咔哒一声,立刻欢跃着说:军刀!

不!是一把爵士口琴。我走在她们的前面,乱七八糟地吹着。秋虫为我伴奏。其实很抱歉,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群发的,但我想,每个走进新生活的人,都希望得到祝福。

我在茫茫的夜路上,祝他幸福。

昨天,盲肠很阻塞,我又选择走回去。路上,接到阿川的电话,告诉我,如果我再不去厦门,他就回合肥了。路上很吵,我们讲了有二十分钟,不知道说些什么。我说我很想去鼓浪屿住段时间,他说有什么好,那么小的一座小岛,他下了班,只能坐在海边给我打电话。他费了两年心机,养育出的海豚宝宝,来到世家没两周就过世了,他的母海豚情绪一直都不好,他也对海洋馆没了太多的留念。他说他想合肥,想念在动物园里,自己做饭吃,拣鸵鸟蛋,一起看月亮……

我嘱咐他,我不去一趟厦门,不准他回来。

也许,我该找个日子出发了。人生哪需要那么多的计划?

先去他的家乡南坪看看。看看他嘴中的家乡桂村,看看村口那两棵有上百年历史的桂花树。然后,在鼓浪屿上,晒晒月光,看看冬天的海。

冬天,去赶海,萧瑟的海。

在梦中,骑一头鲸,腾跃在月光下的海面上……

 



6 条评论

  1. 我也稀饭这个调调。 真像也,俺的XF也婚了。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只能说明我们速度太慢了!
  2. 我更喜欢这个调调

    QUOTE: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我很纳闷,到底是什么调调呢……
  3. 哦,我也喜欢这个调调!
  4. 前半段证明你有做乞丐的潜质,后来你证明你可以主演《新桥恋人》。
  5. 这么暗,苦了我们老花眼。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