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摄会 »  » 《沙家浜》的真人真事(三)

《沙家浜》的真人真事(三)

去评论

 

真事沙家浜

 

19395月,夏光所在的6团根据陈毅的命令,从溧阳水西村出发东进,走一路打一路,所向披靡。9月,陈毅为了发展苏北抗日根据地,命令叶飞领导的“江南抗日义勇军”西撤。当时有36位伤病员不能随部队行动,留在常熟阳澄湖芦苇荡里的“后方医院”里养伤治病。夏光也因负伤留了下来,并担任临时负责人。  

我军主力离开后,斗争环境更加险恶。苏州常熟的日伪军得知阳澄湖一带有新四军伤病员,常来搜查,伤病员也经常要转移。由于多数都是重伤员,每次转移都非常困难。在《沙家浜》中,阿庆嫂这样唱道:“风声紧雨意浓天低云暗,不由人一阵阵坐立不安,亲人们粮缺药尽消息又断,芦荡内怎禁得浪激水淹,……那刁德一布岗哨又扣船,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这三个“怎么办”,正是当时艰苦环境的真实写照。

所谓的“后方医院”,是流动不定的,芦苇丛中和群众的家里就是病房,生活十分艰苦。医院里有几十个伤病员和一些医护人员,总数100人左右,完全没有武装掩护,主要依靠地方党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帮助。19391227日清晨,驻守昆山的日军窜过阳澄湖,突然包围了隐蔽在曹村的后方医院。撤离已经来不及了,乡亲们纷纷把伤病员隐藏在自己的家中。沈河翠大妈一个人就在家中柴草里藏了四个伤员,机智地与前来搜查的日本兵周旋,临危不惧。在一位大嫂的家中,鬼子指着伤病员连柏生问:“他是什么人?”大嫂说:“他是我男人。” 谁知话刚落音,她的丈夫从地里干活回来了,鬼子心生疑窦,拦住问:“他又是什么人?”大嫂咬咬牙说:“我不认识他。”于是鬼子就带走了她的丈夫,从此她丈夫再也没有回来。在村头的稻场上,鬼子把全村人赶在一起,架起机枪,逼着群众交出新四军伤员。农民陈福林被日军严刑拷打,宁死不说,最后英勇就义。就这样,乡亲们冒着生命危险,用机智和勇敢保护着新四军。水乡的群众掩护伤病员,伤病员更爱护众乡亲。新四军每到一处,就忙着为群众扫地、担水、耕种,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鱼水情”。

 



6 条评论

  1. 我12月有幸去了常熟的沙家浜,对《沙家浜》有了更加的一层了解.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