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财经 »  » 合肥夜潮(第十回)——北上列车

合肥夜潮(第十回)——北上列车

去评论

     李味味躺在Z74次列车硬卧上铺,耳朵里塞着MP3耳机,已是子夜时分,车厢里火已经熄了,她裹在被子里,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也许上了几个月夜班已习惯晚睡吧,她有点自嘲地想。耳机里一遍遍地播放着的是一首英文歌曲《Scarborough Fair》,电影《毕业生》的插曲。11月底的夜晚有点悲凉,但就在半年前,那花团锦簇的5月,夜晚还热情得仿佛一个眼神就能点燃。

    5月,她还是北京天马影视学校化妆班的一名学生,对未来充满了憧憬。5月2日晚上,北影导演班的一名师弟兼老乡请她在北影电影院看《毕业生》算是为她送行,电影情节幼稚,她觉得,但她被这首歌曲打动了。忧伤、甜蜜,全在一个春天的黄昏娓娓道来,就是她对这首歌的感觉。当时心中的感慨是,美好的大学生活就要一去不复返了。师弟知道她喜欢这首歌后,第二天就送了一个MP3给她,里面有52首歌曲,每一首都是《Scarborough Fair》,为什么是52首?她问,师弟说,纪念昨晚的送别呗,说完仰起头,定定地看着旁边一座高楼的楼尖。

     5月3日晚,她坐Z73次列车回合肥看爸爸,想告诉爸爸她决心要留在北京找工作发展,还没来得及张口,却无意翻出了爸爸的病历。5月4日晚,她一个人出门沿芜湖路慢慢走去,抬头看见一个酒吧,闪烁的霓虹灯印出名叫苏幕,她不知为什么莫名联想起了范仲淹的《苏幕遮》,“碧云天,黄花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5月原来也可以和深秋一样冷啊,她缩了缩脖子,走进酒吧,叫了半打啤酒,慢慢地斟慢慢地喝,可刚喝下一瓶,她却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四周几个一直注意她想寻机搭讪的男人见状,都缩了回去。她趴在桌上哽咽了一阵,然后听到,一个清越的男中音问她:小姐,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抬起朦胧的泪眼,她大声地坚定地说了一个字:滚。男人稍稍犹豫了一下说:对不起,打扰了,我是这酒吧的老板,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需要帮忙,随时可以找我。

     7月初毕业后她回到了合肥,工作实在难找。爸爸为她操了不少心,也找过卢阳,这个城市最大都市报的副总编。她多么渴望卢叔叔能帮上她啊,虽然专业不对口,但她在大学时也是校报的记者,对自己能当好记者还是很有信心的。关键是,听说这家报社收入还算不错,她会全心地去努力工作,为了爸爸的病,她是多么需要钱啊。可是,卢叔叔委婉地拒绝了爸爸,她记得那是她平生第一次开始讨厌所谓的正派人,讨厌所谓的秉公办事。

      那天整理钱包,却掉出一张名片:苏幕酒吧总经理 周子章,她愣了一下,那晚的情景在脑子里一闪,于是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电话。周子章应该能给她一个工作,或者陪酒,或者陪人,只要能挣到钱,管它呢。周子章还清楚地记得她,劝她想好第二天再给他打,第二天却还是劝她再想想,她一下火了,说你到底想不想帮我,你不帮我也行,我年轻漂亮,你愿意包养我吗?从此她开始过上了“夜班编辑”的生活,那是给爸爸的谎言,其实就是坐台。可没想到,卢叔叔,可恨的虚伪的卢阳,却把这件事告诉了爸爸,我怎么再留在家里面对爸爸?可除了合肥,最熟悉的城市就是读了四年大学的北京了,到北京去吧,那里城市很大,除了几个留京的同学熟人很少,也许那里有我的立足之地,只要能挣到钱,能治好爸爸的病,再多付出也是值得的。

      火车咯咯嗒嗒,像只下完蛋的母鸡,“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在所有的合奏中,李味味不觉睡着了,腮边留着两行泪痕。

     晚上七点半,何菲刚出门手机就响了,从包中摸出手机,一看是卢阳的号码,接通后就听卢阳在那头焦急地问:“出门了吗?”“出门了,你在哪?”“我在SPR。”“这么早?不是说好8点吗?那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到。”懒得开车了,何菲叫了辆的士直奔SPR而去。

PS:    刘玮留的扣子挑战性太强,我偷机取巧,把笔荡开写了李味味,同时另一个想法是,长篇要铺开,不能一条线走到底。至于杀人的事,一方面我觉得现在的人物不算多,另一方面,次要人物你不用他他就相当于死了,万一要用时还可以召回来,可如果杀死了想要找回来就不可能了,所以我就没杀了。当然,接龙嘛,各有各的想法,如果有人想杀人我也不会反对的。

    第十一棒我点孟元,挑战性很强的扣子我留给了本报这位美女才女主任,看她怎么解扣或继续拴扣对我也是一次学习吧。


人物身份介绍(请不断补充)

卢阳:40岁,某都市报副总编,农村出身,北大中文系毕业,诗人,已婚,妻子为刘洁。育有一女。

何菲:27岁,公司职员,专栏作家,年轻貌美,单身,曾是崔北风情人,现已终结关系。

宁进:40岁左右,卢阳高中同学,留络腮胡子,某证券公司副总,业余写诗人,已婚。住在柏景湾。

周子章:28岁,何菲高中同学,英俊高大,曾因斗殴被关一年。经营苏幕酒吧和桑拿。

崔北风:39岁,某房地产集团安徽公司前副总,何菲的前情人。已婚,育有一子。现已调回北京集团总部工作。

李味味:22岁,某校应届毕业生,有时在某娱乐场所坐台。

刘洁:42岁,省科技厅某处处长,卢阳的妻子,高干子女。住在梦园。

陆旸:38岁,某高校教师,宁进的妻子,卢阳的初恋情人。

张娜、李娟娟、于萌、陈浩、吴东东:某都市报经济发展部员工。

刘义善:酒厂副厂长。酒厂有意和卢阳所在都市报合作办报。



13 条评论

  1. 这个人物经老陈这么一写,又活起来了.后面的人,要想办法把她安排好. 老陈文笔的细腻,在这里,得到极好的体现。
  2. 哈,开始感觉李味味\何菲等人有些诌的味道,现在看着看着有些入戏的感觉,好玩,厉害
  3. 线索越来越多,高潮越推越高。 第一季的后十集精彩可期啊~~
  4. 哈哈,故事越来越有味道了! 等着看下一棒。 同志们注意,接龙第一季过半了!!!!
  5. 果然是快手,写小段当是轻车熟路 整个大纲没有明确,真是各尽其才 越来越好看
  6. 都是快手!确实给了下一棒不少展开空间。 坐门外,等着看何菲发现的卢阳的惊天机密!
  7. 我也很不喜欢假装的正派人。 李味味是个好女孩。
  8. 为什么不多接点?意犹未尽.好急人
  9. 哈哈哈~~~ 都学会踢皮球了。 好期待孟元老师的下一棒哦~~~
  10. 赞同陈老师这一棒。 离开,是好的选择。同时,对当下青年的生存压力也是个好的揭示,每个人选择的道路不同,命运不同。
  11. 仔细读了这集的前后篇后,感觉这集实在是接得非常好,好就好在貌似很平淡的叙述中,给接下棒的留下了非常大的想象空间,就如时间之窗一下子打开了一样。譬如对李味味的这一荡,一下子提升了人物的品质,让这个人物增加了故事性和可写性,并非奉承地奉承一句:陈老师,果然高,是高人呐!
  12. 好恐怖哦。陈老师给我乱扣帽子,成心是想让我“见光死”啊!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