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首页 » 摄会 »  » 一半是沙漠,一半是草原(七)

一半是沙漠,一半是草原(七)

去评论

 

往事如烟

 

那天上午,参会人员坐着三辆中巴向宁夏的中宁县开去。

她依偎在韦生的身边,坐在车内最后一排。

一路上,韦生好奇地张望着车窗外的景色,心旷神怡。而她,似睡欲睡的样子,显得心事重重。

车过青铜峡市后,她好象忽然心血来潮,拉着韦生的手说,你好象对我漠不关心,就不想听听我过去的一些事情吗?

韦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天来他一直想问的这个话题,憋在心里好久了,只是不好启口,没想到她今天竟提了出来,就用急切的眼神注视着她:想啊,说出来听听!

唉!她先是叹了一口气,才以忧伤的语气,缓缓地讲起了韦生离开她之后的一些事情。那些如雾似烟的往事,丝丝缕缕浮现在韦生的面前——

那个老王,在想方设法把毛毛弄到手之后,竟然还不满足,又和街道办事处的一个外来妹勾搭上了。一个夏夜,俩人钻进车队那辆伏尔加牌车内去行苟且之事,不成想空调中释放出来的氟离氧要了俩人的命。第二天早上,当车队小张发现昨晚借给老王的车钥匙一夜未还时,顿感事情不妙,他把车门打开后,一眼就看到了生猛如牛的老王,全身赤裸,身体僵硬,早已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

“老王真有艳福啊,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成了当年当地的一大新闻。可惜的是韦生因远在乡下,没能听到情敌以这样的结局为自己画上了一个不太圆满的句号,当为一憾。

老王的突然离开,并没有使毛毛感到太多的悲伤,相反的是她感到了一种轻松,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岁数不是很大,一切还可以重新开始。

不久,她的同班同学李渐找上门来,说是过元旦了,一帮要好的同学聚会一下。就是那次,她和李渐俩人在酒后都突然有了那层意思。同学时就处得不错,确定恋爱关系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一来二往,俩人的感情迅速炽热起来,很快就进入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可是,事情往往充满着波折,就在这个时候,南京警方在打击一个黑帮时,怎么就顺藤摸瓜地揪到了李渐。毛毛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原来在班里有点腼腆的大男孩,竟在步入社会不久就加入了那个叫青龙帮的黑社会组织,并且身上背着两条人命。

踏上囚车的瞬间,李渐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对毛毛说,你等着我,很快就会出来的。

可毛毛心里清楚,今生今世,自由对他来说,已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了。果然,他入狱不久就被判了死刑。虽然家人为他请了律师进行了上诉,可二审依然维持原判。

在李渐被执行枪决的那天下午,她有些怅然若失,感到生活和生命的无常,一种从来没有的悲伤撕咬着她的心。她走进一家酒吧,要了一瓶洋河大曲,点了两碟糕点,心不在焉地喝着、吃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半夜。这时,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凑上来,问:姑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吧?我能不能陪你喝一杯。她想也没想地就点了点头。俩人谁也不说话,你一杯我一杯地喝起来。一直到天亮的时候,俩人都醉熏熏地趴在吧台上睡着了……从此,俩人就成了朋友,没事时就聚在一起喝酒。天长日久,毛毛对他有了初步了解:这个渔民的后代,初中没毕业就来到了南京打拼,先后干过搬运工、酒堂招待、公司保安,后来有了本钱就开了个小商店,再开饭店,如今成了一家大公司的经理,身家千万。

“没钱的时候不惜牺牲健康去赚钱,如今有了钱又买不来健康了,人生无奈的事情多啊!”那次酒后,他向她诉说起了他的夫人因癌症去事,自己的腹腔内也发现了恶性肿瘤,虽然拥有花不完的钱,可是没有了健康,一切都是无用。说着说着他就流下了眼泪。

毛毛在对他心生敬意的同时,又对他产生了怜悯。她觉得还是这样的人踏实。那次,毛毛不顾家人的反对,终于下定了决心,自己要陪他走剩余的人生之路。

俩人很快就同居了。虽然没有亲友祝贺,没有婚车婚纱,但毛毛觉得像自己这样经过了好几个男人的女人,要不要那些虚荣的东西倒无所谓,关键是要找一个真心实意对自己好的人就行了。

俩人相恩相爱,日子甜如甘怡。可这样的日子仅仅过了一年半的时间就终结了。他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病魔的召唤,在做了若干次化疗之后,不得不撒手而去。他除了给毛毛留下了那张温暖的笑脸之外,还留下了一份不菲的家业。

独守空房的日子,毛毛会经常想起那个要了自己初夜的韦生。

这个天杀的,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

十多年来,她一直没有停止打探韦生的消息。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